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教育中學習尊重生命

文 / 洪蘭    
2000-06-01
瀏覽數 12,900+
從教育中學習尊重生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報上看到一位退休的司法官說,司法工作是良心事業,對當事人來說,案件沒有大小之分,因為每一個案子都可以影響一個人的一生,雖然三十分鐘和兩個小時都是斷一個案,但是假如法官馬虎斷案,三十分鐘就可能毀了一個人的一輩子。

我看了非常有感觸,因為前幾天才發生一個人被誣告說他撞死了人逃走,官司纏訟達十年之久,最後揪出真兇,竟然是指控他的證人之父親。在處理這個案件的過程,檢察官不比對照片,不主動偵查,完全無視於被告與相片不符、被告名字與被通緝者名字有一字之差,竟草率提出告訴。

目前這個案子雖然無罪開釋,還了他清白,但是,人生有幾個十年?這個案子充分表現出對當事人的不尊重,以及對他的家庭造成傷害。令我深深感到我們的法學教育沒有談到對人的尊重。生命的價值不是在於它是高等動物或低等動物,也與位高權重或卑賤低下無關,只要是一個生命、一個人,就有被尊重的權利。

法學和醫學是兩個直接牽涉到人生命的學科,我有幸經歷過這兩個領域(法學院畢、醫學院教書),特別感到生命教育在台灣的不足。醫師常不耐煩的跟病人說,「跟你講,你也不懂,你回去照著吃藥就是了」,他不瞭解一個人即使無知,也需要被尊重。

我們的教育沒有讓孩子瞭解職業無貴賤,只要憑自己勞力賺來的都是光明正大的錢,所以我們的孩子不尊重菲傭、泰勞,常常趾高氣昂地指使傭人,嘴裡說的是「替我拿來」而不是「請你幫我拿來」。

我曾參加過一個樹蛙研究的學位口試,學生懶得花時間去觀察出生在竹筒中的蝌蚪,是如何維持生命的,竟採取把母蛙抓起來看竹筒樹洞中的蝌蚪,會不會餓死的方法,來決定母蛙是否有回去產下無受精的卵來餵食小蝌蚪。雖然他得到了實驗結果,我卻為這種做法感到震驚,把小小蝌蚪活活餓死,就只因為學生只想到自己的方便,完全不考慮蝌蚪也是生命,跟你、我一樣在這個世界有生存的權利。

生命教育不是喊口號、背教條,必須要從經驗中去體會。今年母親節的報紙上,有兩則棄嬰的新聞,一個剛出生的女嬰被拋棄在魚塭旁的草叢裡,被一名外勞撿起,當撿到她的外勞質問警察「你們台灣人怎麼會這樣?」,警察感到汗顏,無言以對。另一則是一個嬰兒被拋棄在貨車上等死。這種消息刊登在母親節的報紙上真是個諷刺。

「虎毒不食子」的道理猶存,而我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文作者為國立陽明大學教授,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

本文出自 2000 / 06 月號

第16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