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聯強總裁杜書伍:憋氣前行, 制度對才走得遠

聯強國際總裁的「隱藏版學歷」
文 / 張彥文    攝影 / 池孟諭
2021-02-25
瀏覽數 41,550+
聯強總裁杜書伍:憋氣前行, 制度對才走得遠
杜書伍擁有管理學的隱藏版學歷,讓他後來經營企業時,非常強調要建立管理機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日獲得交大名譽博士的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是企業界的傑出經營者。從大學時期便深耕管理學的他,如何開創嶄新的經營模式,從專業通路商概念出發,一步步打造聯強帝國?

1970年,聯強總裁杜書伍成為大學新鮮人,進入國立交通大學(現為國立陽明交通大學)計算與控制工程系就讀。50年後,他成為交大在台復校後的第80位名譽博士。

今年1月25日,在交大舉辦的頒授典禮上,雖因疫情,並未廣邀貴賓,但仍聚集了多位產業界大老,包括聯華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光寶集團前總裁林行憲、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等人親往,見證光榮時刻。

非典型科技人,熱中管理學

近幾個月來,杜書伍可說「喜事連連」。在交大頒發名譽博士前,2020年10月27日,他才與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總裁魏哲家等共七人,獲頒第九屆工研院院士。

而更早之前,《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10月號發布「台灣CEO 100強」評比,杜書伍榮獲第四名,於10月8日才剛參加贈獎典禮。

三個月內連得三大殊榮,讓他的團隊也忙得不可開交,開玩笑說,「短期內應該不要再得了吧!」

在《哈佛商業評論》台灣CEO評比中,杜書伍擔任聯強國際領導人期間,繳出3924%的總股東報酬率及市值成長1052億元的傲人成績。此項評比進行三屆以來,杜書伍每屆上榜,且全在十名內,經營功力可見一斑。

在領取名譽博士時,杜書伍以幽默且感性的口吻表示,這個博士,他唸了50年。事實上,在大學時期,杜書伍就展現不同於一般科技人的遠見和企圖心。

1970年代,國內資訊科技還在萌芽,一部電腦主機價值上百萬美元,可望而不可及,全台灣電腦數量更是屈指可數。「那時很怕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杜書伍笑說。他不斷思考,如何補強未來職涯發展能力?

隔年,交大管理科學系成立,讓杜書伍想到,企業營運不但要靠電腦,更要了解管理的內涵。因此,從大二就開始選修許多管理課,愈讀愈感興趣,畢業時一共修了超過20個學分的管理課。

服兵役前,已對管理學深深著迷的杜書伍還買了一本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著作《管理:任務、責任、實務》(Management: Tasks, Responsibilities, Practices)」,把這本超過80萬字的大部頭書帶到部隊「練功」。這本書至今他仍保留,裡面還有當時逐一劃重點、做眉批的珍貴紀錄。

台灣管理學先驅許士軍教授是這本書的三位譯者之一,而去年杜書伍在台灣CEO 100強的贈獎典禮上,也是從許士軍手中接過這項榮耀,不但巧合,更讓杜書伍感覺意義非凡。

杜書伍回憶,當時還沒有工作經驗,對管理學雖難深刻體會,但產生潛移默化效果,成為深植於內心的管理素養,所以他常說,這是他的「隱藏版學歷」。

這個隱藏版學歷帶給杜書伍最大的收穫,是後來他在經營企業時,非常強調要建立管理機制。有了管理機制才能不斷複製、成長,這也是他帶領聯強,成為亞太第一,以及世界第二大資通訊產品通路集團的重要關鍵。

聯強國際近五年業績表現圖/聯強國際近五年業績表現

承擔每個職位,挑戰當磨練

另外,面對工作的心態,也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我不挑工作,只想解決問題,」杜書伍強調,從退伍後進入神通集團擔任研發工程師開始,直到今天,他總是抱持著解決問題的態度工作,有什麼需要,他就接什麼工作。

24歲進入神通集團,32歲升任副總經理,1988年聯強國際成立,杜書伍接任總經理時也才36歲,外人看起來似乎是坐著直達車升官,但其實,是他把每一份工作,都當成是自我磨練和拓展視野的機會。

杜書伍進入神通集團後,歷經許多不同於一般研發人員的職涯,一路從研發、業務,到負責行政管理、蓋廠房,甚至還創辦過一本雜誌《微電腦時代》,更難得的是,這本雜誌還得過金鼎獎。

杜書伍說,要接行政事務前,有人勸他三思,「你做業務,業績好,大家都拍手,為什麼要去做常捱罵的行政?」但杜書伍想,研發和業務他都歷練過了,就是對後面的行政支援不熟悉,而且自己也常覺得行政部門效率不佳,為什麼不自己去做做看?

