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廉價白老鼠 大陸成為全球最大新藥實驗室

文 / 江國豪    
2007-08-01
瀏覽數 20,600+
廉價白老鼠 大陸成為全球最大新藥實驗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位河北保定市的49歲馮姓農夫,因為長期的肝功能障礙,頻繁地進出當地醫院。

正當醫生最後診斷宣布:「就讓他回家等死吧,」不甘於此的馮姓夫婦,轉而投向美國生命治療公司(Vital Therapies Inc., VTI),在中國地區實驗的人工肝臟計畫。在經過幾天住院實驗治療後,馮姓農夫的肝病竟痊癒了,身體也恢復健康。

馮姓農夫的例子,僅是中國試藥的冰山一角。近年來,中國公共衛生體系龐雜且紊亂,中國地區的貧苦人民與農夫,在付不出高額醫療費用的情況下,正相繼投入全球各大製藥廠新藥的臨床實驗,用以身試藥的高風險方式,減緩自身的病痛。

大碗又便宜/引各大藥廠進駐

據估計,全球每年至少有800種新藥,在中國進行人體試驗,平均每種新藥需要30名健康的人試藥。因此,至少有2萬4000人以上參與試藥計畫,這些還不包括未經許可的新藥實驗。

「在美國,你不可能找到那麼大的試藥人口,」美國生命治療公司董事長泰瑞溫特斯(Terry Winters)指出,中國人多,各種病種如糖尿病、癌症、心臟病等都很齊全,是一個相當完美的新藥試驗場地。

事實上,1990年以來,已經有很多家知名國際大藥廠在中國進行新藥的臨床實驗。

其中,包括美國的禮來公司、瑞士的諾華製藥、法國的Sanofi-Aventis SA、英國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等。諾華與阿斯特捷利康藥廠,更在近期宣布1億美元的試藥計畫,準備在中國地區執行。

「和國外相比,雖然中國臨床試驗招募工作才剛起步,但是志願者招募都不成問題,」美商上海昆泰醫藥發展醫學總監許俊才認為,中國擁有大量患者樣本,在中國發展臨床實驗,能更快、更全面的蒐集統計資訊。

北京依格斯醫藥技術開發公司估計,在中國進行一次臨床實驗的成本,僅為美國的1∕3。

治不好付不起/貧民以身試藥

中國患者的平均測試成本為2.5萬美元,同樣的測試在歐美國家需要50萬至100萬美元,差距相當大。

「大病醫不活,小病醫不好」成了現在中國民眾看病的無奈。中國各地貧窮的病患,已經成為歐美藥廠實驗室裡的白老鼠,任人宰割。

目前,中國13億人口中,僅有5億人有醫療保險,8億人沒有任何保障。貧苦負擔不起醫藥費的人,除了將試藥當做醫療、治病管道,參與試藥計畫甚至演變成一種新的職業群體。

據中國媒體粗估,北京的試藥人口,甚至已經達到一萬多人。其中,有很多人是健康的成人,每次試藥至少有人民幣500元(約新台幣2176元)的報酬。

2003年,兩家美國公司,將愛滋病增強免疫力藥品胸腺核蛋白劑(Thymus Nuclear Protein, TNP)引入中國,並在北京地壇醫院針對39名愛滋病患者,進行藥物試驗。在實驗進行後半年,造成至少7人死亡。

雖然,這事件並不能直接證明TNP對於人體的危害;但是,未經官方許可的藥物測試,卻為貧苦、知識程度較低的鄉村農人,帶來更大的風險性。

器官移植旅遊/引發人權爭議

除了藥廠新藥的臨床試驗,中國另外一項極具爭議的,就是器官移植問題。

英國BBC新聞指出,近年來,由於低廉的收費與豐富的器官來源,中國興起了器官移植旅遊(transplant tourism)的熱潮,吸引了來自歐美、日本、韓國的病患,到中國就醫,尋找器官移植的機會。

但國際媒體與相關單位,已經開始懷疑這些來路不明的器官,有可能來自於中國監獄的囚犯。

今年2月,由世界人權協會的麥塔斯與喬高(David Matas and David Kilgour)公布的「血腥的收穫」(Bloody Harvest)報告指出,中國的移植工業幾乎可以摘除人體任何一個部位。

「一旦外國顧客進入中國,就有一位囚犯因為器官移植被殺害,」麥塔斯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快得令人瞠目結舌,例如,在中國等待肝臟移植的時間僅需2週,足足比英國的52週快了50週,原因在於大陸有夠大的活體倉庫為庫存,而這些庫存──未處決的犯人,甚至包含法輪功學員。

2000年至2005年之間,中國至少有4萬1000多個器官來源不明確;而且,中國自願性器官移植的捐獻比例,占不到整體器官移植數量的1%。

雖然,中國在各國媒體與外國猝死器官受贈者的批評之下,2006年宣布了新的器官移植條例;但是,中國不當的器官移植狀況,仍有待持續觀察。

中國醫療問題叢生,新醫療法令落後在大量醫療需求與人權問題之後,農村廉價的白老鼠與沒有自主權的囚犯,只能耐心等待,期待未來情況能夠好轉。

本文出自 2007 / 08 月號

越簡單越流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