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中年煙斗隊 壯遊中國四部曲

騎得愈顛簸,愈通體舒暢
文 / 邱莉燕    
2009-08-01
瀏覽數 30,650+
中年煙斗隊 壯遊中國四部曲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所有的冒險計畫,全從Franco的一句「年紀大了」開始!

故事是這樣發生的,五年多前的某一天,他突然想著,得趕快在55歲之前,完成人生的終極挑戰才行。

這樣想時,他眼前閃過的畫面是騎著「大鳥」(重車的俗稱),奔馳在中國大陸幾個最有名的原始曠野上。

想時,他馬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一群跟他一樣瘋重車的好朋友。「哥兒們,」他壓低了聲音說:「過來抽個煙斗。」

原來Franco是個超級重型機車玩家,跟許多中年同號共組「煙斗隊」,以嗜好高難度的Off-Road路況(沒有柏油的路面),聞名台灣重車界。

煙斗隊的成員,個個是台灣事業有成的「不良中年」。每一位都是成功的老闆和高管,40~50歲了,除了喝紅酒、抽雪茄的嗜好,還偏愛騎重車,玩起「大鳥」來,比年輕人還瘋!

Franco,是桂冠旅遊總經理林於楨,重車車齡十幾年,他常常騎著哈雷,自備飲料,騎到溪邊看魚,或是和三五好友相約,騎到坪林民宿咖啡,天南地北聊八卦。

「挑戰一天環島,也沒問題,」Franco意氣風發地說。

忠哥,身分是乙光營造總經理陳學忠,頂著灰髮小平頭,總是以開懷大笑感染周圍的氣氛。

堂堂建設公司老闆,卻是煙斗隊冒險之旅中,最常被拍照的模特兒。

小高,正式職稱是台灣國際專利法律事務所特許第二部部長高文欽,重車經歷為七年。他喜歡騎重車的理由有十個,其中一個是「享受高速時邁入真空境界」。

秦哥,一般人會尊稱他為大千典精品負責人秦嗣林,愛騎重車的他,很有生意頭腦,在台北市擁有五間當鋪,開在東區的那一家,一年到頭擠滿了貴婦。

小杜,醫樺儀器老闆杜豐慶,公司裡賣的明星商品是防蚊貼片,是煙斗隊中最愛耍帥的一位,常常脫隊騎碎石路,被隊友稱讚是「把摔車當樂趣。」

首途內蒙,感受生命開闊和追風快感

Franco的「中年壯遊」計畫,是一年跑一段中國最偏遠的邊疆,每一段至少2000公里以上。體驗又長又危險,同時也是最美、最像天堂的路。

2005年,他們挑戰了內蒙古。2006年,騎香格里拉,再隔年,去新疆。

今年7月中,才剛從西藏歸來。如此,已完成了「中國四部曲」的挑戰,台灣從沒有重車手玩得這麼大。

一向騎慣了的愛駒,掛的是台灣的車牌,肯定無法騎上中國大陸的馬路,而且遠度重洋,把車子運來運去的,也太過麻煩。

幸好,Franco從事旅遊業多年,知道奧地利Adelwise重車旅遊集團,中國分部剛剛成立,救星出現了。Adelwise的接團標準相當國際化,提供車況良好的BMW摩托車,全程入住四星或五星酒店,有一台行李車隨行,「附贈」機車維修技師一名,還有嚮導,並代客換領中國駕照。

就在2005年,煙斗隊踏上了重車壯遊的路程,前往內蒙古。

出發前,他們似乎有一種預感,等在前面的,將是生命的全面開闊。

煙斗隊從北京出發,一路風風火火騎到內蒙古的首府呼和浩特,途中經過長城和草原,看盡牛羊和蒙古包。

內蒙古之旅,全程11天,竟騎了2700多公里,幾乎每一天都在大草原上,享受自由自在追風的快感。頑皮的小杜,還故意將車騎到牛群旁邊,逗牛為樂。

沈醉香格里拉,穿梭在雲霧繚繞中

過了一年,煙斗隊再度啟程征服舉世聞名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他們從昆明出發,一路飇到成都。這群硬漢追隨他們的影子,騎過大理、虎跳峽、麗江、中甸、丹巴、臥龍、青城山,前後總共10天的行程,騎了1700多公里。

