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脈社會

留不住的教授

文 / 洪 蘭      2018-03-30
留不住的教授


一位我從美國很辛苦挖回來的教授告訴我,他辭職不教書了,去一個跨國企業做亞洲區的總經理。我知道他不是為了錢,因為他在美國的薪水是我們的五倍。我當時能說得動他回來是因為他父母年老,我用「樹欲靜而風不止」去打動他。另外,我知道他有國家民族觀念,我勸他回來教自己的學生,不要為人作嫁。

所以他要走我很驚訝,若不是為了薪水,那是為了什麼?他很坦白的告訴我,他看不見台灣未來十年的遠景,不知道留在台灣將來會有什麼發展。

他今年43歲,未來的十年是他人生的精華十年,他必須把握住,若是浪費了這十年,到53歲時,主控權就不再是他的了。

那麼,父母呢?他苦笑說,這個工作是他父親在一個飯局中聽到的,回家後立刻鼓勵他去申請。

他去面試時,有告訴對方,他是為了父母才回台的,他希望在距離台灣飛行兩個小時之內的地點上班。對方答應了,所以他3月1日要去上海履新。因為是我把他找回來的,他特地來跟我辭行。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高等教育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洪 蘭
洪 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專欄介紹
洪 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