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劉宇環 成功要靠熬出來

文 / 高聖凱    
2004-11-01
瀏覽數 21,150+
劉宇環 成功要靠熬出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大陸,創投業還是很年輕的行業,但十二年前便進入大陸投資的美商中經合集團,如今已一點一滴熬出成果。

美商中經合在大陸發展得早,腳步卻踏得穩健。他們先後在大陸投資十多家公司,數目不算多,其中第一商訊已經上市,獲得近七十倍的投資報酬。此外如北京分眾傳媒、芯原微電子等都預計在未來一年內赴海外上市,預估平均獲益達五至十倍。同時,美商中經合也名列2002年大陸外資創投前十強,與霸菱、英特爾等國際創投機構分庭抗禮。

此外,中經合更結合中美台三地資源力求綜效。開發三百六十度LED顯示器的光遠科技,去年與中經合策略合作,將與大陸通路商五糧液與分眾傳媒結盟,建立新傳媒看板銷售模式,目前已在深圳機場與麥當勞門市等地設點。

「在大陸做創投看似機會多,但絕不能躁進,」美商中經合負責大陸投資的副總裁張穎說。大陸近十年衝刺經濟,掀起一波創業潮,但經營者經驗不足,公司體質虛實不定,讓許多投資者血本無歸。同樣在大陸有成、將MTV頻道與星巴克帶進北京的漢鼎亞太創辦人徐大麟也表示,大陸有些商機看得到,不一定吃得到。

公司治理問題、金融退出機制不明,加上缺乏強而有力的管理,讓台灣創投業者一直對大陸市場抱持愛恨交織的複雜情緒。

不過去年開始,網路創業再度復甦,大陸新一波的創業經營開始走向務實,上市公司的質與量都有改善,創投業也看見明確的獲利模式。

展望未來,創投業該如何在「錢」進大陸時,打一場安全的仗?長期觀察大陸創投業發展的美商中經合董事長劉宇環,這次接受《遠見》專訪,分享他十二年來的投資心得,與美商中經合的成功經驗。

Q:創投在中國大陸的發展,似乎一開始不是很順遂?

A:從1998年到2000年,全球網路熱潮讓大陸創投業開始蠢蠢欲動。大陸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當時喊出推動「二版市場」,鼓勵每家證券商推薦兩家公司上市。但市場架構與法規監督機制不成熟,投資變成投機,每個創投無不利用各種手段,想盡辦法讓公司上市大賺一筆。朱鎔基知道此舉若持續下去,後果將不堪設想,因此推行一半踩了煞車,如今看來也是明智之舉。

Q:中國大陸經濟持續成長,對創投業還是很有吸引力?

A:去年開始我在大陸看到幾個好現象,對創投業意義非凡:首先大陸經濟發展快速,歷經網路泡沫,許多公司浴火重生,大環境熱絡也造就許多新商機。另外,我也看見新一波創業家開始興起,不論內地或從世界各國來的創業者,都為大陸市場帶來許多新的管理觀念。第三就是新技術湧入大陸,刺激大陸「質」的成長。儘管大陸今年因經濟過熱而實施宏觀調控,但放眼未來十年,我認為市場是愈來愈好。

Q:依你的經驗,創投業要在大陸勝出,要具備什麼條件?

A:現在若要進入大陸做創投,不僅要投入資金與技術,更重要的是匯集人才。我常說,創投成功的方程式就是VC(創投)+HC(人才)。VC不能只做VC,還要結合HC才有機會成功。過去在美國的台灣人能在矽谷形成勢力,玉山科技協會從中牽線功不可沒。當時我與幾位伙伴共同出資推動玉山科技協會,才有現在的局面。

如今在大陸也需遵循此模式發展,其中得倚賴創投業做人才的橋樑。四年多前我們在矽谷成立華源科技協會,做為大陸科技人才交流的園地,目前會員已達三千位,這群人才日後都有可能是大陸科技產業的明日之星。

此外,創投業若要在大陸做得好,必須走「國際本土化路線」。意即資源國際化,策略走本土化,利用國際的資金與技術資源,結合大陸當地的人才與市場需求。純國際化的創投在大陸占不到便宜,因為他們都是蜻蜓點水式投資,無法真正掌握當地脈動;同樣地,純本土化的創投缺乏國際經驗與資源,難以施展,風險亦高。唯有結合兩者優勢,才有機會勝出。

Q:不少台灣的創投業者在大陸鎩羽而歸,即使結合了一些矽谷的資源,也不是很成功,為什麼?

A:要做到國際本土化,得掌握幾個要點:首先找到當地適切的合作伙伴,在北京就都找北京通,到新加坡就找新加坡人,許多台灣創投到大陸喜歡自己來做,不假他人,反而事倍功半。此外投資時要瞭解文化的差異。台灣與大陸許多做事思惟大不同,連大陸內地南北差距都十分懸殊。我常說,到大陸做生意前,一定要先把中國歷史讀熟,熟悉當地的文化環境,比什麼事都重要。

最後則是要有耐心。大陸一路發展都是熬出來的,從早期共產黨的十萬里長征、到現在的第十個五年計畫經濟,都是時間換取空間,所以在大陸做投資一定不能急躁,像我們也熬了十二年才有如今的成果。我相信只要方向正確,努力耕耘,時間到了自會開花結果。(高聖凱採訪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