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邱強:從失敗找解方「零錯誤」辦得到

新危機學〉國際零錯誤專家
文 / 張彥文    攝影 / 蘇義傑
2019-12-23
瀏覽數 16,650+
邱強:從失敗找解方「零錯誤」辦得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9年第17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邀請到一位非常特別的來賓,他是國際零錯誤權威—邱強博士。他只花八個月時間、25歲就拿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機械及核能工程博士學位。長年旅居美國,堪稱是世界級的國際危機處理與零錯誤大師。

邱強曾主導過無數國際重大災難調查,包括美國三哩島核能災變、太空梭挑戰者號爆炸、俄國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等。日本311福島核災後,美國政府還聘請他,帶領美國團隊去日本協助。

此外,美國贏得1991年波灣戰爭的背後還有他的協助。如今美國500大企業,從沃爾瑪到麥當勞,遇到危機難題,有八成企業會找上他。過去30多年來,邱強創造出一種特殊的行業:風險和危機管理。這次他專程回台,向各界分享他的「零錯誤」方法,希望用科學方法協助個人、企業,甚至國家避免人為錯誤。以下是精采的演講摘要:

我今天要談的是一個顛覆性的想法,跟各位現在對錯誤的認知、對成功和失敗的定義都不同。

什麼是錯誤?錯誤有二種,第一是「該做未做」,第二是「要做做錯」。什麼是「該做未做」?包括很多機會管理或創新,很多該做的事情我們沒做。至於「要做做錯」,是指很多事情雖然我們知道該做,但卻做錯了。

有些錯誤影響不大,只能稱為「不當行為」;但有些錯誤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是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這些錯誤都是可以避免的。

很多人覺得學歷史可以改進人為錯誤,但3000年來,人類犯的錯誤反而持續上升。比如說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一種決策錯誤,造成1500萬人死亡。但我們沒有學到教訓,第二次世界大戰死傷的人更多。我們天天學歷史,希望不要重蹈覆轍,錯誤卻愈來愈多。

新創失敗比率75%,轉型錯誤高達六成 

根據我們的研究,一個新創公司的失敗率是75%,一個公司轉型的錯誤率是60%,比率都很高,因為歷史一再重演。

其實1637年笛卡兒的方法論,就已經點出這件事,笛卡兒是科學之父,也是幾何之父,他的方法論就在講如何以科學方法來解決問題,

所以我和四位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在1987年共同成立第一家專門研究人為錯誤的公司:國際績效改進公司PII(Performance Improvement International)。也就是現在「零錯誤」公司(Error-Free)的前身,目的就是用笛卡兒的方法論,用科學方法把人類的錯誤歸零。

我們花了30多年時間,研究人類3000年的歷史,總共蒐集8萬多筆數據,發現每個錯誤都有不同型式和來源,必須從型式和來源下手處理,針對性地防範。

我們把錯誤分為四種:包括知識型錯誤、規則型錯誤、技術型錯誤和設備失效。四種類型的錯誤來源完全不同,犯錯機率不同,解決與預防方法也完全不同。

歸納14個科技點,重新定義人為標準

我們花了33年時間,歸納出14個避免錯誤的「科技點」,從怎麼設計程序、審查。最重要的是須重新定義人的行為標準,就可以從源頭避免錯誤造成的危害。

投入「零錯誤」研究30多年來,有幾項心得:第一是成功不能複製,因為時空和背景截然不同,但可從錯誤裡找成功的方法,因為成功就是零錯誤的表現,失敗就是錯誤的累積。

第二,一定要用科學方法分類,才能了解錯誤的意涵,了解錯誤才能了解歷史,了解歷史才能改寫歷史,不然歷史就一再重演。

最重要的是,犯錯與否是未來成敗最重要分野:我們犯錯時就像爬梯子一樣,你就爬不上去了;把事情做對了,人生才會成功。組織也是一樣,當你知道怎麼減少組織錯誤,從減少誘惑、設計人性化的標準作業流程開始,組織就能成功了。更重要的當然是企業的領導決策,知道該做什麼,知道挑戰假設,怎麼找到「該做未做」的事,領導就成功了。

33年的研究是一個顛覆性想法,把錯誤從模糊觀念,由科學化、群體化和全面化,找出一條路來。若能運用這樣的科學方法,可幫助很多個人或企業成功。

未來,零錯誤公司會淘汰多錯誤的公司;零錯誤組織會淘汰多錯誤的組織;零錯誤的人會淘汰多錯誤的人。零錯誤的境界,將在可預期的未來實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企業經營與管理新創企業美國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