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信金CSR心法:「給魚不如給釣竿」

結合金融專業,助弱勢自力更生
文 / 沈瑜    
2020-07-27
瀏覽數 18,150+
中信金CSR心法:「給魚不如給釣竿」
中信近年在扶助弱勢家庭創業及關懷偏鄉少棒著力甚深,領航者為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圖為辜仲諒(右)參加「2019年第七屆中信盃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大賽」開賽記者會。遠見資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執行CSR、ESG專案,如何真正發揮效益?《遠見》CSR獎的常勝軍中信金控,長期推動多項公益專案深獲肯定。他們如何辦到?

近年來,企業善盡社會責任,已是所有上軌道的公司的核心價值。只是,「公益人人會作,巧妙各有不同」,許多企業致力執行CSR、ESG專案,砸下重金,表面上風風火火,卻未必讓受助目標得到真正的幫助,徒淪形式。因此,企業公益如何做得有效,恐怕比公益本身更值得關注。

往年,《遠見雜誌》CSR企業社會責任獎總是競爭激烈,而身為常勝軍的中信金控,今年不但依舊榜上有名,甚至還再上一層樓,一舉拿下「年度大調查─金融保險業組」楷模獎、傑出方案「公益推動組」「教育推廣組」雙首獎。

這讓一次抱回三座大獎的中信,不但成為本屆CSR獎金融業的最大贏家。也使得所有有心做好CSR的企業界都想問:「中信到底怎麼辦到的?」

然而,在該集團推動的許多公益專案中,最受各界引以參考的即是「信扶專案」。

信扶專案〉助弱勢家庭:微型貸款,輔導創業脫貧

這其來有自,因為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統計,一般民眾創業,一年內倒閉機率高達90%,但參予信扶專案的創業者,持續營運率達80%。

其次,若從客戶風險屬性評估(KYC)角度,弱勢族群往往會被金融機構視為倒帳風險高,想要成功貸款並不容易;但信扶專案所扶持出的一批創業者,還款率卻達86%。

而更令人佩服的是,這群創業者都出自經濟弱勢的家庭,大大顛覆一般人,以為弱勢族群無法自力更生的刻板印象。

總計,截至今年5月底,信扶專案輔導逾2300位弱勢家庭家長,近400位家長創業,總貸款金額突破1.5億元,創造超過1.5億元產值。

正因為這種種顛覆性的成果,使得原本一起單純的公益專案,其中的操盤及運作模式,反而成為同業取經的主軸。

中信金控行政長兼中信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高人傑接受《遠見》專訪時娓娓道來。他說,其實「信扶」來自2005年「脫貧計畫」,當時企業的扶助弱勢家庭的方式,無異都是予以經濟補助、提供親子財務教育,頂多就是提供培育家長第二專長的課程,但實施多年來,總覺得仍有未盡之處。

直到中信大股東辜仲諒在因緣巧合出席的一場晚餐,才讓多年來亟思進化的脫貧公益專案,有了新的路徑。

2011年,擔任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的辜仲諒,有回參加公視《誰來晚餐》的節目活動,與屏東的單親媽媽賴映蓉及三個孩子一起用餐,當時賴映蓉提及,自已很想北上賣手工肥皂增加收入。然而這樣就要南北奔波,不捨得與孩子分開,辜仲諒聽了直說,「如果是我,要我放棄跟孩子相處,我寧願大家稍微辛苦,能過,大家一起過。」

席間,辜仲諒也從賴映蓉的口中,得知受助者的心態與窘境。讓同桌用餐的辜仲諒感受甚深,一時之間,關於「脫貧公益」這事,他有了許多體悟和檢討。

此外,過去企業給予的經濟扶助,其實很容易讓受助者在有了補助後,失去了自力更生的動力,再加上許多經濟弱勢者,往往因為中年難以重返職場,更加深他們對企業扶助的依賴性,反而讓企業的扶助,從「愛之」變成適足以「害之」。

同時,誠如賴映蓉的例子,許多弱勢家庭即便有心自立自強,卻礙於現實而困難重重,因此,企業在給了經濟扶助後的輔導,亦是重中之重。

辜仲諒與團隊發現,創業是許多經濟弱勢的家庭的微小夢想,因此一聲令下,祭出了脫貧專案2.0版的「信扶專案」,秉持著「給魚,不如給釣竿」概念,同時結合源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微型貸款作法,透過金控旗下中信銀、台灣人壽、台灣彩券及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等多方資源,給予弱勢家庭貸款金流、信用保證、創業保險、創業輔導。

中信金控行政長兼中信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高人傑,接受《遠見》專訪,暢談一路與辜仲諒做公益的點點滴滴。池孟諭攝。圖/中信金控行政長兼中信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高人傑,接受《遠見》專訪,暢談一路與辜仲諒做公益的點點滴滴。池孟諭攝。

三階段審查輔導、協助營運

而這其中有三個縝密的操作元素。首先,是提供受助者長達18個月與社福團體、財務社工合作輔導,其間,顧問密集訪視會談,徹底了解對象的生活起居,前6個月進行前置會談,包括記帳能力養成、家庭財務盤整、擬定創業及還款計畫。

