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林正杰的百日之憂

文 / 蕭富元    
1993-10-15
瀏覽數 13,400+
林正杰的百日之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年來,一路潛過孤獨沈寂的政治長巷,昔日新聞不斷的立委林正杰終於穿過灰澀的疏離心境,考慮以新黨做為他重新出發的新據點。

十八年千迴百轉的從政生涯,林正杰從街頭霸王、入獄出獄、躍進國會、退出民進黨、婚變到皈依佛門,每一個轉折莫不成為熱門話題,人新黨,不過是林正杰載浮載沉的政治生命中,又一次的弔詭。

兩年前退出民進黨後,林正杰選擇「寧為黨外」做為他的從政理念。他不願再被貼標籤,把自己「放在座標上的任何位置」。

高新武九月慷慨高歌投進新黨行列,就像一縷魔笛,把幽潛在暗巷的林正杰牽引出來,彈指間,他擎舉的「寧為黨外」口號,也在高新武悲唱「男兒當自強」聲中瘖啞下來。

林正杰坦承,高新武入新黨把他原有的想法「搞亂了」。他推崇高新武正心誠意的行事風格,而他對新黨更有一種難以推卻的責任感,他擔心兩黨輪政的政黨政治,將使台灣社會運動偃旗息鼓,如果新黨失敗,「老百姓要創造一個新選擇的機會就都沒有了,,」林正杰盤腿跌坐,氣定神閒地剖析考慮加入新陣營的原因。他同時還自信滿滿地預言,有他及第三勢力替新黨跨刀,足以「幫新黨執政」。

兩難的抉擇

話雖如此,林正杰攜第三勢力入黨的步履仍在猶疑逡巡。自從宣布考慮入新黨後,不少支持者,甚至母親都抱持反對態度。他也不諱言,對新黨的理想性依然存疑,他更揣度新黨不見得會歡迎他一廂情願的投入。因此,他將以一百天期限,思考進與不進的兩難抉擇。

「幫新黨執政會不會是件錯事?新黨會不會變?」林正杰內心不斷反詰。

反觀新黨,林正杰既是一道難拒的力量,也是一根拔不去的芒刺。林正杰或許可以為成立僅月餘的新黨灌注一股內力,多增幾年功力,然這道內力,卻也可能回過來傷到新黨。

「他們一定處不來的。」過去一位林正杰民進黨盟友斷言,除了認同大中華文化外,新黨還是國民黨,林正杰也還是民進黨。

新黨對林正杰過去「變節」紀錄亦戒慎恐懼,至今除與林正杰私交甚篤的郁慕明、陳癸淼曾邀他入黨外,其餘新黨成員均默然無聞問。甚至有人認為,林正杰是借新黨攪局造勢。一位新黨人員語透不滿地說,林正杰是在利用新黨製造新聞做秀,腳還未踏進新黨,就管起新黨家務事,搶新黨之先,公開主張鬧雙胞的新黨新竹市長候選人應由謝啟大選市長、高新武選立委。

出世與入世的掙扎

在充斥武俠術語的政壇,林正杰曾被喻為金庸天龍八部裡的悲劇英雄蕭峰。蕭峰被逐出丐幫之後,拓落失意,最後只能遠離宋朝,投效大遼陣營。林正杰卻不願做失根的蕭峰,「難道我就這麼不幸?我不甘願,我不要有這種宿命。」說到痛處,林正杰透蓄著激越的悲情。

在林正杰的新國會辦公室裡,書架上擺著「般若心經」、「醫論」等書。修禪打坐學中醫,漸入佛道的林正杰偶有出世與入世的掙扎,他、曾有遁入空門的念頭,十方禪林主持人南懷瑾勸林正杰離開政壇.,甚至有朋友主張他應辭去公職,開道場做個清心的修行人。只是,出世難,棄政治更難,林正杰用大半的生命比重「玩」政治,遺政壇獨立後的冷清,或將是他政治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一生一頭火熱為人使力的林正杰並不想做老大,現在除了「管管」新黨家事,同時預備抬另一頂更重的轎子,如果林洋港出來選總統,他將義無反顧地為林洋港助選,捲進這場台灣有史以來最重要的選舉。

新國會辦公室牆上高懸他從政典範周恩來的肖像,謀國但不謀權位,或許是他對自己選擇人世從政的終極標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