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5萬逃跑移工淪治安死角 黑心仲介剝削手法現形

數不盡的辛酸〉他們賺不到錢、選擇鋌而走險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
2019-06-03
瀏覽數 17,150+
5萬逃跑移工淪治安死角 黑心仲介剝削手法現形
漁工們生活空間狹窄,幾乎無法轉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引進移工近30年,目前仍有5萬名逃跑,如何杜絕仲介亂象,擺脫人口販運惡名,已是台灣社會刻不容緩、急需解決的問題。

今年以來,有一則移民署的廣告強力放送。全片有來自泰、印、越、菲五位外勞訴諸以情,呼喚逃跑同鄉投案。一位泰國女移工哽咽地說:不要再躲藏了,如果工作不好,就回家吧,不要逃跑了。影片的最後,還打出四國語言字幕:回家吧!

自從台灣引進外籍移工至今30年,逾期不回家的逃跑移工們,從1990年累計至今高達28萬餘人,經多年查緝後,目前仍有5萬名。

5萬逃跑移工淪治安死角 黑心仲介剝削手法現形

龐大黑工成為治安死角,更讓移民署如芒刺在背,今年起祭出優惠措施,給予6月底前主動到案者,可以免收容、只需繳最低罰鍰2000元台幣,逃跑未滿3年取消禁止入境的處罰,至於逃跑3年以上者,處罰則減半,誘使逃跑移工自動投案。

結果,截至4月底,到案失聯移工達到4600人,總人數終於跌破5萬大關。

但為何會出現這麼多逃跑外勞?長期關注外勞議題的桃園市八德聖母升天堂的越裔澳籍神父阮文雄直指,「仲介」是關鍵所在,「只要高額仲介費問題不解決,逃跑移工永遠不會消失,」他說。

其實,仲介費問題存在已久,只是經非政府組織多年努力後,亂象仍無顯著改善,才令人吃驚。

超收仲介費用、流程不透明

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台灣移工聯盟(MENT),今年3月召開研討會,邀請泰、印、越、菲四國移工,講述從母國到台灣的「被仲介」經驗,以及在台轉換雇主所遭遇的「買工費」問題。不少現場觀眾聽得頭皮發麻,直搖頭說,「都20幾年了,沒想到人力仲介市場還是這麼暗黑!」

雖然各國對仲介的規定各異,流程卻相去不遠,共通點均是,不肖仲介違法超收費用、聘雇流程不透明,讓移工深受其害。

研討會上,泰國移工辛那錯說,泰國一般仲介費約5萬至7萬台幣,有些甚至高達9萬元;印尼移工Purwanto則指出,不少印尼仲介會私下收取額外現金,並將政府規定的仲介費以「銀行貸款」包裝起來,要移工來台後每月償還,但需加計利息。總計一名印尼移工來台需付12萬至14萬台幣的仲介費,還不包含護照、體檢、保險以及給「牛頭」(東南亞國家外勞掮客的別稱)的費用。

至於菲律賓移工Pem則在論壇上分享,他的菲律賓朋友被要求付12萬披索的仲介費,但移工因錢不夠,在當地先貸款8萬「披索」(約4萬7428元台幣),但不可思議的是,到了台灣借貸變成8萬「台幣」。

這些移工還不約而同提到,在母國的仲介過程中,幾乎不給來台工作的相關資訊,許多移工「錄取了才知道工作內容,根本不能選工作」。泰國移工辛那錯無奈地說,起飛前才知道要去哪家工廠上班,職缺全被仲介把持。

向台灣仲介借錢 利率高達33%

四國當中,仲介費最驚人的是越南,這也是越南逃跑移工居高不下的原因,曾超過總人數一半,目前仍有2萬3000人失聯。

越南政府雖明訂仲介費為1500美元(約4萬5000多元台幣),實際卻是高達5至6000美元(15萬至18萬多台幣)。論壇上,越南移工阿高就直言,「仲介公司是非常有規模的剝削團體」,還巧立名目收取其他費用。

阮文雄神父說,他經常出國,在機場會看到聚在一塊的越南移工,人手一個黃袋子,就是要交給仲介的現金袋,如果沒有帶,別想找到工作。

隨著越南移工愈來愈多,找阮神父幫忙的手機也響個不停。3月底,有剛到台中工作的越南移工,想轉換工作不成而求救。當時他不敢拿行李、穿著夾腳拖就往教堂跑,棘手的是他跟台灣仲介借了2000元美元(6萬1000元台幣),仲介給了10組條碼,每月要去超商付8160元台幣,10個月交2萬多的利息,相當33.7%的利率,但正常銀行貸款僅2至3%。「我還向越南親友借4000美元,根本不敢讓爸媽知道我沒工作了,怎麼辦才好?」他露出驚慌與無助的眼神。

