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抓執行預算〉老字號新光鋼鐵,「小步快跑」推轉型

文 / 羅之盈    攝影 / 張智傑
2021-07-27
瀏覽數 27,300+
抓執行預算〉老字號新光鋼鐵,「小步快跑」推轉型
新光鋼鐵轉型有巧思,集團財會副總劉百慧(前排中)領軍,旗下APEX總經理黃俊傑(左二)協助,整體團隊非常年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光鋼鐵,這家54年的資深鋼鐵集團,沒有沉浸在過往的成功裡,仍舊保持活力,力圖開創新局。2020年起,選定集團旗下「最年輕」的子公司,並瞄準智慧工廠,以「小步快跑」的節奏實現轉型大計。 

中台灣靠海的彰化海濱,空氣裡流動著鹹鹹的海風,隱藏在區隔整齊的工業區裡,有間新形態的鋼鐵廠。 

走進新光鋼鐵旗下「APEX前端離岸風電設備製造」,一片片大型鋼板整齊疊放,只見它們在吸附吊車上有序轉移,或是見它們在機台上來回滑動,捲成一管超大鋼管,再電光火石地進行細緻焊接,這般大型鋼件的加工製造能力,讓人眼睛一亮。 

這座啟用於2020年的基樁鋼管廠,專供離岸風電的水下基礎設備,挑高的廠房裡,明亮整潔、動線清晰,處處可見按鈕很多的電子機台,其中引人注目的,卻是站在機台旁的產線人員,他們各個配備平板電腦,從容地操作機台,並實時紀錄製程數據。  機台旁的產線人員配有平板電腦,並隨時紀錄製程數據。 圖/機台旁的產線人員配有平板電腦,並隨時紀錄製程數據。

「啟動數位轉型時,我們專注兩個問題,一是電子工站的數據,能不能導出來?二是能不能在四到六個月完成一個階段,初步看到一點轉型成績。」這位新光鋼鐵數位轉型大將劉百慧,非常特別的是,她是財務會計體系的副總經理。 

導入連線平台,數據化管理 

已有54年歷史的新光鋼鐵,長久以來,仰賴技藝高超的老師傅,代代傳承經驗,且因應工程產品對製程數據的嚴格要求,新光鋼鐵多年來由產線人員,手抄紀錄於紙本,並擔負資料長期留存的責任。 

這些「生產履歷」,檢附鉅細靡遺的表格、數據、簽名,甚至指紋,姑且不論查找訊息有多麻煩,就連清晰保存,都很困難,更何況都是「手抄孤本」,保存責任格外吃重。APEX估算,光是一段鋼管的製程紀錄,就多達129A4紙張!資料室早就被塞得滿滿。 

因此,「無紙化」是第一個需求,卻也從此啟動「數據上雲」,帶動更深沉而重要的數位轉型。 

APEX具體執行方式,主要分成兩路,一是將機械設備導入連線管理功能,並且透過相關生產管理系統,將蒐集的資料回饋,及時掌握機台狀況,以確保產品品質。另一路則是轉型團隊與產線人員協力,探討製程所有工序,共同規劃操作界面,設計適合製程現場的使用方式。 

兩條路徑重合後,不只實現無紙化目標,避免錯漏與保管困難,還可協助現場人員及時判讀數據,調整製程。 

而且,在中長期科學量化之下,得以拆解出更細小的環節,進一步改善流程,甚至是優化硬體設備的配置與重組。 

羅之盈整理圖/羅之盈整理

盤點新光鋼鐵集團,下有九個轉投資事業,為何選定APEX啟動數位轉型大計? 

「因為APEX團隊在集團裡最年輕,平均年齡只有33歲,」劉百慧說明,年輕人對新事物的接受度高,縮短初期凝聚共識的時間,「APEX就是集團的示範單位」。 

延伸財務概念,從數字看成效  

APEX總經理黃俊傑表示,APEX數位轉型第一個項目,選擇做最難的「焊接」,因為它需要最多的人工操作。他舉起手指向牆面,白板上畫滿密密麻麻的工序圖,「光是焊接就超過70個工序,我們想,最難的做好了,其他就都簡單了。」 

協力APEX數位轉型的顧問公司LeadBest,執行長李佳憲直言,「APEX團隊難能可貴的是『群體構思』,如果轉型概念只有高階經理人理解,其實很難推動,它應該是參與的群體裡每一個人的構思,才有力量,才能產生轉變。」 

APEXLeadBest2020年下半年開始推動轉型,以「小步快跑」的執行方式,設定三個月完成一個階段任務,兩週為一個交付週期,以快節奏方式,實現每次的共識。 

回頭看看劉百慧專注的兩個問題:機台數據導出、三個月有成績,前者是傳統工廠升級為智慧工廠的「數位化」關鍵,後者是「以戰功、養戰功」,累積內部信任,進而流暢推進的「組織轉型」最佳路徑。再加上劉百慧深厚的財務管理能力,加強組織對數位轉型的信心。 

「對數位轉型的投資,大概是以資本額去抓比率」,劉百慧分析,APEX資本額約6.6億元,建廠完成後才能接單,軟體是建廠配置的一環,「心裡的數字,大概是5%。」 

劉百慧規劃轉型策略,充分運用財務思惟,她表示,投資項目很難用絕對金額來看,但可以用創造多少「毛利」來看,因為營業售價是由市場機制決定,成本卻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且,投資軟體還有一個特性,可以複製,APEX投資的軟體,以後複製到集團其他成員時,成本並不會累加上去。」 

至於許多企業數位轉型時,發現成效很難評估,這點劉百慧也從財務思惟解套。 

她分析,鋼鐵廠數位化其中一個目的,是讓員工不用進行那麼多重複性工作,不用花時間蒐集資料、手抄填寫,「所以,效率有沒有改善,可以從『加班費』來看,其實都是數據寫不完,才要加班。」 

更深一層來看,數位化節省下來的時間,不該只有讓「加班費支出」變少,員工有了更多時間,琢磨數據背後的意義,改善製程,甚至如何帶給客戶價值,最終都會反應在「營業額」之上。 

「財務數字不是只為了做報表,報表到了明天就是歷史了,但這些數字能不能分析出story(有邏輯脈絡的事件),改進下一次進程,」劉百慧將此概念,貫穿轉型策略,推動團隊積極培養判讀數據的能力,做為未來決策參考。 

「管機器,比管人簡單」 

若從財務角度來看,投資數位轉型值得嗎? 

「我覺得值得,」劉百慧想起新光鋼鐵董事長粟明德,曾提醒她「管機器,比管人簡單」,數位轉型之後的智慧工廠,數據可以做更好的教育訓練,維持品質,甚至更好。 

劉百慧直說自己喜歡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所以做財務,也不像在做財務,雖沒有資訊背景,卻做數位轉型。 

但她將財務的數字思惟,延伸到了大數據與雲端資料庫,為新光鋼鐵開啟新篇章。 

接下來APEX將會再建一座新廠,複製數位管理概念,也會推進到集團其他子公司,「新光鋼鐵九成生意都在台灣,數位轉型不只讓APEX脫穎而出,也讓我們有『國際接單』的可能,」劉百慧充滿信心的說。 

羅之盈整理圖/羅之盈整理

數位專題
發現台灣85個黃金小鎮,撐起21個國際級產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轉型數位轉型智慧製造製造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