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個人需要多少土地

文 / 洪淑娟    
2002-03-01
瀏覽數 18,600+
一個人需要多少土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托爾斯泰的短篇小說「How much land does a man need?」大意是說有一個人被許可,圈下最大方塊屬於自己的土地,他興奮地開始,期待劃一個無窮大的方塊。日以繼夜不停地劃,直至不支倒地。他所擁有的終究只是躺著的那塊身形大小的地!

近來各大教學醫院減薪之說頻傳,幅度在15%~20%上下,醫療從業人員怨聲載道。基層診所已經急速萎縮,健保的餅雖然不大,但也沒聽聞縮小,究竟,「誰吃了餅?吃了多大一塊?」

我以同樣的問題問分屬不同醫院的醫師、技術員老友,「你們工作量減少嗎?」「沒有。」「你們的人員閒置嗎?」「沒有,每個醫護人員忙得像條狗。」「每個月核減率增加嗎?」「沒有。」「件數減少嗎?」「也沒有,一切依舊,門診熙來攘往,病房一床難求,各類檢查要排隊。」「這就奇怪了,為什麼要減薪,幅度還這麼大?」老友一臉無辜,「不知道耶,院方說賠錢。」「想一想啊,」我說。「太忙了,沒空去想,」她說。

醫界有一個笑話,醫師看病人看(忙)得「憨面憨面」,根本沒空思考薪資架構與健保給付是否成比例,也看不來醫院的帳。小學生都會算:收入-成本=淨賺。粗通會計原理的人,大概知道成本有流動與固定。房舍機器是固定,人員薪資算流動或固定則巧妙各自不同。收入隱瞞不了,淨賺密而不宣,成本的算法於是各顯神通。可憐第一線醫事人員,忙碌終日,落得「高成本」之嫌,卻得到減薪的結局。

「密而不宣」的部分是多少,那圈地為王的人究竟圈下多大的地以為滿足?各顯神通的算法要如何攤在陽光底下檢視?例如,老房舍舊機器是否高估?新機器有否「高買」?超買?資方過度操作財務槓桿,過度擴張,利息吃掉利潤?「管理人員」是否排擠掉醫療從業人員的所得?

我的兩位老友頗具「醫師人格特質」代表性。前者醉心研究體恤病家,無暇思考自身利益;後者慈悲大量,生活儉樸,有餅就好。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對醫師的人格特質多所著墨,所謂管理階層對這類特質當然充分掌握。加以台灣社會百年來「唯有學醫高」的心態,令某些一身傲骨的醫師不免落入小器晚成(三十歲未必能獨當一面)、都市新貧,自怨自艾的困境裡。

這是個凡事說清楚講明白的時代,醫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身為一員總得了然於胸,知道誰挖空了大餅。而任何人倒下時,誠如托爾斯泰所言,充其量只是那一小塊地。處心積慮,又能多得到什麼?(本文作者為牙醫師)(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2 / 03 月號

第1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