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岸分治66年 關鍵一刻

從對立到和解 兩岸互動歷史總回顧
文 / 林佳誼    
2015-12-18
瀏覽數 8,150+
兩岸分治66年 關鍵一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先生,我們可以(開始)了吧?」習近平問。「好的,請,」馬英九答。

11月7日下午3點,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裕廊廳,世紀性的馬習會談開始前,習近平微笑著向正坐對面的馬英九詢問。

一字排開兩側各七人的長型會議桌,只有中央的馬英九與習近平面前,架設著麥克風。這一刻,唯有被賦予國家領導人身分的馬習二人能夠發言。因為他們所說的話,字字句句將為兩岸關係寫下新的定義。

九大重點觀察 剖析世紀之會

接下來短短125分鐘,一場會談、兩場記者會,透過場內600多名、場外不計其數的媒體播送,引爆了一波幾乎是全球性的媒體熱潮。

根據外交部統計,馬習會五天內,單是國際媒體相關新聞報導就累計破千,還不包含兩岸媒體為數更多的鋪天蓋地報導。

這一幕,令人想起70年前的重慶。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就說,馬習會深具歷史意義,只有1945年的國共重慶會談可以比擬。當時,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與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也曾隔著一張長桌相互致意。

毋庸置疑,馬習會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兩岸峰會,每句發言、每個動作都要被強烈檢視。

馬習會可以說是醞釀多時,直到時機成熟時,即快速成行。

2015年10月14日,兩岸官方溝通平台陸委會主委夏立言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廣州舉辦「夏張會」。當晚張志軍邀請夏立言夜遊珠江,主動遞出馬習會橄欖枝。從這天開始,雙方工作人員快速動員,於11月7日在新加坡完成這歷史性的一刻。

相隔66年,2015年11月7日下午3點整,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3樓「島嶼宴會廳」(Island Ballroom),台海兩岸的領導人終於在全球600多位中外媒體的鏡頭前握起雙手。

這一握長達81秒,是1945年兩岸隔海分治以來,兩岸領導人首度同時出現在一個畫面裡。

為了下午這一幕,超過600位中外媒體,當天從清晨5點鐘起,天還沒亮,就陸續擠進香格里拉酒店,深怕沒占到好位子,就失去精采畫面。但是長達10個小時的等待,也讓現場燠熱騷動、焦躁不安的氛圍在馬習會場內外瀰漫著。

《遠見》採訪團比馬總統專機,還要提前一日即赴星守候。7日一早趕在總統專機團前,搶先進駐香格里拉酒店,直擊新加坡現場,完整記錄馬習會的會前會後。從九大關鍵的觀察角度,全面剖析這場世紀之會。

觀察1〉 選址香格里拉 維安滴水不漏

做為馬習世紀之會場地的香格里拉酒店,地理位置優越,鬧中取靜。雖然位在新加坡最熱鬧的烏節路商圈,但地勢居高臨下,只有一條坡道可出入飯店,再加上四周林蔭遮蔽,是維安的理想場所。

過去,香格里拉就是許多重要會議首選,聚集全球各國國防、國安、情治首長的「亞洲安全會議」,每年就是在這裡舉行,所以又稱「香格里拉對話」。

當日一早,《遠見》團隊乘車前往香格里拉,在距離飯店門口還有數十公尺之遙的車行坡道底端,就被臨時築起的路障攔下,因為當日進出所有車輛都必須逐一停下,並搖下車窗,打開置物箱、後車箱,接受警方的防爆和底盤探查等檢查,才能放行。

觀察2〉 81秒長握 改寫66年歷史

確切地說,馬英九與習近平真正第一眼見到彼此的地點,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3樓「島嶼宴會廳」(Island Ballroom)內的「東陵廳」。

絕大多數媒體也都被安排在此,見證這場歷史性會晤。

根據當日安排流程,馬、習兩人先分別由左、右兩側入場,幾乎同時伸出雙手相握。握手後,馬、習頻頻轉向不同角度,供媒體取鏡,所以足足握了81秒,接著並轉變姿勢,改為揮手致意。揮手24秒後,習近平先放下手來,與馬相視一笑,兩人才相偕步出東陵廳,轉進閉門會談的地點「裕廊廳」。

