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這件事

對青少年的容忍度

文 / 汪培珽      2019-07-31
對青少年的容忍度


之前我和姊姊已經達成共識,10月考美國SAT考試前,她不能出去玩。結果開學後第一週,她說朋友生日不得不去,第二週說自己生日不得不辦,第三週說好友生日一定要去。而且自己的生日還要辦兩次,一次跟男友單獨過,一次跟同學過。

結果又是我心軟(直覺告訴我,有些事需要心軟一點)。我知道她愛朋友、愛熱鬧,於是我說你這星期用功一點,去吧。「晚上12點前要到家。」我先將規定說在前頭。

對孩子交朋友、愛玩樂,我一直保持樂觀其成的態度。人生啊,每個階段的快樂,都不應該錯過。今天不是面臨眼前的大考,這些事我通常不干涉的。她今天竟然開口問:「慶生完後,W的媽媽會來接我們,我可不可以到她家過夜,第二天早上10點一定回到家。」

我說不行。她說為什麼。我說這個慶生已經是多出來的了。她說為什麼。我說你要去她家就是通宵聊天不睡覺,第二天回家沒力氣,一天又報銷了。她說反正我回家也是通宵不睡覺,有什麼差別。我說你為什麼非得這時候聊天,不能等10月考完之後嗎。她說開學一個月了都沒機會跟W聊天。我說你們還不是聊八卦、男友,一定要現在聊嗎?她說,不然我第二天早上8點就回到家……。

最後我沮喪地說:「不然我現在打電話問爸爸?」她說:「為什麼要問爸爸?」先生的教育觀念傾向傳統。姊姊很清楚,今天不是遇到我,她的青少年歲月不可能這樣多采多姿。我沮喪地走進房間,電話都開始撥了,但最後又放下。何必呢?孩子明明就是我在照顧,拉爸爸進來當擋箭牌,孩子也不會服氣的。

耐心磨出共識 親子攜手學習成長

20分鐘後,我對她還是說了「不」。她霎時臉色大變,又開始據理力爭,但我都一一擋回。她還是不放棄,最後我拿了這輩子一次也沒用過的說法:「這件事到此為止,你不用再說了。」結果,她放棄了嗎?天啊,沒有,她說:「不然請W來我們家住?」

我馬上說:「好!」我的好說得心甘情願。但是等我說好之後,她竟然還是理直氣壯地繼續挑戰說:「為什麼她來我們家就可以?」我說:「因為第二天睡醒你不用千里迢迢地再坐車回家。」她說:「回家只要40分鐘,有什麼差別?」我說:「為什麼你一定要去她家?她來我們家為什麼不行?」她說:「我們聊天不喜歡有大人在。」我說:「你在你的房間,你回家時我根本已經睡著了,有差別嗎?」

她氣沖沖地走回房間。30分鐘後她走出來,說話的語氣,好像我們剛剛沒吵過架似的。原來,W說好。朋友的部分搞定後,我也不需要對父母生氣了。

嗯,我的耐心多,喜歡這樣養孩子,不犯法吧!。

關鍵字: 評論生活親子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汪培珽
汪培珽

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MBA碩士,現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她在投入職場九年後,決定放棄工作前途,回家帶孩子。帶孩子六年後,誤打誤撞地又開啟了她的寫作生涯。
承蒙讀者照顧,還好每個書小孩都很爭氣,目前有數本親子教養作品:《聽話,不要一直看手機》《偷偷愛著你》《別在半夜喊媽媽》《不可以交男朋友的100個理由》《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管教啊,管教》《孩子知道你愛他嗎》…等。

專欄介紹
汪培珽
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MBA碩士,現為親子教育專欄作家。她在投入職場九年後,決定放棄工作前途,回家帶孩子。帶孩子六年後,誤打誤撞地又開啟了她的寫作生涯。
承蒙讀者照顧,還好每個書小孩都很爭氣,目前有數本親子教養作品:《聽話,不要一直看手機》《偷偷愛著你》《別在半夜喊媽媽》《不可以交男朋友的100個理由》《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管教啊,管教》《孩子知道你愛他嗎》…等。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