暴走在前往香格里拉的山路上,操控著200多公斤的機器,速度顯然不能太快,處處可見的碎石路,讓驚險一路相伴到最後。

但,這就是他們要的樂趣。騎在雲霧繚繞的叢山峻嶺中,車輪駛過,捲起了風,一路上的感覺,除了爽還是爽。

此行欣賞到了四川的最高峰四姑娘山,山體陡峭,直指藍天,令人心曠神怡。一行人還來到世界最高小鎮理塘,海拔4200公尺,彷彿懸在高空一般。自然也不能錯過丹巴美人谷,這座以專門出產美女的小城。

前進北疆,醉心於紅楓與羊陣之間

2008年9月,煙斗隊才又再次整裝出動,目的地瞄準新疆,另一個盛產傳說的祕境。

11天的路程,從烏魯木齊出發,沿著準噶爾盆地,經天山到五彩城,然後是富蘊,回程由克拉瑪依,經魔鬼城,回到烏魯木齊,總長2100餘公里。

喀納斯湖,是出入北疆的必經之地,也是傳說中有水怪的地方,但住了兩晚,隊員並未發現異狀。驚人的美,現身於碎石戈壁灘,由於那年冬天來得早了一點,沿途樺樹已黃、楓葉已紅,沿河道路比加拿大還美。

有趣的是,冬天來早了,牧民趕牲口下山,巨大的BMW車體被困在羊陣中,動彈不得。「而且不止一次牧民大遷移,我們至少遇上幾十批哈撒克牧民,」煙斗隊一提起來就哭笑不得。

看到駱駝,小杜的玩心再度被勾起,騎上大鳥往駱駝衝去,膽小的駱駝被嚇得四處奔逃。

挑戰西藏,體驗最深的敬畏與感謝

今年7月,這群中年男子決定徹底發揮「不良」特性,年度壯遊之旅,選擇了遠征西藏,而且是進藏公路中、最驚心動魄的川藏公路南線。

「沿路有一半是爛路,途中有泥漿路、土路、破碎路、粉塵堆積路、黑冰路、水坑路、彈坑路、過河等各種挑戰,考驗著騎士的騎車技術、體力和耐力,」小高說,連個性安靜的他,也用了這麼多詞彙來形容,可見西藏之旅的凶險。

他們先坐飛機到拉薩,從這裡啟程,途經日喀則、江孜、林芝到新都橋等,再搭飛機到成都,以往在地理課本上才有的地名,一一出現在他們腳下,困難也隨之而來。

「迎風向前,是唯一的方法,」當小杜騎在雅魯藏布江邊的峭壁,腦海中產生了這樣的念頭。騎在他身後的秦哥,心裡想的卻是:「掉下去,就天葬了……」

13天,隨著輪下一哩一哩飛逝,煙斗隊體驗了要命的高原反應,也感受了騎在懸崖邊上的命懸一線。

2800多公里之行,有人想馬上回家,有人交代遺言,有人相機零件破裂,全部的人都有帶車摔倒的經驗。

勇闖西藏,天地任我行,使他們的視野更加遼闊,更珍惜身邊的一切。忠哥呵呵笑說:「一輩子,一定要騎這麼一次。」

有人曾說,中年男人騎重車,是出於中年危機,就像一個垃圾桶滿了要拿去倒掉。

但對煙斗隊這群「追夢人」來說,事業經營到一個高度後,更要用超強馬力,為個人的生命寫下永難磨滅的記錄。

生活健康醫療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