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拯救流浪貓兼助人 撫平說不出口的痛

協助重返職場〉極簡咖啡館
文 / 蕭歆諺    攝影 / 張智傑
2018-08-31
瀏覽數 8,500+
拯救流浪貓兼助人 撫平說不出口的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杯墊有點高,移動的時候要小心,」店員端上冰拿鐵,輕聲叮嚀顧客移動飲料時要留心。說話語氣雖有幾分生澀,但充滿濃濃的熱忱。

他是所謂的「畢業照顧者」,阿桓(化名),照顧家人十多年後,重回職場,經過三個月實習訓練,現已是咖啡館的服務生。

不只阿桓,愈來愈多的家庭照顧者正鼓起勇氣,重返職場。

故事的源頭要從台北師大附近一間安靜的咖啡館說起。

極簡咖啡館坐落在師大商圈的泰順街,是間經營18年的老牌咖啡店,以流浪貓救援聞名。店裡十幾隻貓咪不怕生,喜歡爬上爬下或窩在顧客腳邊,吸引不少愛貓人前來。記者採訪到一半,一隻黑白貓就跳上桌面,湊近杯子討水喝。

沒有時尚奢華的裝潢,店內桌椅處處可見因貓爪脫落的外皮,也許正是這份輕鬆的居家感,讓咖啡館一到下午往往高朋滿座。

拯救流浪貓兼助人 撫平說不出口的痛

咖啡館裡充滿貓咪元素,甚至有貓跳台和爬架。

全台灣第一家喘息咖啡

近兩年,極簡咖啡館不只救貓,也以提供「喘息咖啡」助人聞名。店家和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簡稱家總)合作推出「喘息咖啡」,請亟需紓解照顧壓力的家庭照顧者免費喝杯咖啡,轉換心境;甚至還提供實習機會,幫助他們為重返職場暖身。

這些付出,對店家來說是多做的,但極簡老闆吳欣儒卻義無反顧地支持,因為她自己也走過漫漫長照路。

吳欣儒的弟弟因重度腎衰竭,高中就開始洗腎,一洗30年,近三年進入臥床狀態,手術後甚至發生精神錯亂症狀。她也曾想雇用外籍看護,但弟弟不希望被陌生女性照顧,只好由高齡80歲的母親一肩扛起照顧責任。

但母親畢竟年事已高,不堪負荷,吳欣儒成了間接照顧者;媽媽照顧弟弟,她照顧媽媽,也常須開車載送他們到醫院看病。

在照顧的日子裡,她發現,被照顧者因為身體有病痛,可以無止盡地訴苦,但照顧者往往覺得自己是健康的,不能抱怨,因此隱忍情緒,反而造成身體重大負擔。

有過親身經歷,當家總在2016年中提出合作計畫時,吳欣儒是第一個支持的咖啡店。照顧者可以向家總申請「喘息咖啡券」,一年內來極簡咖啡館兌換十杯飲品,到咖啡館小憩,換個心情。

除了提供喘息咖啡,極簡也在入口處規劃一角落,有一盞燈、一個信箱與一小座書櫃,提供長照相關書籍供翻閱;家總也不時借用店內空間開設長照相關課程。

顧客若想知道長照資源,可找掛有「長照Ask me!」胸章的店員詢問,店員會提供簡單的資訊與轉介服務。

吳欣儒提到,當照顧者來用餐,店員並不會主動叨擾他們,只會看情況,很自然地拍拍他們的肩膀或遞上面紙。

拯救流浪貓兼助人 撫平說不出口的痛

想了解長照資訊,可詢問配戴胸章的店員。

推實習計畫 照顧者重返職場第一站

極簡咖啡館也提供現任或畢業的照顧者三個月實習機會,共240小時的外場訓練與服務,作為重新投入職場前的暖身。實習期間,也會有社工定期聯絡,甚至安排人力銀行講師前來協助評估職涯發展。

「很多實習生的身心創傷好嚴重,沒辦法想像這十幾年來遭遇什麼事情,」吳欣儒語帶心疼地說,聽過實習生和這麼多照顧者的故事後,覺得自己家裡的事僅是「小小的災難」。

她也發現,也許是這些經歷,讓這群實習生格外細心與溫暖,願意花心思想像顧客需要什麼,主動解決問題。她舉例,店內的冰沙常疊得高高的,實習生察覺顧客可能不好食用,主動多拿個小杯子供顧客分裝。

目前曾雇用的實習生共七位,仍有實習過的同事會在假日主動回來幫忙

吳欣儒分享,有位實習媽媽之前會帶著有輕微自閉症的女兒來上班。如果不說,外人未必會發現這位女兒的病況,女兒甚至會幫忙點餐、做餐和送東西,在這個友善空間,母女兩人都很安心。

或許正是這份溫暖,讓這間被吳欣儒形容為「破破爛爛又有一點貓咪臭味」的咖啡館,仍然被這麼多人喜愛。

拯救流浪貓兼助人 撫平說不出口的痛

一杯熱拿鐵與精緻小點,讓照顧者能在咖啡香中好好放鬆。

本文出自 2018 / 09 月號

誰Fire了台灣老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職場生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