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際篇/直擊新加坡第七屆亞洲CSR論壇 金融海嘯凸顯CSR教育的重要

文 / 高宜凡    
2009-03-01
瀏覽數 22,550+
國際篇/直擊新加坡第七屆亞洲CSR論壇 金融海嘯凸顯CSR教育的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11月底,倚著新加坡河畔五星級飯店內的國際會議廳裡,正熱鬧舉辦著第七屆「亞洲CSR論壇」(AFCSR,Asian Forum o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近400位來自全球的CSR領域專業人士齊聚在此,一連兩天一同探討全球最新的CSR趨勢。

活動期間,這裡彷彿是個CSR聯合國。你可看到膚色各異的人們,以不同種口音的英文互相交流,闡述自家企業如何實踐社會責任的案例,互相激盪下一個CSR創意。

亞洲CSR論壇是由菲律賓的亞洲管理學院(Asian Institute of Management)主辦,過去七年來足跡遍及東南亞各國,2009年已計畫到大陸舉辦。

「我們正經歷史上最大的金融危機,促成這一切的包括缺乏規範的制度、貪婪的經理人、還有漠視這些現象的管理者,讓企業忘了社會對他們的信任,」亞洲管理學院創辦人薛華成(Washington SyCip)在開幕大聲疾呼,「未來,我們需要的是更具透明度和社會責任感的企業!」言下之意,若是每家企業都奉行CSR精神,金融危機或許就可以避免了。

競爭為善 多國企業熱烈分享

除了上課,場外還有廠商與CSR推動組織的展覽。為期兩天的活動,以分組方式討論,題目包括:如何將CSR納入商業流程、如何與多元管道溝通、如何以CSR回應貧窮與教育、社會責任投資(SRI)、如何發動志工、如何建立長期CSR方向、CSR評量指標等。

每年此時也是「亞洲企業社會責任獎」(Asian CSR Awards)的揭曉時刻,表揚五個不同主題的CSR實踐方案(最佳工作場所、健康、環境、脫貧、教育),今年共吸引來自15國、120間公司的170件案子參與競爭。

《遠見》記者在這個場合中也訪問了許多世界級企業對於CSR發展,提供國際的視野。

大會五大贊助商之一的英特爾(Intel)公共事務部副總經理史渥普(William Swope)便提出觀察,儘管許多企業熱烈投入CSR,但仍有所謂的CSR「gap」(鴻溝)存在,如經過調查,有83%的員工覺得自家企業並未將CSR概念融入商業流程,過半數的員工也認為,公司並未和利害關係人有效溝通。

「如果忘了考慮人的因素,CSR活動就會淪為宣傳活動,」史渥普強調,CSR不能捨近求遠,先做好對內溝通才是最基本的功夫。

公益商機 新興國更有機會

其次,過去一般認為,落後國家CSR也比較差的刻板觀念可能要被扭轉。

「如果你說台灣的CSR觀念比別人強,我可不以為然,」投資範圍遍及多國的中鼎工程總經理林俊華觀察。

根據IBM調查,未來新興國家將在CSR領域中急起直追,包括中國、印度等新興大國,都可能後來居上,躍為CSR理念的領先國。

擔任大會統籌的亞洲管理學院副主席阿方索(Felipe Alfonso)解釋,「正因為窮國有這麼多問題,政府和NPO無法全部解決,這都是企業可以著力的地方,」也是大眾最期待企業伸出援手的地方。

事實上,開發中國家叢生的社會問題,正好給了許多企業推動CSR的空間,跨國企業也常藉此建立品牌好感度,並培養社區關係,甚至為企業發掘新商機。

如菲律賓即有電信業者,提供讓手機用戶自由轉換「剩餘可通話時間」的機制,讓低收入民眾可透過自助買賣的方式,滿足通話需求,並節省下通話費。

阿方索笑說,「這很像是種『微型電信』服務,但企業的確能讓這些想像中的服務成真,用CSR讓自己的企業更加獨特!」

另一位上台演講的菲律賓PHINMA投資管理公司總裁羅薩里奧(Ramon R. Del Rosario Jr.)簡報上的標題——Education in Crisis」(危機中的教育)也令人驚訝不已。

「大家或許不知道,菲律賓竟然是全亞洲人均教育投資最低的國家!」於是許多企業、教育單位與媒體,便推動一項菲律賓教育商業計畫(Philippine Business for Education),為家境清寒及成績欠佳的孩子們進行課輔,並培養大量的教育義工與師資,聯手解決國家的教育危機。「教育不但是每個人的責任,也是每家企業的商機!」羅薩里奧如此說道。

代表官方出席的新加坡社區發展部部長巴拉克里斯蘭(Vivian Balakrishnan)則提醒,現在不只有金融危機,全球還面臨了糧食、安全和環境等危機,都是企業應該採取行動的地方。「而且現在大家瞭解CSR不是一個零和遊戲,它能幫公司創造許多無形、和有形的利益。」

國際分享 兩岸三地參與少

兩天論壇下來,很多專家也都贊同,未來的CSR趨勢將是走向實務化,更貼近企業的平日運作與商業流程。

從美國受聘到亞洲管理學院研究CSR議題的羅曼(Francisco Roman)就提出「Glocalizing」(全球在地化),指出跨國公司在不同國家推動CSR時,必須因地制宜,設計最符合當地社會需求的方案。

英國諾汀漢大學CSR研究中心主任穆恩(Jeremy Moon)也表示,過去這五年與CSR相關課程及研究在歐洲有明顯成長,「像這次的金融海嘯,就是推廣CSR教育最好的時機。」

