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性別越界要先性別平權

文 / 陳玉梅    
1999-03-01
瀏覽數 21,450+
性別越界要先性別平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校園裡普遍出現老師和學生之間的衝突現象,其實正是圍繞著「性別越界」。譬如有些女生聲音很大,不受男生欺負,被騷擾已不再是哭泣、告老師;另外,當男生說一些曖昧話,嘲笑女生是木蘭飛彈,或者木蘭無長「兄」(胸)時,現在女生已經很能處理這樣的狀況——誰來找麻煩,立刻就予以還擊。其實性別越界的真正動力是來自學生,她們/他們開始在做不一樣的事。老師唯一能扮演的角色,就是對學生的性別越界給與支援、支持、讚許與鼓勵。

過去老師只要看到學生稍微交換眼神、有一點曖昧狀況,就會緊張、跟監,若發現學生書包有情書,就會公布,羞辱學生。相反的,年輕老師處理的方式就不會緊張兮兮 ,用高壓的方式。他們會像朋友一樣去瞭解狀況,或甚至建議:「喜歡就寫信給他,向他表示。若沒有回應,就不要死心眼。」

我認為談兩性平權是很局限的看法,因為這種看法只看到兩性,還是按生理來區分的,過去的文化裡,男人要陽剛、女人要賢淑;現在雖然多一點彈性空間,其實是個假象。我們現在看到的愈來愈多越界現象是,一個人的身體裝備跟表達出來的、嚮往的東西可能完全不搭。你會看到像娘娘腔關懷協會裡的男性,是男兒身女人相;有些人想要變性成為女人,有些人則想做同性戀;有各種不同的光譜。你在傳統兩性的框架中,是看不到中間部位的。

如果承認生理的界限是截然劃分的,又承認他們在文化上有很不同的教養,男女的差異被調教成這樣子,卻硬要用人工的方法使它平權,其實是很難做到的。我覺得平權不是很僵化地認為男性有什麼權利,女性就一定要有什麼權利,平權的意義是各式各樣的差異都可以存在。要談的不是兩性平權,而是性別平權。

因此,我也不覺得刻板女人不好,那也是人生的選擇之一。一個女人穿旗袍、梳髮髻,我不會覺得不爽;但是如果這個打扮變成唯一標準,我就會反對。每個人有權利打扮成任何樣子——最標準的、最色的、最賢淑的、最豪爽的、最怪的樣子,都很好。我不歧視傳統婦女,也不歧視亂打扮,我認為那是一種裝扮、角色,也是呈現自己的方式。

在美國,變裝皇后滿嘴鬍子、穿粉紅色晚禮服。我們現在逼身材壯碩,卻很想穿女人衣服的人一定要穿男人的衣服,做男人的樣子,同樣是在壓迫他們。(陳玉梅採訪整理)

數字看性別越界互攻陣地,無所不在

表一:台北市專業保母訓練男性受訓人數

表二:人數漸增的男護士

表三:增加中的長老教會女牧師

表四:女性當家作主的時代來臨

表五:女性在中央、地方民代及縣市首長中的比率變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