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長照2.0要成功 三大難關仍待突破

挑戰政府業務委外傳統思惟
文 / 滕淑芬    
2017-06-22
瀏覽數 3,100+
長照2.0要成功 三大難關仍待突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她說,由政府招標,NGO承辦長照服務的「公私協力」模式,一向被視為是解決公共事務的萬靈丹,但政府事事管控的心態,卻也阻礙了長照的創新。

難關1〉NGO拿不到錢,經費核銷複雜繁瑣

嘉義中華聖母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感嘆,NGO與政府簽訂的是「不平等合約」,當政府不付錢時,NGO卻不能終止合約,還要繼續掏錢當冤大頭。地方政府更是阻力,中央款項下來了,窮縣卻往往先拿來付工程費。

黎世宏說,由於地方政府的承辦人多是約聘雇,常常換人,新的承辦人因不熟悉業務,對NGO非常不友善、頻頻刁難,「連執行長出面也沒得談」。單據核銷細到包括印了幾張紙、印表機用哪種型號、買了多少墨水匣都要核對,讓NGO個個抓狂。甚至一個服務單位少了一張單據,整個縣市就都不能報帳,等於懲罰守規矩的人。

長照2.0試辦半年,儘管衛福部曾經允諾「核銷規定鬆綁」,但因地方政府卡關連連,在NGO的眼中,完全不及格。

事實上,核銷經費被詬病連連的問題,也是衛福部次長呂寶靜「最大的困擾」。她說,受限於採購法的會計制度,單據不全就不能核銷,但衛福部會持續跟主計單位溝通,加快速度。

難關2〉地方首長無心耕耘長照業務

其次,地方首長有沒有把心力放在耕耘長照資源上,也影響成效。有的縣市是縣長親自督軍,有的縣市由副縣長負責,但也有些縣市完全狀況外。

小英總統曾去剪綵的中部某日照中心,該縣長到了現場才問,今天是要剪綵什麼?「進入狀況的能力很差,」讓該日照中心負責人一整個傻眼。

「地方首長的執行力和承辦人員的見解都會影響長照成效,」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說,農業縣因老化指數高,對長照的需求也高,但能量卻很薄弱,因為人力編制少,繁瑣的行政作業又壓垮人,更沒有效率,形成惡性循環。

衛福部對長照的補助,都要看地方政府的創新方案,地方若不送案,中央也沒轍。

呂寶靜說,部裡的長照會議都由她主持,但有縣市派來開會的竟是約聘雇的社工員,而且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回去也不跟縣長或主管報告,不重視這塊業務,資源當然長不出來。

「首長若無心,就會發生中央政策到了地方『走鐘』的情況,」林金立說,尤其最困難的場地問題,急需要跨部門協調。

難關3〉日照中心與社區據點難尋

長照2.0的第三大難關就是日照中心和社區據點場地難找。

例如嘉義縣想在阿里山社區活動中心切一塊場地做日照中心,但當地種咖啡樹需要烘焙廠的年輕人質疑,為什麼要挪給老人家用?能不能協調成功,就要看地方政府重視的程度。

近半年跑遍全台的陳正芬舉例,台東地理狹長,鄉鎮間距離遠,台東衛生局就協調鹿野鄉公所把場地讓出來,做日照中心,隔壁就是社區關懷據點,成功整合。

台南更是由市長賴清德每兩星期自己主持會議,把閒置空間一一盤點出來,準備在37個行政區,新設16個日照中心。

至於寸土寸金的台北市,社會局局長許立民說,台北有自建、舊大樓改建(如稅捐處舊宿舍)、公共住宅參建(如北投奇岩公宅其中一樓做為日照)等三種方式,目前台北已經有18家日照中心,預計兩年後將增至30家,目標是12個行政區每區至少有1~3家。

長照2.0挑戰政府長期以來業務委外的傳統思惟,中央和地方政府究竟把NGO當「伙伴」還是當「伙計」,攸關成敗。

2017年06月

搞懂長照 17大服務報你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