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

移工悲歌1〉工作環境不佳,轉換雇主大不易

菲籍漁工:不要遣返我,任何工作我都願意做!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   2019-06-03

菲籍漁工:不要遣返我,任何工作我都願意做!

喬治對未來感到十分茫然,他祈求天主協助順利找到工作,繼續賺錢養家。



清明前夕的台北下著綿綿細雨,菲律賓漁工George(喬治)來到位於台北中山北路三段的聖多福天主堂。

但這一天,他不是來做禮拜,而是接受《遠見》訪問,訴說他無法轉換工作的困境。「我根本沒想到,會走到這一步,」黝黑的膚色仍難掩喬治微紅濕潤的眼眶,回首三年多的漁工生活,他的記憶不是茫茫大海,就是擁擠船艙。

喬治老家在離首都馬尼拉搭船需20小時的偏鄉,2013年初,當時35歲的他因弟弟在宜蘭南方澳當漁工,也想到台灣當船員改善家境。他先到馬尼拉打零工五個月,籌到兩萬元台幣辦理各種文件。同年11月,獲准與弟弟在同一艘船捕魚。

豈知踏上台灣的那一刻,迎接的竟是噩耗。台灣仲介告訴他,每月要償還在菲律賓借貸的9萬5000元台幣,他一頭霧水:「我沒借錢啊」,手上拿著看不懂的文件,他被迫簽下無字天書般的契約,否則無法工作。第一年每個月只領到5300元,之後才月領1萬7355元。

沒想到漁工的辛苦遠超乎想像。每次出海捕魚,來回約十天,三天航行、七天捕魚。每天忙完所有工作後,脫下濕淋淋的衣服,等梳洗好就寢時,僅剩兩、三小時。「怎麼可能倒下去就睡著,船搖來搖去,根本無法好好休息,」喬治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人物專訪傳產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