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領養了一隻貓咪

文 / 洪淑娟    
2001-01-01
瀏覽數 11,400+
我領養了一隻貓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領養了一隻貓咪,原名叫扁貓。據朋友(編按:台灣康柏電腦董事長何薇玲)說是她在阿扁總統就職那天撿到的,故名之。

現在阿扁聲望大跌,改叫咪咪。女兒喜歡Snoopy,於是我們叫牠Snoomy。老公說貓來他就走,也於是牠就成了診所貓。小姐們見了牠嚇得躲到椅子上去,所以牠變成不折不扣我的貓。

所謂我的貓,就是吃喝拉撒屎管教都歸我,幸好牠已經有良好「教養」,很會用貓廁所——牠的專用廁所(大塑膠盒或紙盒)中鋪著細砂狀的所謂「貓砂」。每次大小便完,牠就仔細地用手抓砂,把排泄物小心覆蓋完全,而牠胃口也不錯,只吃罐頭。據說現代貓不抓老鼠,是養來疼的。所以如果給牠吃魚頭,當然有可能被刺到喉嚨。

原本我最不愛咖啡貓的,那日朋友送牠來與我「相親」時 ,也不知為什麼一眼就喜歡。可能是憐牠無家可歸,也可能是被牠那金黃色無邪的眼睛所吸引,就這樣留了牠下來,冒著老公離家出走的危險,好像有點兒頭殼壞去。

Snoomy現在已經是一隻沒有性別的貓,原來可能是隻小公貓。頂著一身老虎皮,大大的頭,像聰明又像憨憨的。昂首闊步的時候,豎起長長的尾巴還滿神氣的。剛來時嗚嗚地哭,送牠去獸醫那兒剪指甲洗澡時,哭得不成貓樣,一副飽受驚嚇的樣子,害得我還趕忙問獸醫牠會不會有psychological trauma(心靈創傷),惹得那年輕的獸醫師哭笑不得。現在可是很大牌地睡在鍵盤上,我得小心撥開牠的毛皮,扶開牠的手,找到要的字母,輕輕打字,不要吵到牠老兄睡覺。說時遲那時快,果然吵到牠,一翻身窩到Monitor(螢幕)後面去,頭手腳相抱,繼續牠的春秋大夢。更囂張的是,牠很快就霸占我的沙發床,自行享用不說,如果我已經先行占用,牠老兄就老實不客氣地跳到我肚子上,與我共享考究的Lace被。

小時候,大舅養一屋頂的鴿子,小舅養一廚房的貓和天竺鼠。加上前院的雞、鴨、火雞,後院的豬,像生活在動物園中。最多時家中有十五隻貓、一、二十隻天竺鼠,滿屋子跑,走路時得小心木屐不要踩到牠們,否則人畜具傷。鴿子滿天飛,我搆不著,鴿糞很討厭;鴨子愛啄我的綠鞋子,火雞愛追我的紅衣服,天竺鼠怕人,都做不成朋友,只有貓兒跟前跟後,咪喵咪喵地陪我睡覺玩耍做功課。活生生的玩伴(具),可比現在的機器人、毛絨娃娃,好玩多多。經常是,一邊寫字,桌上睡著一個大花貓,懷裡抱著一個烏雲蓋雪,腳下還有幾個小小貓咪嗚咪嗚。功課還篇篇甲上,貓兒給的靈感吧!但是常常三加二等於六,可能是被牠們吵的。

貓兒跟我一樣怕水,下雨天,躲在屋裡,隔著花格子木窗看著大粒大粒的雨水激起一圈圈的漣漪,一不小心被水濺到,就如遭電擊,猛甩手。我有時故意潑水,牠總是很狠地瞄我一眼,而後逃之夭夭。

大晴天,當我不被許可出去玩的時候,我把牠跟自己關在一起,也隔著花格子木窗看鄰家的小孩玩得汗流浹背,好不開心,牠會不停地抓拍門窗,好像替我吵著要出去。我總是無奈地拍拍牠說,「誰叫我是獨生女!」

冬天裡,最愛抱著貓睡,暖暖地軟軟地,牠幫我溫被窩哩!貓兒很愛乾淨,總是在擦臉舔腳,有時舔到我臉上來,沒什麼過敏寄生蟲,就是呼嚕嚕的呼吸聲有點煩人,以前我不懂為什麼我的呼吸像貓咪,媽媽就要抱我直奔醫生那兒,後來才知道那叫氣管炎。奇怪咧!為什麼牠可以呼嚕嚕,我就不行?

貓兒們一直陪我到念完中學。

台大野貓野狗多,張牙舞爪,好生可怕。嫁了一個嫌貓狗的丈夫,任憑老婆女兒怎麼求都不鬆口,落得今天偷養在診所,再續人貓緣。但盼一切平安,我的眼睛癢癢,好像有些兒過敏哩!(本文作者為牙醫師)(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