馬、習之所以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握手,就是為了確保現場數百台攝影機都能捕捉到這個畫面,讓兩人握手成為整個馬習會的最大焦點。

美聯社駐亞洲記者蘇利文(Tim Sullivan)報導分析,「這不僅是單純的握手,而是一齣精心編排的政治劇碼,是兩岸經過至少兩年時間的交涉與協商,才擺出來的姿勢。」

觀察3〉 背景、舞台 處處充滿寓意

而握手的舞台,也有考究。

會晤當日,東陵廳搭起明黃色的大型背板,上頭一片空白,沒有貼上任何文字或圖樣,僅擺上一排蘭花與兩座棕櫚樹盆栽,做為裝飾,似乎想要極力避免傳達任何政治意涵。

但實際上,這些布置仍在外界看來充滿隱喻。首先,黃色象徵著炎黃子孫,蘭花與棕櫚樹,則被解讀為和平、美好之意。

觀察4〉 馬藍習紅 領帶顏色各自表述

象徵意涵更明顯的,是兩人所繫領帶。馬習二人穿著類似的深色西裝,但是馬英九繫著藍色領帶,習近平則是繫紅色的領帶。這幾乎已是1993年辜汪會談以來,兩岸重大會面的一個不成文慣例。

2005年的「連胡會」,連戰與胡錦濤也分別選擇這兩個代表性的領帶顏色。

觀察5〉 會談互稱先生 桌牌繁簡並用

馬習會是繼22年前辜汪會談後,兩岸領導人首度歷史性會面,對等與尊嚴是最高原則。

在主戰場的馬習會談桌上,雙方稱呼、座位安排,種種細節都是兩岸再度交手的觀察重點。

當年辜汪會談,為了顧及「座位以右為尊」的傳統慣例,辜汪兩老在簽約儀式過程中,還得互換座位,以免任何一邊獨占右方位置。

但因雙方團員人數眾多,不便全數移動,所以在簽約時就有一半時間會形成一個相當詭異的畫面,那就是辜老坐著簽字,身後卻站著微笑的汪夫人、唐樹備及其他陸方官員。而汪老身後卻是辜夫人、邱進益及海基會成員。

「這幅畫面,應該是當時台灣追求與大陸『對等』最極致的一幕了」,當時以學者身分親身參與辜汪會談的國安會前祕書長蘇起在《兩岸波濤二十年紀實》一書中回憶道。

而在馬習會上,外界事前已知兩岸是以領導人身分會面,雙方將互稱先生。正式致詞時,習近平果真以「尊敬的馬英九先生」開場,發表約4分鐘談話。隨後馬總統也以「習先生」開頭,致詞近7分鐘,其中,共提到五次「習先生」。

會談間,兩岸各七名成員,分坐於長條會議桌兩側,每人面前都擺有一張紅底黑字的桌牌,上頭極其簡單,只寫了各人姓名。唯一差別是陸方桌牌使用簡體字,我方桌牌則用繁體字。

AIT前主席、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撰文直言,「雙方以領導人身分會面,可以創造出海峽兩岸的某種對等地位,對於馬而言是好的安排」,兩人的稱謂安排也十分「巧妙」,可以避免台灣及其政府的政治和法律地位等令人憂心的議題。

觀察6〉 兩場記者會 陸嚴肅、台親民

此外,馬習會雖然短短三天前才消息曝光,卻湧入600多名兩岸三地及各國媒體記者報名採訪。閉門會議結束之後,在同一個場地輪流召開記者會,也讓在場的媒體,體驗到截然不同的兩場記者會。

首先舉行的大陸記者會,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出面主持,是慣見的中國官方記者會嚴肅風格。張志軍照稿發表預先準備的內容,並僅接受新華社、香港中評社(中國評論通訊社)及台灣《旺報》等三家中國官方直屬或友好媒體提問。

而緊接其後舉行的台灣記者會,則是由總統馬英九親自披甲上陣,由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點名在場媒體自由提問。

