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一代種子,走在另一個30年路

不褪色傳奇3〉蘭陵薪傳
文 / 陳建豪    
2009-06-01
瀏覽數 21,250+
新一代種子,走在另一個30年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象徵時代縮影的蘭陵劇坊,培養出許多當代知名的劇場大師,如金士傑、李國修等人。

在1984到1989年間,蘭陵劇團與文建會合作,進行了五屆人才培訓,其中有不少人至今仍留在劇場界中,甚至也成立了劇團,表現成績正愈來愈亮眼。

而他們的投入,也讓劇坊的傳奇故事,繼續上演。

符宏征 勇奪海內外多項大獎

時間拉回1988年左右,那時的蘭陵劇坊還是國內的第一天團,擔任台大話劇社社長的符宏征,向蘭陵劇坊尋求師資協助,而蘭陵也就派編導卓明,前往台大進行長達一年的教學。

後來符宏征更透過蘭陵的推薦,進入了由雲門舞集首席舞者陳偉誠開設的劇場訓練,學習西方「貧窮劇場」的精髓。

最後在研究所時期,符宏征更是拜入表演工作坊賴聲川門下貼身學習。

師承不同類型的名師,讓符宏征在舞台上的武器,變得相當多元。「在不同的老師身上,學習到舞蹈、語言、視覺、音樂等元素,這好比是學會各種樂器,然後在台上演奏交響樂!」符宏征形容。

他的表現,也沒有讓老師們失望。他執導的《嬉戲》,不僅曾拿下國內台新藝術獎「年度表演藝術」百萬首獎,更曾遠征新加坡、以《行者漂泊》作品,拿下新加坡年度最佳整體演出獎。

創作能量強的符宏征,也在2006年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們,成立動見「体劇團」。他坦承,一成立劇團,所有的開銷變得很大,加上要自行負擔票房結果,其實是虧錢在運作,不比之前單純導戲、寫劇本來得好賺。

「但成立自己的劇團、有專屬的排練場,甚至是培養劇團專屬的演員,才能讓我們的水準不斷提升,」符宏征笑著說,他現在兼了許多份工作,包含在各大學教戲劇,雖然很累,但是看著劇團慢慢成長,也就讓人覺得有代價。

邱安忱 接戲養劇團終受肯定

其實辛苦經營劇團的,不只有符宏征一人。出身蘭陵第五期、同時也是最末期的邱安忱,在心裡一直有一個遺憾,之前每一期的學長姊,在受訓一年後,都會有熱鬧的對外畢業公演,然而處於末代的他們,卻喪失了公演的機會。

不過邱安忱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演戲的念頭。去年他自編劇本並與美國舊金山劇團導演Dan Chumley合作,以《飛天行動》一劇獲得好評,也與表演工作坊的大型製作《寶島一村》,共同獲選台新藝術獎年度最佳戲劇類表演。

《飛天行動》不僅獲得藝術上的肯定,在票房上也有漂亮演出。在去年演出時,雖然一開始知道的人不多,但隨著口碑效應,最後幾場幾乎爆滿,甚至受到觀眾不斷要求,也於今年年初,再加演四場。

但邱安忱這一次的成功,事實上也蟄伏了有八年之久。2000年,他從紐約學成歸國,第一時間就成立「同黨劇團」,也接連推出幾部舞台劇,但幾乎全數失利,不怎麼叫好,也不賣座。

不過邱安忱沒有放棄劇場。他選擇放下導演的角色,積極到各個劇團尋找演出的機會。

包含果陀劇團、金枝演社等大小劇團,不論是幾句台詞,或是僅只有一場戲,邱安忱都積極爭取演出機會。

「每參與一個劇團演出,其實都有養分進來,」邱安忱回憶,前陣子他隨著某一劇團巡迴南部時,晚上就寫自己的劇本,然後還要同團的演員,半夜不睡覺來看他排戲。

蘭陵30周年已過,或許下回蘭陵的紀念周年,這些不放棄的蘭陵新秀,也將接下蘭陵的薪傳火炬,成為一代戲劇大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