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王麗莎說得比做的容易

文 / 余宜芳    
1998-04-05
瀏覽數 36,550+
王麗莎說得比做的容易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去年底,美國智庫「大西洋論壇」來台舉辦國際性的「女性企業家會議」,美國、加拿大、南非、中國大陸等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業女性共聚一堂。王麗莎,這位曾擔任余契爾夫人、戈巴契夫及柯林頓等世界頂尖人物的口譯員、國內知名的同步口譯專家,是台灣主講人之一。

大聲說話大聲笑、活力充沛的王麗莎,以極其流利快速的英文和數十位女企業家分享創業艱辛:「我曾經遇到很多瓶頸,必須不斷地說服自己,這是值得追求的事業。」

七年前,王麗莎不到三十歲便自行創業。乘著台灣國際化的浪頭崛起,她比別人更早看到同步口譯這個行業的遠景。她將個人工作室改組為「王麗莎有限公司」,試圖由單打獨鬥的專業人才轉型為企業經營者。口譯工作即使做到第一把交椅,依然是躲在角落「為他人發聲」的配角,無法滿足她登上舞台中心的企圖心。

在銳意經營下,王麗莎果然躍為主角,她的名字儼然成為「同步口譯」的代名詞。她成為大學生心中的另類偶像;年輕人羨慕她高薪、常常旅行以及與世界頂尖人物接觸的「貴族」職業。

沒喝過洋墨水

目前王麗莎有限公司旗下擁有上百位簽約口譯員,提供十國語言以上翻譯服務;營運內容從策畫國際會議到為企業做公關或廣告。王麗莎現階段最重視的工作是開班授課,吸引年輕人加入同步口譯的行列。

如果一場國際會議是終站,王麗莎有限公司則從上游的口譯人才養成、中游的企畫行銷到下游的會議掌控一手包辦。相較台灣同步口譯者多以個人工作室形態存在、由國外經紀公司仲介案源,她的多元化經營是這個行業的異數。

「我就是要做創新的事,」王麗莎篤定地說。她自豪地表示,去年曾在三個不同場合碰見管理學大師邁可波特,大概驚詫於她的活動力,「波特告訴我,你們公司再加油十年,我替你寫個case。」但同步口譯界對王麗莎的「什麼都想做」出現不認同的聲音,甚至部分客戶也抱怨她旗下口譯員的素質參差不齊。

她旗下的口譯員張愛美認為,「麗莎對這個行業的影響是正面的,」張愛美指出,做個單打獨鬥的同步口譯者既要開發客戶、又要處理帳目等瑣事,加入經紀公司之後,分工的行政人員可處理各種瑣事,讓口譯員更專業地準備會議資料。

回溯王麗莎的成長軌跡,不難看出她為什麼不斷地驅策自己、立下一個又一個高遠的目標。

王麗莎出身高雄左營眷村窮困的單親家庭,沒有錢、沒有人脈關係,甚至沒有出國留學喝過洋墨水。王麗莎今天的一切全靠獨立自主的個性和專業能力奮鬥得來,一股強烈的成就動機推著她往上爬。

她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幫餐廳包飯盒、打雜,維持母女生計。王麗莎深深體驗到身為社會弱勢族群所受的不平等待遇,「像我媽媽這樣的老好人,沒受過太多教育的女性,是連公車司機都可以欺負的,」她說。驕傲和憤怒支撐王麗莎度過苦澀的成長階段,她不諱言自己曾有「復仇天使」的心態。

心疼母親的辛勞,王麗莎一進大學便四處打工分擔家計,靠著出色的英文,一天翻譯兩、三卷西片錄影帶是家常便飯。台灣大學外文系二年級時,老師推薦她擔任「國際青商會」年會的同步口譯工作,從此一頭栽進這個領域。

「成功是最好的報復」

剛出道的王麗莎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自信。在一次會議中,主辦單位的人三番兩次在外賓面前用麥克風對她說:「翻譯小姐,你這一點要注意。」受不了被人使喚,王麗莎衝進發言台拿起麥克風講:「請主席有事可以交代,不要「小姐」「小姐」地叫來叫去,我不是素蘭(當時很紅的電視角色,演員馬世莉扮演的車掌小姐)。」

現在看來,她形容這股自信其實是一種「無禮的自大」,但如果沒有這張保護膜,「十幾年前,我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大學生,沒有自信,客戶憑什麼相信我?」

回首曾經自卑又自大的成長況味,王麗莎自言「復仇天使」的激狂心態愈來愈淡,人也開朗許多。大笑著說:「我體會到,成功是最好的報復!」

一般同步口譯員英文能力優越,但專業領域較受局限;有人長於政治、有人長於科技,有人則長於企業管理。外文系背景的王麗莎卻憑著好學的精神,打破專業藩籬,成為少數「全才型」同步口譯員。她可以和比爾蓋茲談電腦科技,與前美國國防部長溫伯格討論戰機;口譯戈巴契夫與葉爾辛的「世紀大對談」時,更流利地譯出蘇聯革命歷史及一長串的俄國人名。

普通人或許視吸收艱澀知識為苦差事,但對王麗莎而言,有機會「上窮碧落下黃泉」,把不懂的事搞懂,是人生至樂。

至今三千場會議的口譯經驗讓王麗莎累積了豐厚的知識和人脈,包括電腦、政治、軍事、藝術、醫學、文學等,各個領域均能遊刃有餘。

七年前成立公司後,曾有一段時間王麗莎根本不必主動開發案源,找她做同步口譯的客戶口耳相傳、接踵而至。兼具企圖心和實力固然是她竄出頭的因素,但也有同業認為,王麗莎很積極、公關能力極強,更是她冒出頭的關鍵。

