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混種消費者 現身秀經驗

文 / 王一芝    
2008-07-11
瀏覽數 30,750+
混種消費者 現身秀經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突破婚姻與家庭情結〉夏樂祥

奶爸萬歲,太太更適合上職場發光

每個星期三中午前,台北萬福國小附近的咖啡店,都會有一場七、八人的聚會。

他們是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家長,代替老師為班上小朋友講完故事之後,總會到這裡交流感情、順便交換育兒資訊。

定睛一看,在這些吱吱喳喳的婆婆媽媽當中,竟然出現一位男性,他就是人稱「夏爸爸」的夏樂祥,擔任全職奶爸已達六年。

現年41歲、台大三民主義研究所畢業的夏樂祥,曾經是平面媒體記者,主跑立法院。

六年前,他服務的媒體無預警歇業,再加上太太生了第二個女兒,他就順勢開始自己帶兩歲的大女兒,省下每月1萬5000元的褓姆費,又有半年2萬5000元的失業救濟金可領,偶爾接些案子賺零用金,暫時生活還算過得去。

但失業救濟金領完、接案來源又不穩定後,父母、岳父母們就紛紛試探他,是否該到外面找工作?好符合社會對男人的期待。甚至連一向支持他的妻子也婉轉詢問,「你是不是該去做些什麼事?」

但夏樂祥仍決定當超級奶爸。理由是,「現狀下的理性選擇。」

一方面在電視台擔任紀錄片製作人的太太,工作忙起來沒日沒夜,如果自己再投入忙碌的媒體工作,家庭生活品質可想而知,「我太太比我更適合在職場上發光發熱。」

另外,他也不認同現在的雙薪家庭,孩子小時候丟給爺爺奶奶,大了就往安親班塞的現象。

夏樂祥猶記,很早就從軍旅退休的父親,轉職到貨輪當船員,大約一年半至兩年才回台灣一次,「我不想和父親一樣,在孩子的成長過程缺席。」

帶小孩上學、吃早餐,採買貨比三家

最重要的是,相較於太太,A型摩羯座的夏樂祥,比較細膩、注重細節,更適合在家帶小孩。

現在每天早上,夏樂祥必須趕在7點50分前,送八歲的大女兒上小學,再回來陪愛賴床的小女兒吃早餐,送她上幼稚園。等到傍晚4點,又分別把她們接回家,做晚飯給她們吃、講故事給她們聽。

「可能因為長時間在家,我不像其他父親一樣扮演Candy Father,而是嚴肅爸爸,」戴著黑框眼鏡的夏樂祥說,自己是孩子生活起居的主要決定者和陪伴者,只要孩子有事,第一個找的不是媽媽,反而是爸爸。

在夏家,太太是主要的經濟來源。不過他多少受到「男主外、女主內」舊觀念影響,每當要開口向老婆要錢時,還是有些難為情。

於是兩人達成協議,在書櫃上放置一只「家用支出」信封,舉凡買菜錢、孩子鋼琴學費、暑假營隊費用等,夏太太都會領來放在信封內,再由夏樂祥支付,「不是我伸手向她要,而是她給多少,」夏樂祥強調。

身為家中主廚與採買者的夏樂祥,多年來也養成跟一般家庭主婦一樣的習慣,喜歡到處比價。

例如過去每次到量販店,夏樂祥總是不自覺一買就是好幾千塊,但最近物價上漲後,他已減少到量販店,改往附近社區型的超市或藥房採購。

他以小孩的奶粉、尿布為例說明,因為社區藥房大宗進貨,而且奶粉現場開罐,代表不能轉賣,因此價格絕對比其他通路還便宜。

夏樂祥也發現,近來奶爸已經愈來愈多,在家裡帶孩子的爸爸,不再是心不甘情不願,或是遮遮掩掩的。

「其實男性有時候在家務操作的過程,還比女性來得輕鬆方便,」他說。

儘管有時候夏樂祥不免擔心光靠太太一份薪水,能否維持生活開銷,而不排斥未來工作機會,不過慶幸自己能陪著孩子成長的他,仍會高喊「奶爸萬歲」!