在台中開越南小吃店的新住民陳美蘭(化名)說,「這種故事我聽太多了」。到店裡吃飯的移工,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血淚史。每月基本薪資扣除高額貸款利息、仲介服務費、保險費、生活費,已所剩無幾。三年工作期限,僅剩1年半可以存錢。一旦雇主苛扣或無法加班,移工就會想逃跑,想辦法賺錢還仲介費。

2001年11月,台灣為解決仲介亂象,公布仲介業收取「服務費」的標準,第一年移工月付1800元,第二年為1700元,第三年降至1500元,總共三年服務費6萬元。但至今仍無法有效規範業者,仲介亂象依然無解。

2016年11月,政府取消三年期滿應出國一日的規定,移工不用返國就能轉換雇主,繼續在台灣工作,這對外籍勞工是美意,但仲介卻趁機變相收取2萬至9萬台幣的「買工費」。

在移工座談會上,印尼移工Haji講述親身經歷,他因前任雇主違法才可以轉換老闆,卻被仲介索取7萬5000元的買工費,做不到半年,突然被告知要被解雇。他想問:「為什麼我要付錢才能找到工作,還沒有保障?」

5萬逃跑移工淪治安死角 黑心仲介剝削手法現形

逃跑賺更多 採茶黑工供不應求

菲律賓移工Sali感嘆說,來台灣工作,家裡可能要賣兩頭牛或出售土地,才能湊到仲介費,沒想到卻陷入賺錢償還仲介費的深淵中。

為何政府鬆綁法規,卻出現變相買工費?主因是資訊不對等、仲介壟斷職缺,導致移工無法順利找到新工作。

一位知情人士指出,政府只做半套,就業服務中心的職缺,幾乎全掌握在仲介手裡。加上政府規定,移工須在兩個月內找到新雇主,否則會被遣返,時間壓力大,多數移工只好花錢消災。

在陳美蘭的新住民LINE群組裡,經常有人轉發逃跑移工被抓而意外受傷、甚至致死的消息。她哽咽地說,看了很心酸,只能靠社群小額捐款幫助同鄉度過難關,「移工會鋌而走險逃跑,都是仲介費惹的禍,」她感同身受。

荒謬的是,因台灣很缺工,逃跑移工竟大受市場歡迎。一位仲介業者說,只要到山上或建築工地,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專門幹些沒人想做的苦差事。例如採茶旺季一到,小貨車就會載著黑工往山上送,成為農業不可獲缺的勞動力。

一位南部茶農說,茶葉要在最佳時間採收,否則會影響烘焙效果,大家常搶黑工們搶到大動肝火,說好一天2000元,有人臨時追加500元,整批人就跟著跳車,「眼看沒人採茶,整個茶園恐化為烏有,村子裡甚至有夫妻因此離異、父子吵翻天,」茶農不勝唏噓訴說缺工困境。

由於雇主與黑工各取所需,老闆會幫忙掩護不法身分,新住民也會私下轉介工作,都讓查緝成效大打折扣。

學術界與非政府組織咸認,政府將移工業務丟給私人仲介做,迴避應負的責任,才會導致亂象叢生。即便2008年,開放企業直接聘雇移工,卻因流程繁瑣,成效不彰,大多數雇主仍透過仲介引進。

5萬逃跑移工淪治安死角 黑心仲介剝削手法現形

仲介亂象畸形 連外商都吃驚

就有美國企業不解地問阮文雄神父,業主聘用移工,理應自己付費請仲介引進,台灣卻相反,不僅移工要付高額仲介費,連仲介都要給企業錢。

「現在仲介比以前難賺了,只好設法再從餐食費、福利社等處找獲利,」一位業者說,競爭太激烈,仲介會給企業每個移工約1萬5000元至3萬元不等的費用,有的企業會拿來修繕宿舍或舉辦活動,有的就納入私人口袋。

探究原因在於台灣將移工視為補充性人力,有產業類別與配額的限制,讓握有員額的廠商成為仲介討好的對象。資方幾乎什麼都不用做,仲介卻要承包引進與管理的工作,形成畸形的亂象。

阮文雄持平地說,移工輸出國與輸入國的仲介制度都有問題,尤其東南亞盛行收「咖啡錢」,不易根絕。「不過,台灣勞動部責無旁貸,不能只引進移工,卻不監督也不管理,讓問題持續惡化,」他忍不住抱怨。

多年來,台灣到底要不要廢除仲介制度,有兩派觀點論戰,但不管支持或反對方,都一致認為必須加以修改。有人建議參考韓國「政府對政府」的直聘方式,不要讓私人仲介主導市場。

台灣引進移工都30年了,到底能不能杜絕仲介亂象,擺脫人口販運惡名,仍有待相關部門共同來解決。

>>移工、新住民專題系列報導:不要叫我瑪麗亞,請叫我的名字

本文出自 2019 / 06 月號

會員經濟4.0 養出你的超級粉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社會關懷職場生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