王麗莎主動開創的性格充分表現在對電影工作的執著。電影是她一輩子的摯愛,當口譯事業略上軌道後,王麗莎積極寫影評,從「業餘影評人」寫到一週看十幾場電影的「專業影評人」身分。她不斷尋找將電影和事業結合的契機,包括為國內影片發行公司主持越洋記者會,「從影片翻譯到行銷,只要是和電影有關的工作我都願意做,別人大概看我死皮賴臉的,也會給我做。」

一位主跑影劇的資深記者形容,王麗莎是那種會自掏腰包參加坎城影展的電影癡,但他認為她寫的影評「量很大,質卻不見得精采。不過,她從影片內容發掘出和語言專業有關的題目時,寫出來的文章會特別好看,帶出新觀點。」

正因為王麗莎衝鋒陷陣的主動性格,她在每個階段設定不同的夢想,時時要求自己「升級」。第一階段是由口譯員到企業經營者,如今則以「人才資源整合者」自我期許,「我現在最想做的是「青年導師」!」她大聲宣告。

簡單地說,王麗莎希望培養更多不同專長的年輕人成為同步口譯和國際談判的人才。「政府不做,我有舞台、有熱忱、有能力,為什麼我不來做?」她認為,台灣現在其實有很多年輕人等待被訓練,「他們缺乏的只是國際經驗和歷練。」

王麗莎推動的每期三個月、學員終身可以回來再進修的「同步口譯員認證訓練課程」學費高達數萬元,參加課程的學生超過上百位;有在學青年、家庭主婦、職業婦女以及具碩博士學歷的專業人士。他們在下課、下班後,拖著疲累的身軀,每週兩個晚上打起精神到這裡充電。

王麗莎的語言極具潑灑魅力。她會用「很蠢」「有勇無謀」形容自己大剌刺的性格,對看不順眼的人則「王八蛋」「不要臉」脫口而出。世界頂尖人物的小故事,如比爾蓋茲身旁的人如何害怕這位電腦巨擘、柯林頓訪台時還是一個小州長……等,王麗莎隨口說來如話家常,學生聽得津津有味。

台大資管系畢業的徐子超是王麗莎的得意弟子,原本任職廣告公司,參加訓練課程後成為專職的同步口譯員。已能獨當一面的徐子超以「強勢但授權」形容王麗莎的管理風格。他表示:「我很感激她有勇氣充分授權。只要她相信你的能力,即使很大的場面也敢放手讓你做,風險則由她承擔。」

有機會成為典範

風險確實存在。

這一兩年,有些客戶衝著王麗莎有限公司的高知名度而去,卻發現她旗下口譯員的素質不齊。一位史丹佛大學藝術史博士候選人有回參加某個藝術史研討會,發現負責口譯的年輕女士完全無法掌握一位美國學者的發言,頻頻出錯,最後勞駕一位中、英文皆通的日本學者接手翻譯。

對客戶的抱怨,王麗莎看得很豁達,她認為這是經營事業的一部分,「我不介意我的口譯員犯錯,犯錯是培養人才必經的過程,當然前提是不能缺乏準備或惡意犯錯。有錯就認,認了就改,下次進步。」她擔心的反而是年輕人碰到客戶指責後輕易地退縮放棄。王麗莎強調這一行「實戰經驗」太重要,只要口譯經驗的「量」夠多,「質」自然跟著提升。

這也涉及到王麗莎目前最大的挑戰:如何提供更多機會讓年輕人歷練?要培養人才、壯大公司的規模,她必須主動開發同步口譯的市場。隨著台灣國際化的腳步,愈來愈多從國外留學回來或是國內翻譯研究所畢業的後起之秀成立個人工作室,爭逐原本就不算大的市場。民間、特別是與外國企業往來的私人企業,成為這一行的主要客戶。王麗莎有限公司公關業務經理余蕙芬表示,面臨市場激烈的削價競爭,必須花很大的力氣開發市場。余蕙芬舉例,一個和外商有技術合作的台灣公司,也許肯花高價請外國顧問來台傳授,卻由公司同事擔任翻譯,聽不懂的地方就馬虎過去,「我們會教育客戶進行會議的重要性,指導他們如何在專業語言顧問的協助下,有效率地接收高品質的外國技術。」

考慮到市場胃納與人才供需的問題,王麗莎心中有一幅五年之內走出台灣擴展市場的藍圖。「我們的人才太優秀了。有的人本業是在中研院、工研院工作,結合他們本來的優勢一起到外面打拚,一定可以做一番事業,」王麗莎強調,她自己一定要「升級」,才能把空間讓給年輕人接棒。

隨著她夢想的擴大,不少同業對王麗莎畫出來的藍圖投以質疑眼光。

一位資深口譯工作者指出,王麗莎敢衝敢秀、積極搶眼的行事風格打響了這個行業的知名度,使同步口譯這個原本一般人很陌生的行業水漲船高,一用惜的是,她什麼都想做,基礎未穩就跨得太遠,錯失了為這個行業建立制度的大好機會。」

有人認為,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大中華經濟圈未來的市場的確值得開發,但王麗莎現階段就把重心放在培養新人,是否為最明智的選擇?她花大把力氣訓練沒經驗的新人,卻缺乏足夠戰場「練兵」,何不提供更優厚的條件吸引能力強的「個體戶」帶槍投靠、遏止市場削價競爭的風氣?等到台灣市場的經驗臻於成熟,再進一步談往外擴展,是否更穩紮穩打?

「她真的有機會成為典範,就看她如何做,」一位自由口譯者指出。

王麗莎一直是這一行的「明星」,註定了她必須背負更高的期許和壓力。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