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號

台青闖世界1〉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台灣冠軍、2018全球百大女DJ

洗碗搓盤刮出頂尖實力 趙心蕾:要厚臉皮推銷自己

文 / 蕭歆諺   攝影 / 蘇義傑   2019-08-30

洗碗搓盤刮出頂尖實力 趙心蕾:要厚臉皮推銷自己

趙心蕾分享,許多外國DJ聽到來自台灣的音樂都很欣賞,年輕人其實可以對自己更有自信。



站在廚房水槽前,眼前盛披薩的圓盤堆疊如小山,油水泡沫淋漓。黏在盤上頑強的起司,總是用力搓洗後,還是若有似無,擦之不去,令人苦惱。

揣摩未來,多數人選擇在時間的長流裡閉氣游泳,苦行宛如是通往成功的唯一姿態。但趙心蕾想的不太一樣,洗碗盤縱然苦悶,轉念一想,手中圓盤如她深愛的黑膠,搓洗如DJ刮碟。

想像著每次刮,都能賺進一點買設備的基金;每次刷,都離夢想更近一步。就這樣,趙心蕾一面刮碗盤,也刮出了全台最強、聞名世界的女DJ。

饒舌歌手同學引路 夢想在心中萌芽

1990年生的趙心蕾,大家叫她DJ RayRay。自稱來自外星球的她,打扮十分前衛,紫長髮與鼻環是她走跳時的正字標記。

當DJ工作時,她頭戴耳機,放歌時會隨著節奏自然搖擺,入神處,還會念著歌詞跳舞和觀眾互動。

攤開她的經歷,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台灣冠軍、被亞洲最大DJ經紀公司Supermodified Agency簽下、發行首張個人EP、被選為全球百大女DJ……,不斷寫下令人驚豔的紀錄。

怎麼走到這一步?故事,要從她童年說起。

趙心蕾和多數台灣小孩一樣,小時候學古典音樂,彈鋼琴和拉大提琴。後來就讀升學為主的私立高中,儘管課業繁忙,嘻哈音樂和DJ仍如天命般主動叩門。

引路人,是她的同班同學、外號BR的饒舌歌手曾柏儒。曾柏儒從國中接觸饒舌音樂,一直希望把自己的「心頭好」介紹給同學。知道趙心蕾曾在美國待過一陣子,主動推薦她聽饒舌樂。

喜歡聽低沉聲音的趙心蕾,真的從此迷上節奏感強烈的嘻哈樂,常聽Jay-Z和50 Cent這些饒舌歌手的作品。不只聽,趙心蕾還努力「傳福音」,把喜歡的音樂燒成CD分享給家人。由於喜歡分享音樂給別人,當DJ的念頭開始在她的心中萌芽。

大學推甄上台大人類學系後,為了買約6萬多元的DJ器材,她趁課餘時間到披薩店打工洗碗盤。洗碗過程很無趣,她試著想像手中的圓盤就像黑膠唱片,苦中作樂賺圓夢基金。

買了設備,拜師學藝後,趙心蕾順利踏上DJ之路。大二進知名夜店LUXY放歌,成為她人生的轉捩點。

DJ比賽與外國經驗 讓自我蛻變

「我把她放在最後一班,她的任務是要把人留在店裡不走掉,」面試她的長官,公關暨行銷團隊TheLoop的音樂總監Daryl回憶,當時聽到好友推薦趙心蕾時,還半信半疑這內向且身形小隻的女孩有什麼能耐。

實際上陣後出乎他意料,趙心蕾不但對嘻哈樂有一定認識,而且表現不錯。從此,一週固定三天在LUXY放最後一班的歌。

但Daryl認為,真正讓她蛻變的,是她2013年參加了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

以前趙心蕾放音樂,只會視現場情況專注放歌,不太敢看觀眾。到國外參加比賽後,她眼界大開,成長許多,開始敢跟觀眾做肢體互動,「有點像變了一個人,」Daryl說。

趙心蕾自己也覺得,到國外參賽,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

「我從來沒有代表過台灣出去參加任何比賽,對我來說是很緊張的時刻,」贏得台灣區冠軍後,趙心蕾與各國冠軍DJ交流一週,她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新知識與新音樂,甚至見到了自己的偶像,「我緊張到一天喝七罐Red Bull!」她笑說。

那次經驗讓她發現,原來日本的演歌、牙買加的雷鬼音樂都能被DJ融入流行音樂裡。眼界大開後,她也接到愈來愈多國外的演出機會。

但做為亞洲人、又是女DJ,難道不會有被歧視或打壓的時刻嗎?趙心蕾觀察,DJ這行很看重實力,只要有好的想法跟作品,被貼上身的標籤並不重要。

反過來說,歐美人其實非常著迷於東方文化。

「別人用『瘋狂』來形容我的音樂,但RayRay(趙心蕾)是完全不同層次的瘋狂,快節奏且充滿能量,」談到RayRay的音樂,來自同公司的英國DJ Curbi這麼形容。

外國人雖然聽不懂她音樂中所融入的中文歌詞,仍能跟著歌曲的氛圍與節奏自然搖擺。

趙心蕾解釋,她會跳出框架思考,把中文歌的人聲當作一種樂器。「我曾經取樣過高凌風的《大眼睛》,扭曲『我可以不知道』這句歌詞的音樂,你聽的時候會聽不出來,」她邊哼旋律邊解釋。

持續攻占世界舞台 讓台灣被看見

想成為聞名世界的DJ,跳脫框架還不夠。認真、有勇氣跟自信,都是祕密武器。

她分享,自己幾乎沒有什麼時間跟朋友吃飯、逛街或看電影,要跟朋友聚會幾乎都直接約在夜店。

問及有沒有想放棄的時刻,趙心蕾連說了三次「從來沒有」。她自嘲自己有點變態,沒辦法接受自己閒下來,給她愈多挑戰愈好,「我睡覺睡到一半,會忽然坐起來發簡訊給我經紀人。」

為了精進自己的作品,她花大量時間聽音樂,不斷認識新的人,找機會與不同人合作,不用單一類型的音樂限制自己的想像。

「很多DJ放歌聽久了,你會猜到他下一首要放什麼,但蕾蕾不會,」Daryl分析,趙心蕾不斷求新求變,很多一開始冷門的新歌,都是她放了之後逐漸在夜店走紅,如在YouTube上累積3300萬次的夜店神曲《Losing It》就是一例。

觀察趙心蕾,曾柏儒認為她可貴的地方是,除了很拚命,又很具感染力。當時他們一起復興台灣大學嘻哈研究社,社員能從個位數,一路多到吸引外校同學加入,「趙心蕾的行政和公關能力功不可沒。」

敢於衝撞,來自踏出舒適圈的勇氣。趙心蕾提醒想追夢的年輕人,除了要強迫自己學新東西,還要抓住機會,厚臉皮地推銷自己。

「比如你今天遇到一個國際級的知名DJ,不要抱著反正我寄給你,你也不會聽的心態,」她強調,對方不回應就算了,自己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把作品寄出去就是個機會。

趙心蕾期待未來還能到更大的舞台,如到明日世界電子音樂節(tomorrowland)的主舞台演出,幫台灣人帶來更多能見度。帶著自己的音樂,趙心蕾將持續攻占世界各大舞台。

關鍵字: 人物專訪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