馬總統在記者會上不僅總共回答了中港台媒體的十多個問題,甚至還當場叫得出熟識記者的名字,讓現場氣氛輕鬆不少。這個插曲引發北京《環球時報》事後透過微博質疑,台灣記者會的提問也是事先安排好的。

一名資深黨政記者分析,台灣官員作風親民,公開行程時經常與線上記者互動,私下也會保持一定私誼,叫得出名字並不足為奇。反倒是由陸媒對記者會生態的刻板認知,凸顯出兩岸媒體業風格迥異。

觀察7〉 馬、習「便餐」 也講求對等

馬習會的最後,還有一頓不對外公開的「便餐」,地點也就近選在香格里拉的宴會廳。席間馬習二人相鄰而坐,其餘12名雙方與會成員也交錯入座,避免一邊一方,使座位形成主、客之別。

根據餐後曝光的菜單,馬習便餐依序是兩道涼菜(金箔片皮豬、風味醬鮑片脆瓜)、四道熱菜(湘式青蒜爆龍蝦、竹葉東星斑XO糯米飯、杭式東坡肉和百合炒蘆筍)、一道主食(四川擔擔麵),以及兩道甜品(桂花糖雪蛤湯圓、水果拼盤)。

馬總統特別從台灣帶了八罈馬祖老酒,以及兩瓶國安會祕書長高華柱個人珍藏的金門高粱。習近平帶的則是30年貴州茅台。

馬習便餐為免爭議,雙方強調餐費各付一半。不過,曾經採訪大量國際場合的新加坡資深媒體人陳加昌認為,馬習用餐各付各的,並不等於就是「地位平等」,反而稍嫌小氣了點,「不如一方請吃飯,另一方請喝酒,或由東道主星方,盡地主之誼埋單,反而圓滿。」

觀察8〉 雙方贈禮 不昂貴也不普通

除了各自攜酒佐餐,馬習雙方也按過去兩岸高層互動慣例,準備禮物相贈。

我方帶去的禮物是「台灣藍鵲」手工瓷器,出自新北市陶藝家李國欽之手。總統府指出,台灣藍鵲是台灣特有品種,凸顯濃厚台灣元素。

習近平則回贈一幅字畫,是大陸著名畫家劉大為的作品。儘管雙方並未公開展示畫作,但現年70歲的劉大為,身兼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以及全國政協委員身分,還曾畫過鄧小平。

雙方贈禮雖非價值連城,但仍處處考量,一點也不普通。

觀察9〉 馬總統、李顯龍喝茶敘舊

大體來說,馬習會一切均是按照預先寫好的劇本走,唯一的意外,是馬總統在晚餐後一度神祕消失。

當晚馬習便餐後,馬英九未如原本表訂行程,立刻率領專機團逕直返國,而是拋下隨團媒體他去。直到晚間9時45分,李顯龍在臉書上傳一張與馬英九茶敘的照片,神祕行程這才曝光。

李顯龍並分別用中、英文留言,「難得有機會和老朋友馬英九喝茶敘舊。得知這次會議順利。希望會議的成果能為區域帶來穩定及和平。」(Caught up with President Ma Ying-jeou over tea this evening. Glad his meeting here went well. Hope this will lead to greater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for the region.)

值得注意的是,馬總統與李顯龍會面的行程,事前並沒有在對媒體發布的訪星行程表中公開。當日上午馬總統抵達新加坡時,星方僅派出外交部東北亞司副司長黃美美與國會議員符致鏡,層級不高。

一直到馬、李兩人茶敘行程曝光,李顯龍更在英文留言中使用「President Ma Ying-jeou(馬英九總統)」的稱呼,外界才體會到星方對台灣的善意與禮遇。

萬眾矚目的馬習會結束,兩岸領導人專機也先後從樟宜機場飛離新加坡後,回頭再看全球媒體散去的會場,逐漸恢復平日閒適清淨的香格里拉酒店,勢將如1993年舉辦「辜汪會談」的海皇大廈,從此成為兩岸關係的歷史性地標。

2015年12月

馬習會全程紀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全球焦點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