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寒流、颱風、高溫 白米受害變「彩色」

農作物悲歌3〉彰化縣二林鎮
文 / 陳芳毓    
2017-03-01
瀏覽數 13,200+
寒流、颱風、高溫 白米受害變「彩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彰化二林一帶是全台最大越光米產區。其中大橋稻米產銷專業區,有600位契作農戶,契作面積超過1000公頃。除了種越光米,也種最常做為超商飯糰的台稉9號等五種米。

一種顏色 代表一種天氣衝擊

產銷班的核心是經營碾米廠的陳肇浩。每年6月與10月,農民會把收割的稻穀運來碾米廠,脫成糙米與白米。

但是,「這幾年的碾率卻一直掉,」陳肇浩搖頭。碾率,是稻穀成白米的轉換率。過去1000斤稻穀能碾出680斤白米,碾率68%;但近年來這個數字卻節節下滑,今年只剩約六成。

消失的80斤哪裡去了?不是品質不佳,就是只有稻殼、沒有穀實的「空包彈」。

「2016年大概是收成最糟的一年,」收米22年,陳肇浩說,以前氣候穩定,至少九成是完整白米粒。但近年來由於品質不良的米實在太多了,大橋產銷班花了台幣近500萬元,從日本進口一台色彩選別機來挑米。

採訪這天,他找出一小袋五顏六色的米,「這是今年收到品質最差的一袋,只有不到兩成是透明圓潤的完整白米,」其餘全是「被害粒」,包括被蟲咬變黑、感染細菌呈褐色的「著色粒」、黃色的「熱損害粒」、胚乳部裂開的「胴割粒」、綠色的「死米」、還有乳白色的「白粉質粒」等。

這包米,是氣候變遷迫害農作的鐵證,每一種顏色,代表一種天氣衝擊。陳肇浩觀察,過去十年才會遇一次春天寒害,但近五年就出現兩次。

例如2016年的第一個衝擊是3月底的寒流,足足三天,二林溫度降到15℃以下。當時正值水稻抽穗期,就像母親懷孕一樣,是決定稻米品質的關鍵,一旦風不調、雨不順,稻實都可能畸形,甚至「流產」。

65歲的老農楊遵重說,暴冷讓那三天內抽穗的稻子大受影響,「都凍成了空包彈!」一公頃地原能收割1300台斤,只收了900台斤。但還好只冷三天,若冷一個禮拜,所有稻子都會遭殃,產量將化為零。

颱風若是急症 高溫就像慢性病

2016年還有另一個更大的衝擊,是對著二期稻作而來。8月,二期稻作正準備要開花結穗,卻連來兩個颱風。靠海的二林沒有下大雨,但從海上颳來帶強烈鹽分的「鹹水風」,卻把稻子「醃」成一片焦黃,稻穀水分被抽乾,成了乾癟的「死米」,產量一下大減七、八成。

陳肇浩說,氣候穩定時,契作量跟著市場需求走,很好估量;但近幾年來卻愈來愈失準,「很亂!種的時間很亂、採收時間很亂、市場價格也亂!」

如果說,颱風是急症,高溫就像慢性病。

台大農藝系教授盧虎生研究,稻穗抽花兩週內,若日均溫持續超過26℃,稻米就會因成長過快,澱粉堆疊不夠扎實,而顯得霧霧白白,稱為「心腹白」。這個現象開始變得明顯,是近十年來的事。

心腹白不影響營養價值,但會使米的結構變脆弱,碾米時容易崩解碎裂,只能打成飼料用的次等米。陳肇浩估計,這些年,每100公斤米中至少有5公斤,會因心腹白被剔除,這足夠一家四口一天一餐,吃上一個月。

過高的白粉質粒,甚至迫使農委會調整一等米的CNS標準,將原本最高限度「白粉質粒5%、被害粒1%」的規定,調整為「被害粒1%、熱損害粒0.1%,被害粒與白粉質粒合計10%」,將白粉質粒提高至8.9%,使更多外觀不佳但營養無虞的米,還是能賣好價。

這作法是務實、降低農業改良的動力,還是影響消費者權益?見仁見智。但可確定的是,氣候變遷來襲,連種稻新秩序都待重建。

>>《遠見》數位創新體驗 帶你直擊果農困境!

https://www.gvm.com.tw/event/201702_climate/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