置頂

阿達一族:呆伯特V.S島耕作

文 / 蕭富元    
1998-05-05
瀏覽數 18,650+
阿達一族:呆伯特V.S島耕作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想像這兩個漫畫人物:一個是長方頭、大肚子、戴眼鏡、又醜又笨矬員工;一個是濃眉大眼、帥氣英挺的精明主管。前者是萬惡組織的受氣包,又只能啞巴吃黃連;後者則是險惡組織的被迫幫兇,悶在心裡口難開。

兩種上班族典型,反映東西兩種工作文化的差異:一種企圖遊戲職場,另一種試圖控制職場。但這兩本辦公室漫畫所探討的終極目標,都是在現代組織叢林中,人如何在冷酷情境下「苟活」的求生法則。

去年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年度最有影響力的《呆伯特法則》,以及在日本掀起廣大閱讀共鳴的《課長島耕作》,兩本在美日暢銷的辦公室漫畫,雖然筆觸呈現東西方不同的工作哲學,雙方的思維邏輯與對組織是為何物的認知也大異其趣;但是,他們都是把人拋在一個密閉處境(辦公室),面臨種種荒謬處境(現代組織),最後為生存而扭曲(或是發揚?)本性(損人必定利己)。

白扼大戰萬惡魔魁,輪定了

一手漫畫呆伯特的亞當斯,秉持所有人都是白癖的「宗旨」,建構了一幅人與組織的動態關係圖,這堆窩居在辦公室隔間裡面的白痴族,空有高智商、專業能力,卻只能任由無能組織剝削,最終淪為隔板的囚徒。白痴們上班時「相濡以沫」,偶爾會以「竊取資源」(紙啦筆啦等不值錢文具)或「欺上瞞下」回敬公司,占點小便宜,但總體而言,在萬惡的魔魁--組織之前,他們永遠是輸家。

當了十七年呆上班族的亞當斯,根據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體會,所有的企業管理都是荒謬的,一切企業運作的邏輯都可以嘲諷。他認為勞資必然對立,老闆永遠是員工最恐怖的惡夢,只重視財務報表,不把部屬專業、健康當回事。老闆把人才當奴才用,員工的重要性遠不及辦公室家具,因為員工會被開除,家具卻可保住飯碗萬萬年(除非壞了)。

亞當斯獨創的呆伯特法則,是一條殘忍但無可避免的定理;就是最無能的員工,會按照既定的管道升遷到對公司最無害的位置--主管,然後開始「魚肉」部屬,榨乾員工最後一滴血。無緣晉升領導階層的「呆伯特」們,不管再怎麼努力、有才華,註定是組織的邊緣人,打不進核心,聽任上級使喚。

但是,擠進企業核心的主管,又是何等光景?且看在日本有自己一間辦公室的島耕作。

在一家大型電器公司初芝集團擔任宣傳課長的島耕作,受到上司垂愛,年紀輕輕就脫離「呆伯特」身分。三十幾歲的他努力奮鬥(不像呆伯特那樣,能偷懶的時候絕不動腦),歷經派系鬥爭的驚濤駭浪,終於成為集團中的活躍分子。

島耕作顯然把工作當成生命一樣在經營。為了組織,他犧牲自己不參加派系的原則,被迫站在贏家的一邊;他認同組織邏輯比個人邏輯重要,相信服從命令就是上班族的宿命。他沒有一天怠工,所思所想都是如何為工作賣命。他和老闆並不對立,因為他貼心地了悟,老闆之所以殘酷無情,也是為了公司延續,好照顧多數員工生活。

才做了三年的上班族,就棄公事包投畫筆的弘兼憲史,和所有日本年輕人一樣,大學畢業後就直接到大企業上班,接受現代組織洗禮,看透企業的「邪惡」本質,最後才導出島耕作的「成功方程式」,是「實力+運氣+選對邊=殘忍成功。」

回首來時路,非痴即傻

表面上,諳熟鬥爭法則、深受領導核心知遇恩情潤澤的島耕作,比老實巴拉的呆伯特「成功」;仔細探究,兩人活像是職場江湖一對失意的難兄難弟。

亞當斯和弘兼憲史兩人都曾循「一般呆子走的路」,在大企業裡默默耕耘,認分地當一顆小小螺絲釘。他們最後選擇離開龐大的組織,做自由的辦公室漫書家,畫的都是受盡工作凌虐而生活失調的上班族。呆伯特是電腦工程師,人際關係笨拙,交不到女朋友,也沒有人可談心,只有一隻比他聰明的狗為伴。島耕作則是工作狂,逼得妻子主動離異,他生命唯一的期待,就是每個月能與女兒見面。

兩個漫書家看到的都是職場悲觀無奈的一面,只是亞當斯用黑色喜劇的方式書寫,弘兼憲史直接用不美好的鬥爭呈現。在美國式的黑色幽默中,呆伯特活脫一塊毫無反抗能力的俎上肉;島耕作在日本冷酷的職場競爭中,看似強者,其實也只是被組織玩弄於股掌之間。

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預言,後資本主義社會已經走向組織社會,每個人都隸屬於組織,不能自外,而組織的價值信念絕對高於個人的價值信念。在這樣的工作浪潮中,不論是呆伯特還是島耕作,都像是腦筋短路的「阿達一族」,非痴即傻。

台灣經濟奇蹟的幕後英雄們,到底是呆伯特或是島耕作,端看你想做快樂(至少在表面上)的呆子,或是做成功的傻子。

書 名:呆伯特法則(Dibert)

作 者:史考特.亞當斯(S. Adams)

譯 者:張定綺

出版者:經典傳訊。

頁 數:563頁

定 價:280元

書 名:課長島耕作成功方程式一、二

作 者:弘兼憲史

譯 者:簡琪婷、陶晶文、李曉雯等

出版者:經典傳訊

頁 數 258頁、242頁

趕 廣:兩冊共400元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