當問及為何歐美各國能在CSR理念拔得頭籌時?他幽默地回答,「因為最壞的事情,都發生在這些國家啊!」

阿方索分析,在金融海嘯當下,人們會更睜大眼睛,觀察企業的CSR政策是否會持續下去?「所以必須把CSR整合到商業流程裡,才不會因金融風暴而貿然停止!」

例如,咖啡豆廠商如果平時就把CSR概念落實到供應鏈,做好品質管控、農民照顧、供應商管理、減廢等環節,不但可幫助發展業務,也不會因金融海嘯來襲而停止。

而據ACCA(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統計,2007年全球已有2708家企業,宣示了自己的CSR政策,3000多家曾出版CSR相關報告書。但這些統計裡,台灣只占了七家。

的確,在這些CSR國際場合裡,鮮少看到來自兩岸三地的企業身影。主辦單位坦承,這次不但沒有大陸企業參加,過去六年,來自台灣的與會者同樣屈指可數,反而是香港較為踴躍。顯示華人企業參與CSR國際活動的頻率嚴重不足,不易與國際潮流接軌。

未來CSR必走的國際化,台灣企業準備跨出這一步了嗎?

專訪論壇推手/悅榕集團資深副總裁 張齊娥

以回饋為己任 展現儒商氣概

一頭烏黑秀髮、有力的語調,她是一手創辦國際知名度假村「悅榕莊」(Banyan Tree)的悅榕集團資深副總裁張齊娥,也是這次推動新加坡CSR亞洲論壇的靈魂人物。

大學就讀社會學的張齊娥,和念經濟系的夫婿何光平,年輕時酷愛到處旅遊,也醉心亞洲傳統文化與環保活動。就是這些偏好與理念,幫助兩人打造出悅榕集團這家別具風格的企業。

1994年,夫妻倆把泰國普吉島一塊曾被聯合國組織視為「無法復育之地」的土地,改造城亞洲第一家綜合度假村悅榕莊。至今,悅榕集團全球已有超過60家的旅館、SPA及精品店,預計2012年將達到100家的規模。

悅榕莊的獨特之處,不僅在它是亞洲風情與精品旅館的頂級品牌,還在於它是許多體驗行銷專書裡的案例。更特別的是,它也在企業的營運面植入了CSR理念。

悅榕莊的店內禮品、家具、擺飾,都採用亞洲民俗工藝,因為這能幫各地鄉村帶來就業機會。集團還在2002年成立「綠意拯救基金會」,除贊助各地環保工程與社會服務,也邀請每位入住的客人,每晚捐出2美元回饋社會。

今年的論壇主題「Getting It Done」,正是張齊娥極力主張的,呼籲企業趕緊行動,起身回應各種社會問題。對亞洲國家這幾年風起雲湧的CSR潮流,她接受《遠見》專訪時,提出了以下觀察:

CSR觀念雖然從西方過來,但亞洲在執行上可以更快,因為我們可以不用繞遠路,現在有很多年輕的華人企業家,他們都有留洋的背景,這批人對如何把企業的商業和資本力量,用到打造和諧社會上,都有很高的興趣。

剛才我們開會時,有個西方人打趣說,「你們這群人是不是共產黨?怎麼有這麼強烈的社會主義,這麼不像企業家?」

我以前寫過一本新加坡華商的書,現在拿出來談正適合。以前儒家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就是一種務實的回饋社會概念。我們可以根據這個基礎去發揚CSR。

很多人對CSR有誤解,認為它是西方思想、是大公司的義務、是要捐錢的。但CSR講求的三道底線:公司治理、環境保護、和照顧人群,是適用於各國的。以前很多華人到新加坡白手起家,怎麼做生意?就是靠「信用」。

以前我還在學校教書的時候,幫新加坡婦女爭取到一夫一妻制的修女Shirin Fosda對我說,「如果你能幫我賣兩個枕頭,就可以幫助一個女孩上學了。」

這句話給我很大的震撼,於是我心想,如果我成立一家店賣這些手工藝品,不但可以服務客人,也可以幫助這些婦女。成立公司後,我真的朝這個方向去做。

20年前就做 不會有金融惡魔

我是1960年代生長的人,對創業、愛國、社會主義都有熱忱。把CSR觀念帶進企業,其實也有知識份子的氣慨。從創業一開始,我們對自然、社會,就有一種責任感。

像我們很久以前就會在店裡放置公益捐贈表單,讓客人參與捐贈,雖然以前沒聽過CSR,但這對我們來說是很自然的。

現在我們60多家店都是去農村採購,幫婦女留在村裡。泰國東北有個小村子,就有30多戶專門幫我們紡織,由我們直接採購,省去中間商剝削。

旅館業這一行,很多人認為是會傷害環境的,但我們在這方面用了很多心思。我們開店是環著樹去蓋的。雖然這會增加成本跟建造難度,影響建築造型,也沒人規定要這樣,但我們覺得是應該做的。

當經濟經過30年的高度發展,到今天開始崩潰後,我們必須回到基本面,探討企業所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麼?

新的資本主義應該要重新規劃企業扮演的角色,而且必須和外面的社團、機構互相聯繫,打造新的經營心態和世界觀。如果20年前就有CSR,今天的金融風暴就不會那麼嚴重,製造出這麼一個惡魔來。(高宜凡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2009 / 03 月號

一兆台幣的一堂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