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和鋼鐵執行長 侯王淑昭 就愛洪亮卻安靜的鼓聲

文 / 尤筱瑩    
2008-01-01
瀏覽數 23,050+
東和鋼鐵執行長 侯王淑昭 就愛洪亮卻安靜的鼓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進東和鋼鐵執行長侯王淑昭距離台北當代藝術館不到10分鐘腳程的辦公室,讓人錯覺是否到了藝廊?

書櫃裡排滿名家畫冊集,一幅日本油彩畫家不破章筆下的屏東萬丹鄉景,與對牆上侯玉書的抽象畫相唱和。就連電腦螢幕保護程式,都不斷播著水墨畫作,讓人嗅不到這家年營業額達335億元的傳產巨頭,絲毫的冷調鋼鐵味。

身兼東鋼執行長與當代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侯王淑昭一直是藝文界聞人。早在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大眾焦點還在物質享受時,她便率先成立春之藝廊,提供台灣前輩畫家辦展的空間,也種下1990年代前衛藝術的種子。一直到現在,東和鋼鐵仍持續贊助故宮、兩廳院、及個人藝術家表演活動。

但侯王淑昭對藝術的熱情,並非建立在企業捐錢贊助上。

對這位「鐵」娘子而言,藝術是滿足「魂」的糧食。「尤其每天在辦公室很忙的人,更要多接觸藝術,讓你的身、魂(心)、靈取得平衡。」衡量好作品的標準也很簡單,「只要能夠感動你的魂,」身著鐵灰色套裝的侯王淑昭,頸子上一條像音符般流瀉而下的灰黑漸層圍巾,襯出她柔和的臉部線條,以及涓細卻沈穩堅定的聲音。

難怪她的畫家兒子侯玉書,形容她是齊白石與Armani的綜合體,俐落線條裡散發秀氣。「很貼切吧?我喜歡齊白石的畫,秀氣的線條,卻表現很大的力量,」侯王淑昭笑彎了眼。

《紅菱艷》啟發,進藝術之門

天生對視覺敏感、甚至有潔癖的侯王淑昭,對簡單有力、能撼動靈魂的表演藝術,特別有感覺。

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表演,是到木柵老泉里山區的露天劇場,看優人神鼓演出。「貓空是優人神鼓最好的表演舞台。在大自然的烘托下,你才看得到他們的苦功。平時要打坐、一起生活、在山裡融入自然,才能凝聚力量,打出『洪亮卻安靜』的聲音。讓我最感動的是,他們只專注在打鼓上,」侯王淑昭回憶,那個雨後的夜晚,空氣清新,沿著樟湖步道走20分鐘上山,滿地泥濘,讓她把腳上的鞋都給穿壞了。

1948年,經典芭蕾舞電影《紅菱艷》(The Red Shoes)轟動上映。後來,侯王淑昭的母親,也帶著念小四的她去看,「回家後我就跟媽媽說要學芭蕾舞,雖然現在舞步都忘光了,但那卻啟發我進入藝術殿堂。」

《紅菱艷》不只讓侯王淑昭被迷到穿上舞鞋,五歲大的林懷民,也是因為這部芭蕾舞電影而愛上舞蹈。

半個世紀後,當年的兩位小影迷,仍有機會在劇場相見。一個是坐在台下用行動支持雲門的企業執行長;一個是編出《薪傳》《行草》的藝術總監。「林懷民很不容易,努力不被打倒。你看他對畫面的堅持,看舞台上流瀉的金黃稻穀……,」侯王玉昭的語氣,透露讚賞之意。

開發聽力,讓音樂活起來

今年入冬的第一波寒流前夕,採訪當晚,侯王淑昭還要前往國家音樂廳,欣賞由阿班貝爾格絃樂四重奏創辦人畢希勒(Günter Pichler)擔任指揮,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完全莫札特」音樂會。12月中登場,由當代傳奇藝術總監吳興國,與旅美名伶錢熠演出的崑曲歌劇《夢蝶》,也是她不會錯過的。

謙虛自己對音樂懂得不多,侯王淑昭十年前開始學習賞析音樂,「以前都跟人家說『我聽嘸啦!』,後來才明白,不懂,是因為沒有開發聽的能力,」現在每週都到位於暖暖的音樂教室唱詩歌,侯王淑昭把天生對和諧的敏感力,應用在音樂上。

她舉例,貝多芬的《大賦格曲》絃樂四重奏,高幾度、低幾度的音一起走著,卻能如此悅耳,「因為音符跟時間、拍子,進入絕對和諧狀態。」

這位執行長,更進一步把對音樂的和諧領悟,用在企業管理上。「我在東和鋼鐵40年,每天的工作就是管理人。我希望東鋼1200多個員工,就像一支合唱團,把東和鋼鐵這首歌唱好。」

東鋼董事長侯貞雄,也是她看表演的最佳伙伴。「真正要佩服侯先生啦!願意讓長子走入藝術這條苦修路,」侯王淑昭眼中的丈夫,是個具藝術性與創意的企業家,雖然自小被就期待進入家族企業,背負經營責任,但懂得用創意工作,何嘗不是種藝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