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名

她遺忘了自己

文 / 張曼娟      2019-04-30
她遺忘了自己


星期一的早晨,我照例陪母親去社區關懷中心上課。當她起床時,照例要問:「爸爸呢?」我回答:「去唱歌了。」「今天星期幾啊?」她問。「星期一。」我回答。「星期一啦!阿妮呢?」「陪爸爸去唱歌啊!」「對齁!」母親恍然大悟,而後問:「今天星期幾啊?」像這樣的反覆循環,是一種日常,而我也已經可以心平氣和,全然淡定的有問必答了。

走到關懷中心門口,母親突然問我:「我們要去哪裡?」我告訴了她,她又問:「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她並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記得了。星期一上的課是音樂律動,跟隨著年輕開朗,總是笑容滿面的老師唱歌、打節拍、肢體伸展。母親喜歡來這裡上課,她從年輕時就是喜歡人群的,對人也總是慷慨熱情。

從小我只要帶著同學回家,母親就要留人家吃飯,哪怕是她在育嬰事務最忙碌的時刻,夏天也能端上炸醬麵;冬天則要張羅火鍋。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親子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張曼娟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專欄介紹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