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學不死,只是寂寞

文 / 余宜芳    
1992-05-15
瀏覽數 14,700+
文學不死,只是寂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存在主義大師沙特說,一切文學作品都是呼喚,寫作就是呼喚讀者;然而,九0年代的台灣,文學作品對讀者的呼喚聲似乎愈來愈遙遠。

金石堂書店近幾年的文學類暢銷書排行榜中,過去大家熟悉的「純文學」逐漸消失,長篇小說、優美感性的散文零星兩、三本點綴;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文類、新的內容、新的形式的大眾文學作品,包括「勵志文學」、笑話、漫畫等。

文學書市長黑,走純文學出版路線的出版社自然就在「變與不變」之間掙扎。

過去出版文學書籍著名的「五小」出版社中,除了九歌出版社因擁有證嚴法師、林清玄、廖輝英等暢銷作家,而能維持不降反升的業績;洪範和爾雅都感受到業績壓力;純文學和大地兩家出版社更是一年出一、兩本新書,形同停歇。

作家朱天心以版稅維持專業寫作生涯,對文學書市的萎縮感受特別深刻。過去,她已出版的六本小說,每年固定有四十餘萬元版稅收入,這幾年都驟降到十萬元以下,「日子都快要過不下去了。」

純文學的悲歌

一位至今堅持「文學性」的出版人嘆口氣形容,書的銷售量像「下墜直球」地往下掉,書店賣不完而退回的書卻如潮水般湧來。雖然該社去年只賣出二十萬冊書,不到高峰期的三分之一,但要他放下身段去迎合讀者口味,仍然很難。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2 / 06 月號

第07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