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進失智者家中,重建生活自理能力

黃金人力2〉南港老人服務中心職能治療師 柯宏勳
文 / 蕭歆諺    
2015-11-19
瀏覽數 12,700+
走進失智者家中,重建生活自理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居家復健 協助恢復日常生活

李伯伯患有輕度失智,但他的記憶力還不錯,較嚴重的是有情緒障礙和容易失去方向感。

一天傍晚,兩人在社區散步,和鄰居多聊幾句,李媽媽一轉頭李伯伯就不見了,急得家人到處尋找;結果半夜接到金山分局電話,說李伯伯不知搭上哪班公車迷路了。有時李伯伯也會搶社區小孩的球砸人;進到便利商店,常不知要付錢,拿了東西就走。

如今李伯伯情緒穩定,沒有繼續嚴重退化,職能治療師柯宏勳的幫助很大。李家廚房的貼心設計構想就來自他的建議。

圍坐餐桌旁,柯宏勳會詢問李伯伯近日的生活作息,有沒有畫畫、寫書法、做數獨、寫日記?

柯宏勳原是萬芳醫院的職能治療師,在醫院工作多年,總覺得病人來醫院復健,日復一日做著重複的動作,但他完全不知道病人回到家,究竟有沒有辦法好好喝一杯水、上廁所?

2004年居家復健的觀念初萌芽時,他就勇敢踏出醫院大門,和老人服務中心、失智症協會合作,用居家復健的方式幫助失能長者恢復生活。

柯宏勳強調「生活」的概念。「要進到他家才會知道他的需求,」柯宏勳說,與其讓中風患者舟車勞頓地到醫院重複一樣的動作,不如深入了解他們的生活,從協助可拿起遙控器轉台、開電風扇這些小動作練習,既復健,也恢復生活能力。

李伯伯就是柯宏勳居家復健超過三年的個案。剛來時,李媽媽抱怨先生的病,讓她很丟臉,根本不想帶他出去。而太太的碎碎念、甚至斥責,也讓李伯伯深感挫折。

「一開始都在處理照顧者的情緒,他們壓力很大,一小時的訪視,都是先哭半小時,」柯宏勳於是建議李媽媽先去失智症協會上課,了解失智症病況和照顧技巧。慢慢地,李媽媽才接受先生生病了,態度也改變,願意帶他出門。

「從不敢帶出來,到不怕鄰居知道,現在願意站出來,呼籲大家了解失智症的照顧,是很大的一步,」柯宏勳說。

職能治療師在做什麼?許多人以為是到患者家中推拿、按摩、從事運動訓練等。但柯宏勳說,多數病患家沒有器材,不可能把醫院哪一套搬出來。

觀察每人生活故事 迎合所需

柯宏勳第一次到一位中風長者家,患者躺在床上裝睡,不肯起來;第二次才願意理他。柯宏勳從交談和細心觀察,了解長輩家樓下對面的公園,有他以前一起下棋、泡茶的老朋友,才問他,「想不想下樓和老朋友一起下棋?」

柯宏勳從教長輩練習自己用手指操作電視遙控器、拉窗簾,訓練手部肌力;到踏出家門口,在樓梯口慢慢練習抬腳,終於讓他找到自發復健的動力。

「長照在意的是care,不是cure。患者活起來了,這種感覺不一定是指病好了,而是能回去生活,做想做的事,」他說,從生活環境規劃到身心照護,都是職能治療師的守護範圍。

把患者當朋友看待的柯宏勳說,職能治療師居家復健的觀念仍有待突破和推廣。依法他們可在社區開治療所,但有空間坪數與器材的規定。像他這樣單打獨鬥的「怪咖」,只能屈就在老人服務中心,申請長照給付,每次照管中心支付1200元。

他建議,台灣應像荷蘭一樣,只要有執業登記,有間辦公室,就能讓像他這樣的有志者,走向患者家裡。

2015年11月

儲備你的長照存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經濟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