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教堂也瘋狂

文 / 丁榮生    
1997-12-05
瀏覽數 9,050+
教堂也瘋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年末,街頭的聖誕裝飾又出籠了,「平安夜、聖善夜」的旋律也多了起來。在我們這個非基督教國度,近年來由於商業的促成,平添了幾許宗教的氛圍,平安夜更將吸引許多一年上一次教堂的一日教徒。然而除了平安夜,平日散落在各個社區的教堂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到歐洲旅行,大城市的主教座堂一定是觀光的焦點,不論是圓拱高窗的羅馬式建築或尖拱扶壁的歌德式,其崇高的形式搭配著玫瑰窗、彩色玻璃等等宗教的神秘性,在在顯現教堂是西方社群公共性與神聖性的象徵。

教堂是上帝的分身

台灣社會的基督教雖然流傳久遠,不論是南部的道明會或北部的馬偕長老教派,早期傳教士雖在船堅利的掩護下進到東方國度,但藉由行醫的濟世救人或提供糧食衣物資助貧窮人家,透過老照片我們仍可感受到教堂在社區裡扮演了「上帝化身」,以及濟弱扶貧的角色。在物質不豐厚的時代,人們由物質或醫療需求而認識宗教,教會與社區的關係倒也得以感受。馬偕以局促淡水一隅的醫館,藉由拔牙、醫病為起點,漸次將各個據點分散到淡水河、基隆河、新店溪與大漢溪等沿岸,十九個據點就在漢人與原住民部落,各自成為社區的一環。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7 / 12 月號

第13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旅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