所以,他去做了一年的行政,「又練了很多功力出來,」晚上11點下班是常態,但他不以為苦。

聯華神通集團大家長苗豐強,跟杜書伍共事超過40年,很早就發現杜書伍總是公司最晚走的人。苗豐強還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可看出杜書伍堅持的性格:當年公司交由杜書伍負責籌建神達電腦第一座竹科廠時,杜書伍只要不滿意品質,就是打掉重做,「所以我也接到不少廠商的抱怨電話。」

杜書伍總說,進入職場的前十年,「就已經把經營企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都經歷過了。」

杜書伍自認,交大的名譽博士是花了半世紀才修來的成果。聯強國際提供圖/杜書伍自認,交大的名譽博士是花了半世紀才修來的成果。聯強國際提供

單挑苦差事,搶先布局通路

聯強國際的成立,更是把杜書伍的生涯推上顛峰,多年來,他也成為聯強國際的代表性人物。

聯強國際30多年前,開創出一個全新的經營模式,發展至今,聯強營運據點遍及全球38個國家與地區,泛集團營收達1兆3800億元。

但杜書伍本人是工程師背景,為何投入通路行業?

杜書伍表示,他一路從研發、業務、行政等歷練下來,體會到資訊產品要普及必定要靠通路,但通路的布建,需要耗費較長的時間,「當時絕大多數人都投入研發製造,我就去開發通路,比別人早一步布局。」從這個事業的選擇,就顯示杜書伍差異化策略的本領。

杜書伍在交大同班同學、前經濟部長尹啟銘曾說,當年他們的同學大多選擇從事高科技產業,唯有杜書伍選擇「通路」這個競爭激烈,又要管理龐大物資的辛苦產業。

為何選「辛苦產業」,還一做超過30年?杜書伍認為,通路事業永遠都有新的挑戰和機會,雖然一方面覺得永遠做不完,但也不必擔心同樣的事情做到想打瞌睡。

除了具備策略思惟與工作熱忱外,做為一個經營者,杜書伍非常重視可快速複製的內部管理機制,深知企業經營要可長可久,不能靠「人治」,還得靠「機制」。

認識杜書伍的人,都了解他是個「制度狂」。聯強剛成立時規模不大,幹部有限,很多事都要自己挽起袖子來做。杜書伍深知,公司制度設計,不能從教科書或別人的經驗抄過來;再加上聯強是一個創新模式,也無從抄起,只好由自己扛起責任。「前面幾年好辛苦,白天上班,下班後晚上就回家設計制度,」杜書伍皺起眉頭說,一點一滴地把公司帶上軌道。

從大學時代醉心管理,到後來建立制度,杜書伍還有一項嗜好——透過文字傳播新觀念。

從2000年起,他把自己多年經營企業的心得,撰寫成一篇篇管理文章,已累積200餘篇,超過50萬字,部分還集結成書,十分長銷。

即使到今天,杜書伍都還在不斷思考有什麼東西可做為寫作題材,即使在開會時,靈感一來,他就會馬上在手機上寫下標題,有空時再把文字整理出來,不時就會出新的文章,「有時興致一來,一個禮拜寫二篇,有時候偷懶,就二個月沒寫,」杜書伍笑著說。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聯強國際全年營收預計微幅衰退1.66%,不過下半年業績回升,12月甚至還創下單月營收374.6億元的歷史次高。這要歸功於推動多年的數位轉型,發揮了巨大功效。

聯強國際數位轉型步驟圖/聯強國際數位轉型步驟

四大重點,推動數位轉型

其實,聯強的數位化推動很早,在成立初期就推動資訊化,所有制度都要靠資訊化平台來執行。

隨著大數據、物聯網等產生諸多新應用後,杜書伍又發現,資訊系統若只做內部管理絕對不夠,幾年前,就在公司內部推動數位優化,甚至發展數位轉型。去年疫情,不但剛巧成為驗收成果的機會,更確定這是對的方向。

