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亞洲永續力:澳洲第1、台灣未受評

國際趨勢1〉海嘯後,從永續邁向復甦
文 / 高宜凡    
2010-03-01
瀏覽數 19,350+
亞洲永續力:澳洲第1、台灣未受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繼前年參加新加坡的「亞洲CSR論壇」(Asian Forum on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後,去年底,《遠見》再受邀至馬來西亞,參加另一場亞太區主要的CSR會議——第七屆「企業社會責任亞洲峰會」(CSR Asia Summit),觀察金融海嘯過去的這一年,國際CSR思惟有何變化?

開幕演講時,峰會主席理查.威爾福(Richard Welford)秀出了幾個簡單的大字:信任、治理、透明度、溝通,呼籲在場的企業家們,必須從這些基本面重頭做起。

推動CSR超過20年、一頭銀髮的威爾福堅定地說,經濟低潮時,企業更要從CSR出發,不能再做出不符合社會期待的愚蠢決定!

這次論壇的主題定調為「以永續商業踏上復甦之路」(Sustainable business as the road to recovery),在兩天活動裡,集合了來自各國的300多位CSR專家,討論包括:氣候變遷、食品安全、水資源風險、社區關係、供應鏈管理、社會企業發展、資訊透明度、產品責任、工作與生活平衡等話題。

當天出席的大馬證券交易所執行長尤斯里拿督(Dato’’ Yusli)也表示,未來大馬交易所將盡快推出評鑑企業CSR績效的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指數,往後企業想要永續經營,就必須重視ESG,「特別是馬來西亞重要的棕櫚油企業,因為他們的產品直接受氣候變遷影響。」

首次評鑑 亞洲10國200企業

此外,主辦單位這次更發表第一份「亞洲永續力排行榜」(Asian Sustainability Rating),從企業治理、溝通、供應鏈、勞動人權、環境、社區關係等六大面向的51項指標,檢視亞洲10個國家、200家指標企業的CSR成績。

結果,由澳洲拿下國家榜首席,並有12家公司進入個別公司排行榜的前20名,尤以礦產及金融業表現最突出,是這次評鑑最大贏家。居次的印度,也有五家企業進入前30名,但供應鏈管理表現稍弱。

但此次並未將台灣列入評比。不過CSR Asia已表示,第二屆評比會將台灣、韓國、印尼納入評鑑,屆時台灣成績如何?值得關注。

風向1 各國轉積極、中國緊追

這次大會上,可以感受到三股明顯的CSR新風向。首先,是各國政府態度的轉變。

去年,開發CSR資訊揭露準則的GRI(全球報告協會,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曾在荷蘭發表宣言,呼籲各國政府立法要求企業公開CSR資訊。目前包括英國、法國、丹麥、挪威等國,都已制訂相關法規,美國的責任投資機構,也開始對SEC(聯邦證券管理委員會)提出類似要求。

今年底,GRI還將舉辦ISO 26000國際論壇,研擬完整的CSR指引,極可能成為評鑑企業責任的新標準。不久前,知名碳揭露倡議組織CDP(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也呼籲企業,將碳排放資訊整合到企業年報,成為固定揭露項目。

連一向最中立的瑞士,也被這股風潮吹到。該地全球唯一的《銀行保密法》,正受到各國挑戰,呼籲不能再成為富人逃稅及非法所得者的庇護所。不久前,美國便要求瑞士交出5萬名帳戶資料。

除了法規強力要求,資本市場的力量也同時到位。最近,新加坡宣布成立亞洲第一間提倡CSR的「影響投資交易所」(Impact Investment Exchange),被視為社會責任投資在亞洲的里程碑,鼓勵透過商業力量發展改善社會問題的事業。

至於中國,近年追趕的腳步與實行態度,更是驚人。2008年起,中國政府開始對國營企業的CSR做出要求,已出現6、7種不同的CSR評比排行榜,曾發布CSR報告書的企業數量,幾乎是台灣的10倍,甚至還有研究單位,專門發布年度社會責任缺失的排行榜。

挪威商立恩驗證(DNV)台灣分公司技術開發部經理林俊男觀察,中國政府把CSR看成加強企業未來競爭力的機會;而不是威脅,這種積極態度值得台灣注意。

風向2 拿掉S更全面擔起責任

其次,專家們也呼籲,企業執行CSR必須回歸基本。

林俊男觀察,近年來國際上討論CSR已逐漸把社會(Social)這個字拿掉,廣泛看待所有企業應負的責任,包括供應鏈管理、日常營運等,「不然很容易把它看成社會公益,好像比賽誰捐錢最多似的。」

言下之意,CSR策略須徹底融入企業營運系統,才能免除外界的漂綠(greenwashing)質疑。威爾福提醒,如果盡辦些與本業無關、沽名釣譽的公關秀,只會讓CSR被經營者視為無謂的成本支出。

在態度上,企業必須更積極回應利害關係人,展現溝通的誠意。

面對愈來愈多的產品疑慮、消費爭端、及網路流言攻擊,企業必須重新界定利害關係人、找出問題點、並發展完整的對話機制,才能有效面對各種溝通挑戰。

曾任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公關小組成員的企業顧問泰倫斯.萊昂斯(Terence Lyons)比喻,「對於來自四面八方的質疑,很多企業現在還是像《星艦迷航記》(Star Trek)裡的企業號一樣,摸不清方向。」

遇到外界質疑時,切記「FLEE」四字訣:找出溝通對象(Find)、傾聽問題(Listen)、參與互動(Engage)、做出回應(Empower)。

回歸基本面還包括,從本身企業的核心價值出發,找到著力點。

演講者之一、馬來西亞滙豐銀行執行長唐愛韻(Irene Dorner)接受《遠見》訪問時就指出,五年前滙豐開始思考,馬來西亞需要的CSR是什麼?不久,決定從弱勢扶助與兒童教育著手,後來甚至把75%的資源投入環保與教育,「因為這是滙豐長期的CSR主軸,剩下的25%,則用來照顧當地社會的特別需求,」她說。

風向3 指標建立更透明可信

最後,儘管CSR資訊發布逐漸成為常態,但外界也愈來愈要求這些內容的可信度與透明度。

所以,CSR報告書裡不能老是只有好消息,卻對自己的缺點全然不提,報喜不報憂。

「看似100分、無懈可擊的報告,其實意義不大,人家也不會信,」威爾福直說,「透明度」是亞洲企業最大的挑戰,因為目前很多指標企業仍被家族或國家把持,對資訊揭露相當保守。

CSR思惟一向領先的IBM,便在最新的CSR報告最後,條列各項可量化的數據,包括:員工學習時數、員工滿意度、員工受傷或罹病比率、女性員工及高階經理人比率、投入志工時數等,讓外界一目了然。

熬過金融海嘯的衝擊,CSR的觀念與做法變得更加基本、務實、透明、而且可衡量了。這樣的CSR,才能走得更長久。

本文出自 2010 / 03 月號

第28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