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號

把脈社會

書本教的不是唯一答案

文 / 洪 蘭      2019-10-03

書本教的不是唯一答案


在報上看到一位讀者說她在念國中時,學校對面是第一志願的高中,她的導師每天中午吃完便當,便帶全班到校門口,排好隊,對著該高中大喊「我的學校!我的學校!」我看了好生驚訝,這實在太誇張了,難怪我們的升學主義打死不退。

管理學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在牛津大學念的是最冷門的古典希臘和拉丁文學,畢業後卻到當時最大的殼牌石油公司做事,現在是有名的管理學大師。他說學什麼沒有關係,如何運用學到的知識才是關係。

研究發現,除了法學院、工學院和醫學院,其他零售、銀行、保險、投資等行業所用的人都不是看專業而是看人品。大學所教的東西在職場沒有幾個月便用完了,公司需要的不是技術而是誠信、對市場的敏銳度和敬業的態度。它才是升遷的關鍵。

現在科技進步得非常快,人類生活在一個世代之內,便改變了(蘋果手機是2007年1月9日初次上市,在短短12年間,它已全然革命了我們的生活)。昨天行得通的方式,今天不一定幫得了你,甚至會成為前進的阻礙。

韓第說他的記憶力不好,這對念古典文學不利,但他的老師說,如果你的答案更好,書本上的答案一點也不重要,鼓勵他不去死背而去思考。他說記憶力不好反而能啟發創造力(還記得中學時,背八國聯軍俄德法美日奧義英的「餓的話每日熬一鷹」?)他到現在早把以前念的拉丁文和希臘文忘得一乾二淨,也不記得希臘、羅馬歷史哲學的細節,但是他從讀這些中,學會獨立思考,學會以清晰的邏輯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這使他拿到令人羨慕的殼牌石油公司工作。

他去面試時,主試者告訴他,頭腦清楚、訓練有素最重要,內容無關緊要。後來他的兒子做了舞台演員,在廣告上要寫自己的簡歷時,並沒有把他是劍橋大學畢業的履歷寫出來,他便問兒子這麼好的學歷怎麼不寫出來?兒子回答:「爸爸,在這裡最重要的是你能做什麼,而不是你在哪裡學的」。

讓孩子獨立思考,終能開啟人生智慧

Bravo!教育的成果要等以後才能嘗到,現在念哪個學校、考多少分有什麼重要呢?

學校的教育是社會化的手段,讓知識有系統的傳遞給下一個世代(我們的社會化是跟同儕完成的,不是跟父母完成的),所以教育是使年輕人熟悉長者的行事,使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幾乎所有的國家都看重教育,它是觀念不是細節。

看到老師家長每天鞭策孩子讀書為的就是要進入那間「我的學校」,真是非常感慨,功課好不重要,懂得從所接受的教育中,把自己的生命發揮到極致才是重要。

父母和老師不要對教育自己孩子有所疑惑,或看到別人去補習,自己不去而有所把握不住。韓第說得好,人生智慧的到來是需要時間的。

關鍵字: 12年國教高等教育技職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洪 蘭

洪 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專欄介紹

洪 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