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3〉學術圈無處容身 林宏仁(37歲)

我是博士 我打零工

文 / 李建興   攝影 / 張智傑   2017-10-31
我是博士 我打零工


林宏仁,1980年生,熱愛哲學,取得文化大學哲學博士學位,一心想要在學術圈做研究、闡揚所學,無奈,少子化造成大學退場,而冷門科系博士更無法在學校求得一官半職,導致他只好打零工為生……。消失的大學教授正職,讓許多博士們淪為都市遊俠。

我是個博士,也是個打零工的,聽起來很違和吧!你要說這是時代的悲劇也好,是我自己的造化也好,anyway,這都是我!

我稱自己是「城市遊俠」,意謂著在茫茫都市中,為了理想、堅持,不願屈就,而遊走在各種「適合我」,以及「我適合」的工作。

自小,我就對哲學思想很有興趣,自華梵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繼續在母校念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原本想,碩士學位拿到後可以留在學校執教鞭,孰料,卻找不到適合的缺。後來想想,學歷還不夠高,於是心一橫,再去念了文化大學哲學博士班,這一讀就是六年。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傳產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