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悲歌2〉突遭解約,職災未獲合理賠償

印尼工慘遭斷掌削指:我只能打官司打到底!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   2019-06-03
印尼工慘遭斷掌削指:我只能打官司打到底!


今年48歲的印尼移工陽逗,是個資深國際移工,他根本想不到21年的外勞歲月,卻換來「斷掌」的人生。

生於印尼東爪哇的他,在家鄉做遍各種勞力苦工。為脫離貧困,17年前到馬來西亞當移工。原以為到海外拚搏12年後,家鄉的經濟條件會好轉,返國後卻發現依然停滯不前。2014年12月,他又來到台灣,當一名建築工。

這一次,他被皇昌營造引進興建林口世大運選手村。當時陽逗已43歲,即使要支付16萬台幣的仲介費,才能來台灣工作,仍心懷感激。

但好光景僅一年多,2016年初,包含他在內的116名興建選手村的印尼勞工,突然被告知「選手村即將完工,必須被解約遣返」。這非同小可,他們都繳交高額仲介費,按規定可做滿三年,像他來台僅一年多,當然不願意回家。

這群勞工只好向NGO組織求助。專門協助外勞爭取權益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指出,營造業移工常有類似的勞動契約爭議。來台契約均為三年,他們也被告知是三年,收取的仲介費也是三年。但皇昌的勞動契約載明的期限,卻是雇主的工程期限,完工時就必須被遣返。離譜的是116名印尼移工根本不知道自己簽下這種合約。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人物專訪職場生涯社會關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