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700公里壯舉 世界也會讓步

內蒙風光4〉重型機車遠征
文 / 邱莉燕    
2009-06-01
瀏覽數 16,300+
2700公里壯舉 世界也會讓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暢遊內蒙古,搭車不是唯一的方法,更粗獷、更貼近天地的玩法是——重型機車。

重車發燒友、桂冠旅遊總經理林於楨是典型的大草原玩家,「騎重車上草原,很過癮,」他眉飛色舞地說。

他尤其喜愛不走公路,而是順著沒鋪柏油、崎嶇不平的路面奔馳。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完全沒有路標,全以GPS定位,任憑風的速度切在身上。

3年前林於楨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重車迷跑了一趟內蒙,回來以後就成立了「煙斗會」車隊,內蒙可說他們結盟的寶地。之所以取名為「煙斗會」,是因為這群人都愛抽煙斗,而煙斗的台語發音,和英俊很相似。

這群人也是台灣第一個踏上內蒙的重車車隊,並從此帶起國內重車遠征海外的風潮。林於楨所屬的旅行社甚至特地為其他的重車迷開闢了專屬的私房行程,一人便能成團。

硬漢的11天 從北京挺進呼和浩特

成員清一色是事業獨當一面的「硬漢」,騎重車除了肌肉的運動,也追求心靈的運動,為自己保留一個追求夢想的自由。

重車遊內蒙行程如何規劃呢?起點是北京,一路向呼和浩特挺進。出慕田峪長城後,一路沿著八達嶺高速奔馳,兩旁山巒連綿,「倒有一種古人策馬狂奔的豪邁之感,」林於楨說。

沿途經過張家口、正藍旗,直奔中蒙邊境,然後從承德返回北京,總長2700多公里,花了11天騎完全程。

追風的快感,加上追夢的驅動力,煙斗會每天必定騎上400多公里,體驗壓車過彎和直線加速的美妙,脫掉大老闆的西裝,脫掉男人的責任,讓自己感覺是自己。

「奔馳在綿延幾百公里的無邊綠意裡,牛群羊隻就這麼近在眼前,」林於楨興奮地說:「這在台灣可是難以想像的奇妙體驗。」

不過在草原上馳騁,其實不能騎太快,頂多20到30公里,因為草原中隱藏著沙堆和碎石,就像騎在月球表面上的坑洞一樣,必須放慢速度。

有時還得站著騎,因為後輪會甩個不停,必須站起來把前輪壓住,控制油門。

「真的會一直騎到腎上腺素大量積聚,騎到頭皮發麻,」林於楨說。不過正因為慢,安全性也提高了不少。

路況考驗技術 還可沿路享受意外

騎重車最大的樂趣,就是每天都會出現意外的旅程,除了吃午飯常常沒辦法按時,有時看到遠處有稀奇的景致,興致一來,便會「出軌」。

有一次抵達了正藍旗,聽說森林復育得不錯,煙斗會二話不說就繞道出征,結果路還沒修好,坑坑窪窪,一行人騎了整整27公里的泥土堆,眾人還得同心協力搬石頭「造路」。當天回到蒙古包酒店時,已是滿身灰塵,但「這就是人生!」林於楨大笑說。

另外,以之字形的方式,騎上敖包山,也是對BMW重車工藝的考驗。敖包山是蒙古人的許願山,並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用小石塊堆砌而成。這種聖山一般都建在草原上凸起的地方,有時插上滿滿的柳條,畫著梵文經幡圖案的五彩旗,在藍天下隨風飄蕩。

在絡繹不絕的「轟!」「轟!」「轟!」聲中,先從東側緩坡往上騎,一路上飛砂走石避免不了,而沙地打滑的狀況也在謹慎中一一克服。正是因為辛苦、障礙和磨難,使得登頂成功的美好滋味更加回味無窮。

內蒙的確是個奇妙的地方,林於楨曾經體驗到晚上11點,天才全黑,早上3點多,天就亮了。草原上觀日出,四處亂繞,不經意發現地上長滿薰衣草,便採了一大把,回到蒙古包煮花草茶與眾車友共享,十分愜意。

不過「騎內蒙,算是初級班,」騎重車20幾年的林於楨說。在內蒙之後,他陸續又去騎了香格里拉和新疆,比起斷崖、冰川,內蒙好騎多了,而且不會出現高原反應。

重車遊內蒙,讓一群台灣重車迷留下一次次難忘之旅,飽覽了美景,也體驗了蒙古包風情。不是有句話這麼說嗎?大膽挑戰,世界總會讓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