越過性別情結〉廖少堃

高中開始學保養,皮膚比女人還好

身高182公分的廖少堃,留著和偶像團體F4言承旭一樣的褐色齊肩長髮,一身簡單白T恤、卡其色背心及靴子,就像是從偶像劇或伸展台走出來的男模特兒。

本科學設計,曾在廣告公司擔任藝術指導,廖少堃從小就被母親像小王子般打理著。長大後他熱中打扮自己,從大學時代就開始迷戀名牌,還曾把打工的薪水都拿去買一件6000元的VERSACE牛仔褲。現在的他,則是朋友同事眼中的型男。

乍看之下,他身上的服裝、配件是價格不斐的道地名牌貨,但廖少堃卻說,自己全身上下加起來花不到2000元。因為「都是在二手店或過季商品店購買的,」廖少堃驕傲地展示他低價購買的戰利品。

廖少堃更透過在時尚品牌工作的朋友,用一、兩折價錢買到的名牌商品,就連腳上穿的鞋子,也是替國際品牌代工的朋友送給他的,「平時交朋友還滿重要的,」他笑著說。

現在的廖少堃,甚至比女人還瞭解自己身材的優缺點。他侃侃而談地表示,自己的身材比例是身短、腿長,所以不愛穿短褲,經常穿低腰褲來掩飾缺點;而且他的肩膀過窄,也就試著找一些袖子短、肩線高的衣服來穿;再加上臉太小,於是喜歡戴帽子,也把頭髮留長。

除了一身型男打扮之外,廖少堃的皮膚保養之好,也讓身旁的女性朋友嘖嘖稱奇。

廖少堃輕觸臉頰說,因為現在的工作經常要提案,下班時間不是半夜,就是凌晨,而且又經常兩、三天不睡覺,皮膚狀況比以前差很多,「我30歲去專櫃做毛孔測試,膚質比女生還要好。」

為美喝蛇湯、吃毒蠍,出門打扮1小時

63年次的廖少堃,從高中時代就開始使用保養品,只不過當時是媽媽買什麼,他就用什麼,沒太多選擇性。

退伍之後,廖少堃和在日本長住後回台的堂妹同住,看到堂妹就算加班到2、3點,回家後仍打起精神敷臉保養,深受影響,而且堂妹還教他敷臉,贈送他各式各樣的保養品。

現在只要發現新推出的化妝保養品,廖少堃就會上網或翻閱各大雜誌評比,甚至直接殺到百貨公司專櫃購買,「一方面現場教學,櫃姐還會贈送很多試用品。」

廖少堃除了每天塗抹化妝水、乳液、眼霜和防曬,一個星期也固定敷臉兩至三次、修眉毛、去角質,出門前還會撲個蜜粉,比很多女人的保養步驟還繁複。

不過,廖少堃卻認為食療比擦保養品對皮膚更有效。因此經常到華西街喝蛇湯,或到大陸吃毒蠍子,讓皮膚維持一、兩個月的最佳狀態,平時堅持不吃燒烤、油炸類食品及牛肉,每天食用大量的蔬菜水果和健康食品。

和時下女人一樣,廖少堃每天出門前,至少需要花上一個小時裝扮自己。每天的衣著搭配,全憑心情和天氣決定,不太會跟隨流行,至於頭髮,則必須抓鬆吹蓬,還得抹上頭髮滋養液。