目前,聯強內部資訊已廣泛串連,並利用APP讓員工隨時協同作業,因此,去年3月大陸雖突然封閉,但聯強在大陸20多個據點,連同香港、台灣在內,還是可以維持遠距作業。

聯強推動數位轉型有四項重點。第一是工作模式轉型。就是把一些制式化、勞力密集,像是資料輸入這類工作數位化,改由電腦執行,一方面節省大量人力成本,效率也大幅提升。

第二項重點是管理轉型。以往有許多制式化工作,要花很多時間查核,交給電腦後,只要源頭資料正確,就一定可以產出正確結果,促成內部分工及管理方式改變。

第三項重點是商業模式改變。由於所有資訊數位化,不但可以做到橫向內部連結,甚至縱向與客戶連結。在透明和即時資訊流下,不需要再跟客戶曠日費時地核對資料,使得溝通模式、交易方式等,也跟著改變。

第四項,也是最重要的數位轉型重點,是創造新的商業機會。聯強有一個新的發展重點,就是「營運管理服務平台」,產品的製造商或品牌商,都可以透過這個平台取得協助。

在這個概念下,2016年新成立「通達智能運籌」公司,提供到宅服務、專業配送、智慧倉儲、快速維修和技術服務等五大類業務,至今在台灣已提供超過100萬戶各類家電用品到宅安裝和維修,如同「家用產品的最後一哩(last mile)」,成長潛力無窮。

從創立初期挑燈夜戰擬定公司制度,杜書伍投注了一生心力,使聯強長成今日規模。外界看他總是意氣風發,他卻說每天總是會有大大小小的挫折,但沒有挫折,就沒有克服困難後的欣慰和充實,「所以,有時候要學會憋氣往前走,制度對了才能走得遠。」

杜書伍
出生:1952年
學歷:國立交通大學計算與控制工程學系
經歷:聯通電子總經理、聯強國際總經理
現職:聯強國際集團總裁兼執行長

杜書伍親繪設計圖 打造聯強夢想新家
聯強國際近期最令外界矚目的動態,是2019年9月以50.87億元購入南港輪胎舊廠區改建案其中一棟商辦的部分樓層,未來會將總部從已承租超過30年的民生東路辦公室遷至南港。
聯強在海外布局已久,在全球許多城市蓋過運籌中心和辦公大樓,但是位在台灣的總部,反而都是用租的,一直到八年前,現在的總部用地傳出都更消息,才讓杜書伍驚覺,是該在台灣有一個自己的家了。 在杜書伍的職涯中,一共蓋了超過30棟廠辦,所以他對「蓋房子」很有自信。
就像過往白天工作,晚上回家寫制度,為了聯強總部新大樓,杜書伍白天上班,晚上就回家畫設計圖,設計從來不假手他人,因為這不僅是聯強未來的家,也是他未來的夢想。 他對辦公場域如何安排,走道寬度多少,甚至連柱子與柱子之間的距離,都有特別的想法,要求從原本的9米拉大到13米。
用心思考百年傳承
硬體固然重要,更傷神的是軟體。「(新大樓)這個決策,我的壓力很大!」杜書伍認為,企業總部應該思考百年傳承,必須考量長期的環境變化和使用需求。如果按照現有技術思考,新總部一完工,立刻就變落伍建築。
新大樓在物聯網的機制和核心軟體,是他花最多心思的地方。軟體必須是開放系統,未來只要升級軟體即可,就不怕建築功能過時。 舉例來說,辦公大樓在上下班和中午休息時間,電梯很容易堵塞,如何讓電梯順暢運作是大樓管理相當重要的一環。
新式電梯多採取「派車」概念,自動辨識搭電梯者要去的樓層,指派適當的電梯,創造最高的使用效率。為此,杜書伍甚至親自拜訪電梯公司,了解他們的軟體如何設計,未來修改調整的空間如何……,連這類的小細節都要親力親為。
新大樓預計在2024年完工,由老闆親自量身打造的總部將以何種面貌出現?令人期待。

數位專題
從青年培力到永續解方,你我都要修的企業倫理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洞察企業經營與管理國際產經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