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不只看頒獎 還要體驗宜蘭的文化活力

金馬獎首度到宜蘭
文 / 柯曉翔    
2012-11-02
瀏覽數 15,650+
不只看頒獎 還要體驗宜蘭的文化活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11月24日,第49屆金馬獎即將登場,電影巨星風采將閃耀宜蘭。除了看電影,2012金馬獎另外有創舉──金馬獎首度奔馳到宜蘭,移師到戶外。盛會地點羅東文化工場剛通過試營運,要以嶄新的面貌,帶給民眾意想不到的驚喜。

「宜蘭民眾用辦喜事的心情迎接金馬獎,全台灣民眾則可以看到宜蘭空間美學和創意無限的展現,」宜蘭縣政府機要祕書、同時也有導演身分的鄭文堂說。

事實上,羅東文化工場連導演侯孝賢也讚不絕口。在決定金馬獎場地過程中,擔任金馬獎執委會主席的侯孝賢曾特別排出時間親自探勘文化工場,一看就非常喜歡這貼近居民的空間氛圍。

在文化工場旁的東光國中教室裡,金馬獎執委會和宜蘭縣政府人員熱烈討論,侯孝賢坐起身,當場拍板定案:「就是它了!」同為電影人的鄭文堂,終於在家鄉宜蘭等到金馬獎盛會。他笑著說,當下實在很想乾杯,可惜現場沒有酒。

主建物未完成 就拿建築獎

羅東文化工場究竟有什麼魔力,讓侯孝賢如此喜歡?甚至早在主建物還沒完成前,2008年,這裡的棚架廣場和附屬公園(羅東新林場首部曲)就先拿下遠東建築獎佳作與台灣建築獎首獎。

走進羅東文化工場,高達18公尺的大棚架下,是一片寬廣廣場,幾位民眾坐在廣場的階梯或座椅,享受初秋的微風。抬頭看,天空藝廊懸吊在空中,像一艘停泊羅東的太空船。

棚架廣場延伸出去,沿著生態池步道,來到200米環型高架跑道。這個跑道不按牌理出牌,中央地形抬高,儼然成為一座小小的林園,圍繞著紅跑道和綠跑道各半圈,一直奔跑下去,就會接上社區和通學路廊。

羅東文化工場的驚喜在於,空間和建築的詮釋,交由民眾決定。遊客每次穿梭的路線,絕對不固定;園區沒有圍牆,哪裡開始和結束,全由你說了算。建築師黃聲遠說,這就是把「實」的機能,轉變成「虛」的機能,還地於民,把未來性留給大家定義。

經歷3任縣長、10多年完工

初秋午後,有新娘子在文化工場拍婚紗照,也有路人席地而坐吃起便當。下課聲響起,就變得更熱鬧了,學生踩著腳踏車嬉鬧,坐在極限運動場上緣吃起放學下午茶,再一溜煙滑下坡道。

然而,在閒適的背後,羅東文化工場其實歷經十餘年波折。宜蘭以蘭陽溪為界,分成溪南、溪北生活圈,溪南生活圈有20多萬人口,以工商業發展為主。前宜蘭縣縣長劉守成希望溪南生活圈具有文化亮點,因此提出第二文化中心的建設案。

這個案子耗資5億2800萬,足足歷經三任縣長,從民進黨籍劉守成、國民黨籍呂國華到民進黨籍現任宜蘭縣長林聰賢才完工。由於政黨輪替,政策延續遭受議員質疑,還動用監察委員協調。

另外,進度因資源和資金分年分期而延宕,建物一直以圍籬阻隔,附近居民也不禁抱怨:「一棟房子怎麼蓋這麼久!」更多批評直指棚架廣場造型古怪,根本是個「絲瓜棚」!

談起過去的爭議,黃聲遠非常淡定,「我還滿喜歡它被叫絲瓜棚啊,有種擺脫官衙式的味道。」這個棚架設計,融入了羅東的林業意象。從棚架下仰頭往上看,陽光灑下的光影變化,就像置身於貯木池水中,望見浮木。

「為什麼正式的公共建築,就一定得是座房子呢?」黃聲遠說,真正的常道應該是「合乎天道」,攤開地圖來看,文化中心只是非常小的一個點,廣大的庶民生活其實發生許多事情,「我們只是讓這些事情被看見而已。」

從建築感受宜蘭生活哲學

於是,遊文化工場,也適合看老天臉色。秋天在棚架下吹微風,冬天可就不能停留太久;不必在豔陽高照的正午走上漂浮月台,不如傍晚上去看風景吧。「這是一種生活哲學,也是宜蘭擁有的自由度,」黃聲遠說。

這個哲學,值得讓在都市叢林生活的人們細細品嘗。黃聲遠說,設計假不了,人緊張,設計就會緊張;人放鬆,設計就會放鬆,生活也一樣,「想要舒適的生活,就先把自己變成那個狀態。」

甫經過試營運,正待廠商進駐,羅東文化工場可以變出的把戲還很多。第一個要變出的驚喜,就是11月的金馬獎。據了解,棚架廣場可容納1000多位貴賓,四周將堆疊木材,融入林場意象,阻隔噪音也防風雨。星光大道在停車場,拉開至少百公尺的紅地毯。

「希望羅東文化工場可以成為新一代文化創意的櫥窗,」宜蘭縣長林聰賢表示,宜蘭的建築擁有獨特公有美學,藉由各種元素的展覽與活動,讓這裡成為文創發想基地。從現在開始想像,這裡的未來值得期待。「文化不再是殿堂,而是一種邀請,」黃聲遠說。宜蘭的創意文化活力,正蓄勢待發。

生活健康醫療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