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打開分析師的壓力鍋

文 / 張彥文    
2004-05-27
瀏覽數 18,700+
打開分析師的壓力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一年,國內共同基金的規模達到新台幣2兆6000億元,外資投入的金額也將近2兆3000億元左右,能操控如此龐大資金流動,左右國內外投資方向的,就是這群外資分析師和基金經理人:正如同保誠投信副總經理余睿明所說的,「我們這一行就是在預測未來,比的就是誰對市場的判斷準確」,如果能成為明星分析師,年薪百萬美金也不稀奇,但是如果做出了錯誤的投資決策呢?

排解壓力,各有對策

「最可怕的是永無止境的心理壓力,」亞證券半導體分析師吳裕良說得很沈重,投入這一行六年以來,幾乎天天都在跑百米衝刺的感覺,所以他在家中吊了個沙包,「有機會捶個幾下,總能感覺心情放鬆不少。」

吳裕良的打沙包哲學也應用在他的運動上,不管是網球或是高爾夫,他唯一的動作就是狠狠地把球打出去,「我運動的目的就是為了發洩。」

或許是平常用腦過度,這些頂尖的社會精英,許多人會選擇比較不花腦筋的休閒方式。余睿明就承認,他最喜歡看吳宗憲的綜藝節目,美林證券助理副總裁賴以哲也不諱言,工作之餘,他看的電影是「暴力血腥或是低級搞笑」,如果是古典文藝片,「我一看就打瞌睡,」但是上一次看電影也是四個月之前的事了。

談到如何紓解壓力,花旗美邦證券亞洲區半導體研究主管陸行之回答很精簡,「就是運動嘛!」讓自己流流汗,是這些金融圈人士最常見的解套方式,賴以哲每週固定去一次健身房,或是下班後走二十分鐘回家。

休閒不忘工作

德盛安聯證券副總經理吳宏圖一個月打一到二次高爾夫球,不過打球「比上班還累,」因為一大早四點鐘就要起床,十八洞打下來,一打就是一整天,那為什麼還要選擇高爾夫呢?因為許多金融圈的人也打,吳宏圖笑著說「可以多認識一些朋友,有時打球得來的消息也滿有用的,」說是休閒,他的心思還是在工作上。

由荷銀投信投資長跳槽至光寶科技擔任總財務長的林群,最喜歡的運動是打籃球,他覺得籃球重視與隊友的互動,這種精神就是從事這一行必要的人格特質。

從明星分析師轉換到產業界,林群做什麼似乎都會灌注一些理念,談到休閒活動,他說出一個令人吃驚的答案──看房子,因為房地產是產業的火車頭,在看房子的過程中,可以瞭解經濟脈動,股市變化,甚至建材和原物料的未來趨勢。

始終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似乎是這一行的特質,承認自己有一點工作狂的德盛安聯證券基金經理人朱彥忠,即使談到他熱衷的籃球,一樣離不開工作,「投資就跟打籃球一樣嘛!看誰比較精準,誰就是贏家,」對他來說,小白球同樣不是白打的,「投資要時時修正策略,打高爾夫也是要時時修正自己的姿勢吧!」

找時間給家人和自己

工作時間超長,讓這些幫人賺錢的專家陪伴親人的時間相對減少,所以很多人把自己的時間簡單劃為兩塊,一塊是工作,另一塊則是「親子時間」。德盛安聯資深分析師陳彥麒,一下班就是回家陪孩子,甚至和孩子一起練溜冰,他最得意的是,他跟五歲大的兒子溜冰技術都是一流,現在還準備找教練來教他們進階的花式技巧。

余睿明也是把大部分的休息時間花在兩個雙胞胎兒子身上,每天晚上都會給他們講睡前故事,假日更得早早起床,因為孩子吵著要出去玩,儘管累,但是談到這兩個寶貝,余睿明的嘴角仍不時浮出幸福的微笑。

休長假對這些精英來說,是一項奢侈的任務,吳裕良去年累積了二十多天的年假,就是找不出時間來休,也難怪他常常打沙包。朱彥忠被問到休假的問題時,呆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去年沒有休過一天年假,不過如果有機會,他們一致的答案都是──出國。

賴以哲覺得留在國內總忍不住要看看電視、上上網、收收e-mail,「離開台灣才真的有relax的感覺。」吳宏圖也有類似的感受,「國外沒有人認識你,也沒有相關資訊。」林群去年底離開荷銀投信時,就和老婆一起到美國伊利諾州渡假,兩人回到當年一起留學的地方,租了一間小公寓,重溫學生時代的記憶,而今年他準備到歐洲或馬爾地夫慶祝結婚五周年。

除了工作太忙,這些投資高手在處理休閒生活時另一個困擾,就是找不到玩伴,一方面是平常圈子就窄,接觸的都是金融圈的同業,不過大家都忙,不容易找出共同的時間,他們也不太願意和不熟的朋友互動,「不熟的人一知道你在證券公司上班,永遠只想從你嘴裡問明牌,」吳裕良說得很無奈。

「這一行挫折難免,如果放不開,就是一個結在心裡,」余睿明點出這一行的難為之處,這些被視為「精確的計算機」的精英分子來說,如何解開心中的結,恐怕比寫報告還傷腦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