廖少堃觀察,現在的七年級大學男生愈來愈懂得打理自己,光造型用品一個人就擁有十幾種,而且重視修眉、防曬習慣的男大學生,也大有人在。

「銷售給男生化妝保養品比女生容易的多,」廖少堃強調,男生對美容知識較不熟悉,需求又日益增加,比較容易被廣告或行銷策略打動。

對廖少堃來說,男生絕對有權利像女生一樣愛漂亮,因為男生愛美並不稀奇,這只是一種新生活態度而已。

打破收入情結〉鍾婉萍

一天飯錢50元,累積名牌包百萬元

中午休息時間從辦公大樓步出的鍾婉萍,民國65年次,已經在網訊電通擔任專案管理四年。

大大的眼睛,留著一頭過肩長髮,全身上下的打扮,和一般台北上班族沒兩樣,但她的真實人生,卻像日劇《大和拜金女》的翻版。

十年前剛到電信公司擔任客服人員的鍾婉萍,當時收入不到3萬元,卻省吃儉用,只為購買相當於她薪水2∕3的黑色PRADA側背包。

儘管捨得花錢買名牌包,但在周圍朋友眼裡,鍾婉萍是出了名的節省,尤其在吃方面。

每次出門吃飯前,她都會先估算同樣的食物,哪一家店售價最便宜?或是這一餐將由誰埋單?如果是老闆付錢,她二話不說馬上跟去,但如果自掏腰包和同事聚餐,通常就敬謝不敏了。

以前鍾婉萍不吃早餐,中午公司提供餐券,晚上吃一碗陽春麵就打發,一天吃飯錢不到50元;現在的公司位於信義區,隨便一個便當就要100元,所以她的中餐,大都是便利商店的飯糰或三明治。

她坦承自己對吃很不講究,「食物吃掉根本看不見,而且吃完還會變胖。」

吃穿省錢有撇步,花大錢買名牌不手軟

鍾宛萍最經典的案例就是,夏天和同事到百貨公司地下街吃40元的豆花時,要求店家先不加冰,等吃到一半,她才自己捧著碗,請老闆加入碎冰。

身旁同事對她這樣的行為,百思不得其解,後來鍾婉萍才告訴他們,如果一開始就加冰,豆花的份量就會變少,相當不划算。

一位同事笑她,和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喝鹹豆漿,喝掉一半再加料的舉動有異曲同工之妙,「絕對有潛力當下一個王永慶。」

鍾婉萍也喜歡到五分埔選購一件100元的衣服,雖然質料不太好,但至少可以讓她漂亮一季,穿完就丟。

每次到五分埔,如果不殺價,她絕對不輕易付錢。鍾婉萍的殺價哲學是,如果碰上男老闆,她會使出ㄋㄞ功;要是阿姨,她就拜託不要算太貴;至於同輩,她則是和對方交朋友搏感情。

有一次,她在香港女人街看上一件要價800港幣的迷彩褲,耗了好幾個小時,硬是不讓店家收攤,最後才以300港幣成交,等於打了三八折,「很多人覺得殺價很丟臉,但我卻很有成就感,」鍾婉萍得意地說。

這些省下來的錢,鍾婉萍全砸在購買國際名牌包,她房間衣櫥已經有20~30個名牌包,包括PRADA、GUCCI、LV、Dior……,換算起來,應該花了超過100萬。

當朋友笑她是「省小錢、花大錢」的敗家女,鍾婉萍總是理直氣壯地回答他們,「我才不知道你們存這麼多錢要做什麼?」對她來說,名牌包好看又耐用,還有增值的空間,像她八、九年前買的LV零錢包,目前價錢已經漲了兩、三倍。

一直到現在,鍾婉萍每年10月生日時,都會購買一個名牌包犒賞自己,而且通常從7、8月,就會開始翻閱時尚雜誌,研究今年下手的名牌包款式。

想也知道,鍾婉萍絕不可能自己出錢買雜誌,而是選在時尚雜誌出刊後五天,上髮廊洗頭順便翻閱,洗頭小妹現在一看到她進門,都會自動奉上最新的當期時尚雜誌。

B型天蠍座的鍾婉萍樂在其中,「不買名牌包心裡會空虛,買了才有滿足感,」她露出甜甜的笑容說。

本文出自 2008 / 07 月號

混種消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