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摯友

文 / 洪淑娟    
2001-11-01
瀏覽數 31,650+
摯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是社會的動物。

一生之中,因著偶然或安排,不停地認識新朋友,也因著分離或不投機而不停地淘汰舊友;人往往因年齡、場所以不同的面相與不同的人交往,尤其事事講求速效的今天,人與人的交往常常不夠深入與完整,於是朋友的真誠度受到考驗。

考驗的結果有一種叫做摯友的,揮之不去,有點黏又不太黏,歷久而彌新,沒有時空身分的距離,永遠「隨侍在側」,分享喜怒哀樂,福禍與共。

沒有所謂知恩圖報,誰欠誰的情,只要是該做的,就做了,自自然然的,就像是家庭的成員。

或有衝突,或有誤會,為彼此「好」的心未嘗稍減,這是「一生的朋友」,有點愛(想到時讓人覺得安心溫馨),有點怕(直言無諱、無所遁形),又有點尊敬(剛正不阿、天搖地動就是不為所動)的朋友!——摯友知友至友非窒友(幾乎令人窒息的朋友)?

共榮華大不易

不見得每個人都有幸擁有一生的朋友。「朋」字兩個月站在一起,一般大小,平等互動,兩個月亮,相互輝映;摯友,執手的朋友,握手的兩個月亮,多美的意境!走筆至此,不禁讚嘆中國字之美與實際,正所謂相得益彰。

一個巴掌拍不響,兩個銅板才能響叮噹。如果個人心中只惦記著「我」,只受不施,有誰願意總是「拿熱臉孔貼別人的冷屁股」?即使琵琶在抱,也恐怕總彈不成調。嘆著「知音」難求,有難時怪別人袖手旁觀,太把責任歸給對方了!首先問問自己是否敞開胸懷!

「無友不如己者」「友直、友諒、友多聞」,友「可敬的朋友」,欣賞對方,展現自己,理念交流,自信、互信,守信(俗話說:「允人卡慘欠人!」,意思是答允別人比虧欠別人還慘),自然做得成長長久久的朋友。偏生當今社會「I’m the best!」,見不得別人好,惟恐別人超越自己,惟恐變成輸家,步步為營,善變多疑,利之所至,見風轉舵。

共患難或許有之,共榮華可就大大不易。於是功成名就時,殺功臣、借機收拾舊日伙伴者有之,保持距離者有之,飛黃騰達時,早忘了雪中送炭的朋友。(這世上豈可有人見過我糗狀?)身邊盡是巧言、令色之人,自命風光,極度膨脹。待下回沈潛,又是一番清寂。

慨嘆他人勢利時,先問問自己是否識人不清?心胸狹窄?

我是個幸運的人,不排斥落在下風,也不諱言見賢思齊!從幼稚園到現在,我「儲存」了幾位好友,有變成兒子的乾媽、有變成我的「債主」(二話不說,匯數百萬元至我購屋缺錢的帳戶,從不催討!)、有變成引導我入佛門的導師、有「要對我的婚姻負責的」良姐、有……。

當然不免受傷,傷痕讓我深刻暸解,人性黑暗面與光明面的共存,如同白晝與黑夜並存的必然,或許我的傷痕好得快,並且不留疤痕,我對「人」從未失望,深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稱許別人的好,做為自己的範本(藏私的人請迴避!),也不客氣提出所看到的不好(有時或許只是另類思考),提出建言(沒有雅量的請退堂),有爭執、有妥協、有氣悶、有危機,也有樂趣。相知,更深了。

摯友使人生更美麗

友誼,總在維繫與修補中滋長!一對摯友,長年相處,有時難免流於隨便。例如思想家馬克斯向甫遭妻喪的恩格斯借錢的事。馬克斯深深為家中經濟拮据而困擾,以致對好友的悲慘遲鈍,沒有感同身受地去體貼安慰,還要求恩格斯借錢給他。

恩格斯說,「所有的朋友包括初識的人在內,都對我的遭遇表示同情與友誼,溫暖超出預料,而你卻相對冷漠!」

馬克斯知道自己的失誤大大傷了恩格斯的心,馬上誠懇地檢討了自己的過失和疏忽,請求原諒。他說,「這絕不是冷酷無情,我知道噩耗時(清晨)極為震驚,就像我最親近的人逝去一樣。但到晚上給你寫信時,則處於自己的完全絕望當中。」

通情達理的恩格斯接到這封誠懇認錯的信之後,也馬上說,「我很高興,沒有在失去愛妻的同時再失去好友。」

馬克斯接到朋友寬宏大量的回信之後,又寫到,「我現在可以坦率地告訴你,儘管最近這幾個星期我受盡壓抑,但再也沒有像擔心我們友誼發生裂痕的憂慮那樣使我感到沈重。

由於生活上的瑣事極度緊張,以致於以我個人的窮困來干擾你,而不是安慰你,同這點比起來所有那些討厭的事情,對我來說,都算不了什麼……。」

於是一對好友又握手言和,和好如初。兩人危機處理得宜,除了自己的幸福,還為後世平添佳話。

孤芳自賞的人或許不需要朋友,可我總懷疑獨釣寒江雪的孤舟蓑笠翁,心中難道沒有遺憾?(翻船誰來救?)與其痴痴地舉杯邀明月,期盼對影成三人,何不在追求卓越、追求自我的同時,開放自己,接納朋友,激勵自己,照亮別人?

人生的旅途,除了朝夕相對的親人,如果還有旁觀者清的知友,天涯若比鄰,一針見血,當能使心性更完美,人格更高尚,事業更成功。

高處不勝寒,當我們不自覺地走入社會中的少數(Minority),或謂金字塔頂尖的階層,分辨「朋友」是趨炎附勢,或真心相向,變得十分重要。而緣起緣滅,若是真正變得話不投機半句多,也是好聚好散,因為曾經努力,人生只會更美麗。(本文作者為牙醫師)(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1 / 11 月號

第18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