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在很多地方「低就」

現場2〉中年失業找出路 連繡華(53歲)
文 / 李建興    攝影 / 張智傑
2017-10-31
瀏覽數 38,150+
我在很多地方「低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64年生的連繡華,原是縣府祕書,改朝換代後,中年失業,礙於各種原因無法回到正職,接案當自由工作者又跌跌撞撞,所幸近年案源穩定,生活亦漸入佳境。

「我沒在哪高就,我在很多地方『低就』!」

多年前,幾位十數年不見的老朋友聚會,大家免不了要互換名片社交一下,其中一位是上市公司老闆,一見到我,禮貌性地問:「你在哪高就?」當時,我就很阿Q地回了這一句話……。

而他一接起我的名片時,更是一臉狐疑,小心翼翼地說:「『南投旅遊達人』?這能賺錢嗎?」

是的,這是很多人對於我的現狀,最下意識的評價。他們總認為,台中二中全校第二名畢業,又拿到東吳法律系學士、文化大學陸研所碩士,怎樣都該有好前途,怎麼淪為到處接案打零工?

這種話,一開始聽來很刺耳、很落寞,但聽久了,其實也刀槍不入了。

畢竟在我認為,我只是時不我予,沒依既定的觀念,在一個企業升官發財,我不依附在正職的傳統框架,卻也很努力地接工作,從沒懈怠,我稱自己為「自由工作者」,從不覺得這是一種淪落,而只是對於工作模式的不同選項罷了。

籌辦觀光活動 變旅遊達人

事實上,我剛出社會時也不是沒在一個機構好好待過。一開始曾當過國泰人壽的組訓專員,1997年彭百顯選上南投縣長,他是我台中二中的學長,就找我進縣府擔任縣長室觀光文化小組祕書,雖然只是個小幕僚,縣長卻很授權,加上他當時極力推展南投觀光,給我很大的舞台。

縣府那段期間,可說是我最風光的一段歲月。我幫南投籌辦了全國第一個水上電影節、清境擺夷傳奇活動,進而寫了生平的第一起著作——《雲之南清境擺夷傳奇》,擔任日月潭觀光季負責人,我雖不敢妄言場場膾炙人口,但最起碼有口皆碑。

只是好景不常,四年後縣長並沒連任,連帶讓幕僚跟著解編。雖然當時在彭百顯的安排下,讓我留任,不過政治就是那麼現實,前朝的遺臣,怎還有揮灑的空間?

於是,我決定離開縣府,一度,太太鼓勵我去考公務員,但喜歡搞創造、辦活動的我,根本不愛朝九晚五的日子,反倒是,在縣府時期學會的媒體行銷、活動企劃十分受用,讓我興起了自己成立工作室,接各式公關行銷的案子,也開啟了我自由工作者的生涯,偏偏理想和現實是有差距的,市面上競爭者,能接案的有限,而我又生性不羈,對於很多案子,空有創意,卻不太想去理會合約的眉眉角角,導致業主常常用各種理由殺價,甚至拖款,讓我做了不少白工。幾次下來,發現總是在窮忙。

有次接了個專案,太太說:「這業主是學佛的,應該不會騙你了吧?」孰料,到頭來,被騙得最慘的就是這一次。

因此,我發覺不能孤注一擲,趕緊拓展自己的副業,於是去考了華語導遊、爭取當勞委會核心職能授課講師,也去接一些旅遊網站的顧問。

在那一人飾多角的日子,其實過得很充實,印象最深的一次,在彭百顯的介紹下,我擔任了呂秀蓮(時任副總統)三次導遊的工作,這期間,也讓我的人脈大幅擴展。

有次,電視節目《今晚哪裡有問題》請我分享當導遊的心得,主持人謝震武稱為我「南投旅遊達人」,我很喜歡這樣的稱謂,從此我就印了個名片,頭銜就叫——南投旅遊達人。

但接案就是要看景氣和運氣,有時空窗期一長,難免入不敷出,一個月只有一、兩萬元,還得養活一家四口,你很難想像每天刷存摺看餘額、看錢是否匯進來的感受吧!而我就常有這樣的不安全感。

有一次,我在午夜夢迴中驚醒,我搖醒身旁的太太:「我夢到自己失業了!」孰料,老婆立刻苦笑:「你不是失業十幾年了嗎?」

咬緊牙根接案苦撐 不願領低收補助

其實,曾有幾度想去申請中低收入補助,但後來想想,很多人領了,就一輩子要領了,我不願意!再加上,想持續領也沒那麼簡單,得把收入一直壓低在門檻之下,這不就意謂著不能接太多案嗎?所以,只好咬緊牙根苦撐。

好一段時間,總覺得自己好失敗,直到有個朋友告訴我:「你明明是A咖的人才,卻把自己當C咖來用,雞籠裡待久了,忘了自己原來是老鷹!」這句話激勵了我,讓我振作起來,努力推銷自己,有工作就去做,價碼低沒關係,當成磨練。

因緣際會下,結識了溪頭妖怪村的創始人,也就是名山森林會館董事長林志穎,他找我幫忙森林會館的行銷活動,這讓我又活了起來,於是就陸陸續續設計了一些旅遊行程、伴手禮、紀念物……,也的確讓整個景點活絡了起來。

去年林志穎當選南投觀光產業聯盟協會理事長,我也被聘為總幹事,藉著這個平台,我陸續接了很多政府或民間觀光相關講座的講師,也很多社區請我問診,幫他們包裝成旅遊景點……。

現在的我,覺得自己對於「南投旅遊達人」這個頭銜,更當之無愧了,雖然,就像我那個董座朋友所說的:「這並不能賺多少錢!」

本文出自 2017 / 11 月號

非正職大軍來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職場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