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消弭不平等,「看不見 」是最大阻礙

蓋茲暨梅琳達基金會《守門人報告》 一年花50億美元做慈善的體悟
文 / 李國盛    
2019-10-04
瀏覽數 34,400+
比爾蓋茲:消弭不平等,「看不見 」是最大阻礙
圖/達志影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薩赫爾(Sahel)是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蘇丹草原地區間的一條總長超過5400公里、最寬達1000公里的地帶,橫跨塞內加爾等至少14個國家。

這裡是比爾暨梅琳達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9月17日發布的年度《守門人報告》(The Goalkeeper Report)中,全球新生兒致死率最高的地區。

蓋茲基金會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私人基金會,過去這一年就投入超過50億美元,推動全球性的教育、科學、氣候和消弭不平等等工作。

今年《守門人報告》也檢視全球實踐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成就。年報發表後,蓋茲陸續接受《彭博電視》等媒體專訪。

富童死亡率僅貧童1/50

蓋茲表示,他為何如此熱衷投入消弭全球不平等?因為美國及其他富裕國家,把許多東西視為理所當然,比方說吃得豐盛、兒童的存活率、營養攝取,受教權和生命權。但這些東西其實不是世界上所有人都享有的。

他表示,全球每年有超過500萬名孩童死亡。人類從過往每年1000萬兒童死亡到現在取得一些進步,但仍有許多所有人類應該一體享有的事物無法普及。

例如,如果一個人出生在芬蘭,他在孩童時期死亡的機率,只有出生在薩赫爾或是撒哈拉一帶非洲國家兒童的1/50。這個50:1的差距不該發生,特別是今日的世界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富裕階段,基本的醫藥並不難取得、也不特別昂貴,這些醫藥應該為所有的兒童獲得。

在很多國家,女孩仍未得到跟男性同等的教育和各種機會。因此,如果我們有正確的作為,的確可以提升所有人的生活。

比爾蓋茲認為,人們應該有能力縮小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的差距。但在邁向這目標的過程中,最大的阻礙是看不見。

他指出,如果人們的孩子死亡或營養不良的悲劇是發生在你家附近,你就會立刻組織人們站出來,解決這些問題。但當它發生在其他國家,我們就無感。

因此,困難點在於人們沒有機會去拜訪這些國家,親眼去看看被剝奪的狀況。所以蓋茲基金會一直很努力把故事傳達給所有人,希望從道德的角度去提醒人們,讓人們了解到在惡疾蔓延前就阻止,讓所有人受益。

其實幫助這些國家有助於世界的發展。儘管目前全球出現保護主義,但人們整體而言比十年前要富裕的多,全球不平等狀況也在改善中。

目前的顧慮是政治問題,人們願不願意去看看這些在國界以外的男男女女的處境?然後幫助他們達到自給自足?

蓋茲表示,美國政府最積極去援助低度開發國家的時候是布希政府的時候,當年他看到愛滋病蔓延的危機,主張介入解決這些問題,救了上千萬人的性命。 後來行政機關曾經想要刪減相關預算,但國會說,「不,我們要繼續。」

美國國內政治紛擾,讓許多人看不到有人需要美國的協助,訊息不夠普及,也因此蓋茲期待,發揮創意,讓訊息得以流通。

他指出, 過去一些亞洲國家獲得許多外援,如今這些國家的經濟都能自給自足,非洲或許需要再20到30年,但沒有關係,「因為我們現在可以把援外經費聚焦在這些國家。」

此外,人類還有科學的優勢,可以發明對抗疾病的疫苗,對於消滅疾病非常有效。蓋茲基金會已投注幾百億美元經費,以十年為標準,研究愛滋病、肺結核、瘧疾等疫苗,應該會有進展。

捐錢要跟賺錢一樣專注

在接受專訪時,蓋茲也針對慈善行動,發表看法。他與巴菲特於2010年發起成立「捐贈承諾」(The Giving Pledge)的組織,呼籲富豪在生前把大部分財富捐贈出去做慈善,目前全球有200多位富豪響應。他們有固定會議,以長期的方式捐贈科學、教育等許多領域。例如索羅斯協助東歐的公民社會進展,很有成就,但有些成就很難量化,還有許多人投入不同領域、不同地域的慈善,他無法一一點名,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漏了一些名字。

當中至少有30個慈善家,讓他學到很多,這也是為何他總是非常期待該組織聚會。他建議這些捐助者應非常關注他們的捐助,像當初創造財富時一樣專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社會關懷全球焦點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