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藝術熱和金融市場同步?

文 / 黃效文    
2009-01-01
瀏覽數 15,000+
中國藝術熱和金融市場同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被喻為「中國成就最高的在世探險家」的黃效文,因為致力探險活動,保育自然和中國文化,在2002年被《TIME》選為亞洲英雄。

黃效文對羚羊、犛牛、金絲猴等中國野生動物保育方面,有諸多貢獻,在西藏古建築、寺廟、壁畫修復,也投入許多而獲獎無數。

這是泡沫還是事實?當代中國畫以天價賣出、年少的中國藝術家榮耀加身,這是重現還是反映華爾街現象?中國藝術家果真才高八斗,每幅畫值得了六、七位數字嗎?嗯,接下來看看南亞和東南亞藝術家的身價,或許能揭曉答案。

論及當代中國畫最常見的行情價,只會看到一定限量的買家,能出得起這麼高價的人早就出了,尤其是口袋麥克麥克的時候。拍賣公司和藝術市場總要培養另一輪新「人才」接替,從低價開始操作,逐漸拉抬,最後熱到高點,好「壓榨」市場再創高峰。用金融術語來講,我們需要新血,讓藝術家浮上檯面,或是把他們當成第一次公開上市的股票般操作。

酸葡萄!也許有人會這麼評論我的說法吧。不過,我可是有立場來談論這幾年當代中國藝術一飛沖天的行情,也有理由拿它和華爾街金融市場平等視之。我也許跟不上時代,不過,我35年前從大學畢業,藝術可是我的第二主修哦,那時候,上西方、中國藝術課還不流行,富貴名流也還不時興拿藝術來消磨時間。不像現在,有意加入者可以補課,如果你不想在亞洲社交圈的時髦流行話題上搭不了腔,也能上拍賣公司的藝術課學習。

我曾在1972年向已故的呂壽琨學習國畫,約莫同一個時期,也在柏克萊加州大學旁聽凱希爾(James Cahill)教授的中國藝術史課程。

我在1980年代初期,把許多雲南藝術作品,甚至藝術家和他們的家人送到美國,讓他們在中國境外另闢蹊徑。知名人物如張曉剛,我從1986年就認識他了,當時他還是昆明的年輕藝術家,距離他後來的血緣系列作品成為藝術拍賣的指標,還有好長一段時間,他的妻子去年還在我香港家裡住過。

炒作‧藝術家身價高漲

我甚至還以區區500美元,買下曾凡志的一小幅畫作,我真喜歡那畫,我愛它的特殊意涵,而不是他的處理風格。那是他面具系列裡罕見的彩色素描,約莫不過是五、六年前的作品,今年5月在佳士得拍賣,面具系列的一幅畫以超過900萬美元賣出。

如果我投資藝術,就會很開心,只花500美元買下傑作,就漲到好幾百萬元,不過,我總覺有些不對勁,有太多藝術家身價漲到這般,這是不正常的現象,說得不好聽點吧,總有人認為是拍賣公司和收藏家合起來的炒作和計謀。

如果觀察其他事物,只要不披著藝術的外衣,當「影子出價」操控市場上揚,就會出現不正常的價碼,下一波東南亞藝術家的行情上漲也許能證明我的觀點。

假使曾凡志的作品,我不只收藏一幅,而有十幅,身邊又還有些閒錢,大可出手,花個100萬,買下第11幅,市場會馬上因為我的收藏,說我身價1100萬美元,有什麼還能比這更快讓我的財富增值呢?更別說我大可以發動一大批收藏家,到我門口等著買收藏品。這聽起來容易,可是得有大型拍賣公司支持買帳、有身段技巧,生意才能成交。1000元拿25%當佣金,或許能說動不少積極的合作伙伴。但畢竟這是不可能的場景,因為我只有曾凡志的一小幅作品。

寒冬‧藝術投資市場不景氣

10月4到6日的蘇富士拍賣結束後,評估金融市場走勢的彭博新聞社發布即時消息指出,看來應該不會錯:國畫市場因為規模完整,原本就有收藏家,還處於牛市,可是當代中國藝術可能會和金融市場同步,要進入長長的寒冬了。20%到40%的畫廊沒有成交,被炒高的價碼狂瀉,遠不及從前,即使是張曉剛、曾凡志等受歡迎的畫家,七折八扣之後,還是沒有人要。10月拍賣日隔天,蘇富比股價掉了約莫14%,還不到一年,就從高點下跌75.7%。

這麼看,當代中國藝術市場垮台了嗎?那倒未必。正如金融專家所言,大家只是撙節支出而已,當然啦,藝術投資顧問可能建議你在低點進場,但這畢竟你要有閒錢,又沒太多的投資標的才行,對付不起七位數的藝術愛好者來說,現在還是高價,等市場調整,出現五或六位數時,才會安心出手。你也可以再從低點進場,不過,要等漫長寒冬結束,金融市場逐漸活絡,機會才能再來,藝術市場也是這樣。

我喜歡藝術,尤其是空檔時間,在博物館、畫廊安靜踱步欣賞,我從不覺得要買下來才能欣賞。說來有趣,這些年來我把曾凡志的作品掛在浴室牆壁,直接對著馬桶,有什麼地方能比這裡,讓你更安靜、更私密坐著,一天能好幾次親近欣賞一件作品呢!現在我打算把這幅畫拍成高畫質相片,放在同一個地方。至於真品嘛,我想拍賣變現,存在銀行保險箱保值,如果有人想看曾凡志的這幅畫,可能得等未來金融市場振翅再起,拍賣會的目錄上見了。(黃漢華翻譯)

本文出自 2009 / 01 月號

新美國與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