第二,經審查通過或經試營運輔導營運穩定,由基金會推薦給中信銀申貸,最高50萬元。「他們最大困難是信用破產,生不出第一桶金,雖然中信提供無擔保,但我們並不是零利率、免償還,這是要讓受助者理解,未來經濟更生後,一旦與金融機構交易,仍要遵循遊戲規則,藉此也重新建立與銀行間的信用!」高人傑說。

至於股東、金管會不免擔心:「貸款給這些人,倒帳風險不是很高?」高人傑則解釋,信扶專案的貸款款項,早就列為捐贈款項,並不會擴大呆帳。

第三,申貸後進入創業階段,顧問仍會持續輔導諮詢服務為期12個月,「不是捐了一筆資金就結案,還會協助營運上軌道,」高人傑說。

曾有受助者拿著創業基金賣滷味,很努力卻還是入不敷出,顧問觀察發現,原來受助者不會記帳,更不會管理存貨,於是,找來專家教他們管帳和控管成本,甚至連孩子也一起教。對這項作法,義守大學財務金融管理系教授李建興指出:「從小教育理財,金融觀念才能確實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隨著疫情衝擊百業,讓辜仲諒擔心起曾受中信扶助的個案,據說在凌晨時分,夜不能寐,還傳訊息給高人傑等高階主管,大意是:「半夜睡不著,我想著那些紓困,應該幫助那些家庭和小孩,我們『信扶專案』也要加把勁,讓更多困苦家庭,鼓起勇氣找我們幫忙,這才是籌備銀行的用意。」

一番話激勵各主管,中信整個動起來,更積極執行紓困貸款的服務,因此,截至6月初,中信銀勞工紓困低利貸款「收件數」逾28萬件,全台第一,占了25.6%。

「我跟他上山下海,他是Dreamer,也是實踐家,而我是Maker。」與辜仲諒共事15年,高人傑表示,除了信扶專案外,體育也是他們戮力同心的公益之一。

愛接棒計畫〉贊助體育:關懷偏鄉少棒,培養人才

事實上,中信投入體育有目共睹。2014年,入主中信兄弟棒球隊,2015年起,冠名贊助「台版甲子園」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大賽,也曾贊助高球裙襬搖搖LPGA菁英賽。去年的品牌形象影片「Home Run Taiwan轟吧!台灣」更以棒球為主軸,就是由高人傑主導拍攝。

自家球隊也有好成績,中信兄弟繼去年下半季封王後,今年上半季再度拿下季冠軍。

辜仲諒喜愛棒球是出名的事,還曾在日本求學時期,加入棒球校隊。2018年,擔任中華民國棒球協會理事長,培育未來體育人才,也下了許多工夫。

一開始,中信也只是透過「點燃生命之火」捐助少棒隊訓練,後來才發現他們走錯了路。有一次,辜仲諒下南投訪視戰績不錯的新街國小少棒隊,沒想到竟然看到少棒隊每晚睡在大禮堂講堂上,學業也不注重,這才發覺不能只贊助棒球訓練,小朋友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要顧到。

2014年,他們展開「愛接棒計畫」,除了提供偏鄉少棒訓練資源,與眾不同的是,還補助營養費、課後輔導費,以及開PILOT課程(正向人際及生活能力訓練課程),來強化小球員的心理素質及溝通領導,甚至請中信兄弟隊球員來與小球員交流獎勵。「小朋友看到偶像都奉若神明,」高人傑笑說。

同時,中信認為應與社區資源整合。他們與現為台大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主任馮燕合作,結合社區發展協會、在地退休老師、教練、志工等,帶小朋友均衡飲食、補救課業。

他們希望,就算小朋友之後沒有走上運動之路,在社會上也有立足點。辜仲諒曾與球學聯盟創辦人何凱成聊過,球技與智慧是息息相關的,透過勤學知識,能大大提升球員的人格培養和團隊合作。

高人傑也表示,「你看NBA的麥可喬登、『詹皇』詹姆斯皆雄辯滔滔、經商成功,在球場應變也很能自我調適。」就算之後不再打球,在一般職場上也具有競爭力。

栽培小國手,征戰奪金牌

愛接棒計畫已培育出小小國手。去年台灣少棒出征國際賽事屢傳佳績,U12(世界盃少棒)、IBA世界少年軟式棒球錦標賽及小馬聯盟野馬級世界少棒錦標賽都奪冠,其中有16位球員,就是來自愛接棒計畫資助的棒球隊。

公益不只帶給社會貢獻,也能帶給品牌經營正面形象。Seesaw創宇數位執行長溫慕垚指出,中信長期耕耘「We are family」的品牌形象,協助弱勢家庭、培植偏鄉小朋友翻轉命運,皆對品效益有加乘效果。

發揮金融專業,做出創新的公益模式,在Dreamer與Maker帶領下,中信要讓CSR走得長遠。

中信金CSR專案,成績亮眼。圖/中信金CSR專案,成績亮眼。

本文出自 2020 / 08 月號

共生新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信託金融公益CSR企業社會責任獎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