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CSR焦點2〉全懋精密 一成弱勢員工,卻是世界第一

文 / 陳怡瑄    
2008-04-01
瀏覽數 29,500+
CSR焦點2〉全懋精密 一成弱勢員工,卻是世界第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清早正是夜班的下班時間,從位在新竹竹北的半導體廠全懋精密廠區,走出幾十位值班員工,清一色淡綠的作業服裡,有一位竟是個黑人。

他是來自非洲坦尚尼亞的汪達,全懋的夜班工程師,是該公司近50位外籍配偶員工之一。和他一樣在全懋工作的台灣「新移民」,還有台灣媳婦賴發珍、以及來自菲律賓、東南亞各地的外籍新娘。當其他科技業由於技術需求聘請國外顧問、因為成本考量而採用東南亞外勞之際,全懋雇用這群外籍員工,卻來自另個理由。

「台灣有許多新移民,」全懋總經理兼執行長胡竹青說:「我們想給他們一個肩膀和希望。」

除了新移民,全懋廠區裡身障、智障或聽障員工加起來約有32名,以及110位半工半讀低收入戶學生,總計共有約200位的弱勢族群員工,占了全懋生產線1800名員工逾一成的比重,遠超過勞委會規定企業須雇用1%殘障人士的門檻。

高弱勢雇用,來自親身經歷

「老闆有交代,」運籌暨人力行政組織副總經理石肇中表示:「我們對弱勢族群的雇用比例無上限。」

在科技業進入微利時代,全球第一大(塑膠閘球陣列基板)PBGA基板廠全懋的人力資源管理原則卻是照顧弱勢。

「因為我自己就是弱勢族群,」執行長胡竹青解釋,語氣裡有感慨、也有驕傲。這位全懋的創辦人,曾經服務過美國晶片大廠德州儀器、晶圓大廠台積電,現在統率著全球第一大PBGA廠。當年,他自己也曾是受人幫助的弱勢族群。

當胡竹青還是17歲的高中生時,父親驟然病逝,只留下一張戰士授田證。

這個外省老兵的家庭在台灣全部親戚加起來不過十人,胡竹青只好將弟妹託付育幼院,而他自己則靠陶聲洋防癌獎學金的數千元補助念完高中,大學志願也得看獎學金。

「我考大學只能有兩個志願:台大或大同,」胡竹青說,他捨棄交通大學,選擇了提供補助的大同工學院。後來,父親留下來的戰士授田證換取補助金,讓一家度過難關,將弟妹從孤兒院接回,也讓他順利完成大學學業。

胡竹青感慨地說,這個對外省籍官兵的補助,一筆100餘萬元的戰士授田津貼,當年斥資750多億元,曾被立法院視為「錢坑法案」,卻是他改變一生的關鍵。後來讓他完成學業、先後進入德州儀器、台積電、創立了一家年營收百億元的半導體廠,也讓胡竹清種下扶助弱勢的心願。

補足生產力,靠弱勢高忠誠

胡竹青從台積電離開、募資創業,在所創辦的全懋開始獲利後,便逐步增加弱勢族群雇用。

不過商場遊戲規則裡,獲利,是唯一的生存資格。更何況,全懋在創立頭三年就花掉4億8500萬元,幸有封測廠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入股金援才得以度難關,胡竹青非常瞭解產業現實。

五年前,全懋開始思索開發多階層人力,就像科技廠得開發多方接單客源。當時,全懋找了啟聰學校合作。

「我們雇用了30多位聽障人士、還有兩位腦性麻痺患者,」石肇中回憶:「而這些人也特別珍惜工作,穩定度更高。」

第一批聽障員工補進後,生產線依舊需人孔急。有個處長向胡竹青提到,台灣有不少外籍配偶、新移民,都不易找到工作。於是,全懋招募政策延伸到外籍移民,接下來又擴大到地方中高齡二度就業勞工。最近,全懋則和中信高中成立建教合作特別班,讓中低收入戶學童在全懋打工,也在全懋上課。全懋的廠區裡,甚至設有教室,是這群特別員工上課處。

新移民扎根,來自一份工作

一份工作,對於求職不易的弱勢族群是一個希望的扎根處,飄洋過海來台的新移民們感觸尤深,坦尚尼亞人汪達就是一例。

五年前,汪達在坦尚尼亞認識了現在的台灣老婆而相戀結婚。因為丈母娘不放心女兒遠嫁非洲,兩人便遷回台灣。

「不過一個男人沒有工作,怎麼讓人安心?在台灣又怎麼會有自己的身分?」汪達流利的國語裡,卻再現了當時的惶惶不安。

後來,妻子的親戚建議他可以到廣募新移民的全懋試試。「面試時候自己都害怕:他們真敢用一個外國人、而且還是個黑人嗎?」汪達仍感不不可思議:「對於錄用我的那位副總,我永遠心存感恩。」

而另一位來自四川的大陸新娘賴發珍,則是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尊嚴。

「剛來時繁體字都看不太懂,」賴發珍笑道,但有工作、有同事後,什麼適應都快多了,甚至還有可以染頭髮的朋友。四川口音只剩下一點餘味,賴發珍覺得自己在這裡開始了新生活。

高包容管理,放眼海外擴廠

照顧弱勢在無情的商場上是個不易擔當的責任。根據美國《財星》(FORTUNE)統計,高科技產業有九成活不到五年,在這樣競爭的環境下,何以還有企業願意背負傷兵?

被慈悲激起戰鬥意志,也讓全懋在管理上發展出新競爭之道。

許多企業對於外籍員工多有語言隔閡的疑慮,而全懋還有數百名聽障員工,挑戰更劇。公司自力救濟,乾脆成立了「手語社」。在這個手語社裡,全懋管理有聽說障礙員工的主管都會同來切磋,也讓更多員工習慣手語。「這是我們降低內部溝通成本的辦法,」石肇中說。

而弱勢族群在全懋也成為一股凝聚企業認同的穩定力量。

全懋和當地中信高中的建教合作就是一例。在這個計畫裡,該高中110位家境清寒的同學到全懋工廠裡工作,一旁年長的員工常不自覺地照顧起這些中學生。胡竹青覺得很欣慰:「這個政策在我們企業裡激勵出了一種關心的氣氛和文化。」

而雇員背景組成複雜,也被胡竹青畫進發展藍圖,如同幫全懋訓練包容性,為異國管理系統建立做準備。

取用於社會,成功技術升級

好心有好報,胡竹青體會深切,因為全懋開發出的第一台半自動目檢機,正是來自20多年前胡竹青的惻隱之心。

原來,在半導體封裝的引線接和(wire bond)製程中,需要以10~40倍的顯微鏡檢驗,向來都是由20多歲的年輕女性從事。

不過20年前,胡竹青在德州儀器時,看到一位40多歲的女性目檢員有著多年優良業績,卻退化成為弱視。當時他便決定,要開發機器取代人工。

這個心願,在十年前胡竹青創立全懋時,終於和設備商由田新機合作開花結果。剛開發成功時,一台機器不過80萬元,如今價格暴漲至600萬元以上,甚至還賣到大陸去。每台目檢機足可取代三到五個人工勞力,使生產效率和良率大增。

現在,全懋是世界PBGA覆晶基板第一大廠,微軟暢銷遊戲機XBOX360裡的PBGA基板,就是來自全懋,有部分就是來自這些弱勢員工。「給他們一副可以擔當的肩膀、幫他們種下希望,」胡竹青說:「最後他們終將會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