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效法美軍海豹部隊 中鋼挺過50年最大危機

文 / 林鳳琪    攝影 / 陳之俊
2020-06-29
瀏覽數 29,550+
效法美軍海豹部隊 中鋼挺過50年最大危機
中鋼董事長翁朝棟帶領團隊度過艱困與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中鋼建廠近50年來,最大的危機,」「再不轉型,今天新日鐵(日本製鐵)的處境,就會是明日的中鋼!」站在自家企業總部頂樓,中鋼董事長翁朝棟一臉嚴肅地說。

翁朝棟的感慨,源自不久前,一則震撼亞洲鋼鐵業的消息:創立一甲子、曾是業者競相仿效的鋼鐵龍頭廠——日本製鐵(Nippon Steel)坦承將面臨史上最大虧損,並下修財測,而在歡度60週年慶之際,更舉起大刀自斷殘臂,一口氣關閉兩座煉鋼廠,減產600萬噸,未來兩年內,還要關閉兩座鋼鐵廠,預估總產能將減少三成以上。

其實,近年全球鋼鐵業因中國產能過剩傾銷各地,早是血流成河的紅海戰場。2019年底全球鋼價緩步回溫,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又摔落谷底。

歐、美、日各大鋼鐵廠陸續傳出減產停損消息。體質孱弱的乾脆退場;體質強韌者得汰弱留強,保留實力。「看看日本,想想中鋼,」翁朝棟憂心忡忡,是因為明年將50週年的中鋼,正身處半世紀來的最關鍵轉折,稍一不慎,這艘年營收3662.4億的巨輪,恐難逃覆滅。

首部曲〉先求穩再求勝

「危機也是最好的契機。」為此,翁朝棟在疫情一爆發,召開緊急會議,啟動應變三部曲。3月23號,疫情升溫,鎖國、封城、停工,疫災延燒全球。高雄中鋼總部大樓裡,一場跨國視訊會議,翁朝棟面對海外一級主管,開口第一句話不是如何挽救業績;而是照顧好自己與部屬,「務必把部隊安全帶回來。」

翁朝棟舉美軍海豹部隊為例,「外派主管就像獨自領軍作戰的將領,我們除了緊急調援口罩與物資,其他靠自己。」「我要他們承擔『絕對的責任』,有使命感,最重要的不是『求勝戰』,是如何把部隊安全帶回來。」

「危機時如何鼓舞士氣,讓船上的人都能自動朝同一方向,很重要!」六年前,翁朝棟在海外領軍,一度面臨生死抉擇,當時的領會成為今日的關鍵領導學。

那是2014年夏天,翁朝棟派駐越南擔任越南中鋼住金(CSVC)董事長兼總經理。誰也沒料到,竟發生了越南境內史上最大排華暴動。

「台塑、台化都被攻進去了,暴動時誰幫你?只能孤軍奮戰!」翁朝棟永遠記得當年5月13日,排華越民火燒華人廠房愈演愈烈,眼看就快燒到中鋼廠區。當時不少人勸他撤守,他卻力排眾議,「無論如何一定要守住工廠,確保所有員工安全」。

擔心暴民破門後燒殺擄掠,危及員工安全,翁朝棟第一時間下令停工,又緊急調來貨櫃,擋住大門。那一晚,工廠只剩他與二、三個台幹,整夜無法閤眼。所幸策略奏效,暴民轉往其他廠區,越南中鋼安度危機。

越南排華事件後,中鋼開始啟動風險分散,異地備援機制。包括越南、新加坡、印度等分公司資料與系統,都得備援連線回台。也因為,中鋼超前部署異地備援,這次疫情,降低衝擊。排華事件也讓中鋼催生一套特有的「主管學」。所有主管升遷前都得外派最困難的市場磨練。翁朝棟說,「丟到艱困地區還能活下來的領導者,才是真厲害。」

二部曲〉援助盟友也是自助

疫情下,雖台灣人民普遍對衝擊感受不大,然而營收仰賴出口的中小企業,早已哀鴻遍野。

對於外銷占營收約四成的中鋼來說,照理說,影響應該低於五成;但實際衝擊卻遠高於此。

過去,中鋼內銷客戶都是訂單滿手的台灣隱形冠軍,未料,疫情讓市場豬羊變色。「貨不出去,錢當然也進不來。」

早在3月,翁朝棟就嗅到危機,緊急成立客戶關懷小組,除了延長交貨、付款期限,甚至當銀行雨天收傘時,中鋼更主動協助盟友向政府反應,爭取紓困。

三部曲〉汰弱留強轉骨躍進

「這次危機,關鍵在現金流,要比氣長,還要看企業管理與危機應變能力。」翁朝棟說,企業面對危機,不能只靠減產,還要勇於「危機入市」,好比說,綠能、電動車等,都是未來趨勢,中鋼一定要搶先布局未來商機。早在十年前,中鋼就已默默啟動轉型大計。除了離岸風電,中鋼更是特斯拉馬達關鍵材料電磁鋼片的獨家供應商。「去年,連日本大金社長都驚訝問我,中鋼怎麼進入特斯拉『供應鏈』?」中鋼營業管理處長吳金龍回憶。

翁朝棟指出,關鍵在「要能創造用鋼的新產業與藍海市場,」「主動出擊,開發新材料,跟客戶一起成長。」特斯拉草創期,沒人願意合作,中鋼從初期研發一路陪跑,打進主要供應鏈。

疫情衝擊與中美新冷戰,點燃產業鏈解構重組的戰火。翁朝棟說,戰火延燒,中鋼身為最上游的原料廠,無法獨立存活,一定要發揮「桶箍」的角色,將相關產業箍緊,才能打造堅不可摧的「共同生態圈」。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經營與管理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