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文 / 李慎之    
1999-03-01
瀏覽數 18,450+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十二月,高齡八十八的作家錢鍾書病逝北京,以王國維、陳寅恪為代表的學術風格於焉終結。通曉數國語言、學問通古博今的錢鍾書,於一九三五年考取庚子賠款獎學金,偕夫人楊絳赴英國牛津大學留學,後來又到巴黎大學研究法國文學。他所撰寫的小說《人‧獸‧鬼》《圍城》已成當代中國小說的代表作,而他長達百萬字的讀書札記《管錐編》,則是研究中國古籍必讀的經典之作。

文學學者杜維明慨嘆,錢鍾書是最後一位學貫中西的學者。錢鍾書曾發出豪語:「西方的大經大典,我算是都讀過了。」除了三墳五典之外,他也關心世界新思潮的發展,每星期必讀倫敦《泰晤士報》的每週文學增刊。學界流行的術語「解構」(deconstruct)一詞,就是由他親自翻譯。

本文作者李慎之與錢鍾書是世交,兩人情誼長達半個世紀之久,他也是少數參加錢鍾書葬禮的人。在這篇文章中,他以近距離觀察,回顧錢鍾書其人與其治學風格,為大師風範留下最後的紀錄。

錢鍾書先生走了,悄悄地走了。

他住院已經整整四年又三個月了,不但入院後就沒有出來,而且也沒有下過床。上個月剛過八十八歲的生日,如此高齡而又久病,走得也不能算是意外,但是我卻總覺得想不到。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