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精神醫療界先驅─陳珠璋 老驥伏櫪

文 / 楊索    
2005-06-30
瀏覽數 26,500+
台灣精神醫療界先驅─陳珠璋 老驥伏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大榮譽教授陳珠璋會走上精神醫學之路,和他人生的首次挫敗有關。

八十三歲的陳珠璋回憶說,恰巧是七十年前的夏日,他報考台北二中落第,在沮喪挫折中,決定苦讀報考台北一中(建中前身),結果居然中榜。

1941年6月,陳珠璋初入台北帝大預科,課餘經常與三、五同學在波麗路喝咖啡,行止就如當今的知識青年。

陳珠璋表示,他會選擇習醫,是因為青春期驟逢同床共眠的祖父病逝;選擇冷門的精神醫學則是因為師長開導,還有一項巧遇,他首次到精神科蒐集資料時,遇到以後結褵的妻子,更加強他成為精神醫師的意願。

1947年日本戰敗,陳珠璋成了改制後的台大醫科首屆畢業生。

當時,留守的黑澤良介助教授,將科內職務移交給比陳珠璋高四屆的林宗義。戰後蓽縷的台大神經精神科(編按,之後精神科獨立,再擴大為部)就由林宗義、陳珠璋、林憲等幾位年輕人接手。

林宗義曾經回憶,當時的精神科建築只是一間漏水破屋,雨天看診時,護士還要為醫師打傘。林宗義並且感謝陳珠璋的父親出錢、出料義務修繕,精神科才有早期堅固的兩層樓建築。

謙沖、揖讓的前輩

在1950年,陳珠璋首次站上講台授課,他形容自己國語、台語、日語、英語、德語夾雜混用,就像一堂「雜菜麵」教學,想來猶覺羞赧。

陳珠璋揖讓的性格,可由一事得知。

台大醫院是一處排資論輩,尊重「先拜」(編按:前輩的日文發音)的醫療院所。在1965年,林宗義必須赴WHO(世界衛生組織)任職,台大神經精神科主任出缺,那時,晚陳珠璋兩屆的林憲力爭這項職務,在當時台大醫院院長魏火曜一句「大器晚成」的勸勉下,陳珠璋即刻退讓。

嚴格、愛才的長者

陳珠璋在台大教學以嚴格出名。嘉南療養院院長張達人指出,他在陳教授手下做事時,即使一份自以為很有把握的報告,通過陳教授的手就會被大幅修改;但愈改愈豐富,讓他心服口服。

源自德國的醫師訓練養成以及天性的自我要求,將陳珠璋鍛練成理性自制的專業人。台大精神部社工室主任黃梅羹形容:「陳教授是個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

陳珠璋也是愛才的長者。台大精神部主任胡海國指出,在1977年,他準備出國進修。當時許多人一出國就不回台灣,陳教授也有這種顧慮,並擔心他回來後,台大已經沒有職缺,所以表明反對。但是經由他承諾一定回來,陳教授還是讓他出去進修。等他如約回來,台大已經沒有員額,為了讓他回台大,陳教授一度要提早退休,讓出缺額給他。

除了教學,陳珠璋教授也是台灣團體治療的祖師。在國內,有關團體治療或團體心理演劇治療也開枝散葉,成為心理治療的模式,並經由不同團體散播到各級學校間。

退而不休 為病患爭人權

兩年前的秋天,陳珠璋號召國內精神醫療團體發起一場「精神病去污名化」運動,為他照護近一甲子的精神病患爭取人權。

一生只專注一個方向,陳珠璋未曾放鬆自己。兩年前,他還寫出一篇有關青少年輔導的英文論文,赴土耳其參加國際專業團體年會並發表論文。心靈工坊總編輯王桂花表示,「陳教授是讓人尊敬的長輩,每一回的專業研討會,他總是最早來最晚走,仔細聆聽的態度比新進還認真。」

從1947年至2005年,陳珠璋的人生就如一部台灣的精神醫學史,陪台灣的精神病人走過被視為瘋狂囚禁的歲月,以及本土精神醫師沿於西方的電氣痙攣治療、麻醉分析術、胰島素休克療法、前額葉切除術等過程。

回顧困勉力行的一生,陳珠璋教授說:「我只希望每天醒來,都覺得前一天沒有白活,又有新的一天可以做事。」

然而,在台大服務四十七年,陳珠璋作育英才,猶如台大精神部的部徽「蕃薯葉」,枝蔓相生,代代相傳。可以說,台灣從南到北,甚至海外的精神醫學圈都有陳教授的徒子徒孫。

訪問結束時,天色已經昏黃,八十三歲的陳珠璋教授正準備離去,在台大醫院精神部前門駐足片刻,他的立影交疊在大樓的狹長暗影上,這一幕,似乎就是台灣精神醫療史的縮影了。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