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歷年CSR調查分析〉企業社會責任漸成獲利指標

文 / 江逸之    
2007-05-01
瀏覽數 28,700+
歷年CSR調查分析〉企業社會責任漸成獲利指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長期以來,研華科技董事長劉克振在每一份簡報檔案最後一頁,都放上一幅畫,上面畫一棵大樹。

無論是對客戶、或是對員工演講,他都會花三分鐘講述,「社會是土地,企業是樹,企業從社會吸收人才、市場的養分,葉子與果實落到地面,再度滋養土地,長出更多的森林,企業離不開社會這個土壤。」

企業與社會就是這樣生生不息的生態循環。長久以來,很多人一直認為企業從事公益活動,只是領導人的善心,不見得會有實質回饋。但愈來愈多研究顯示,企業善盡社會責任,就像播種,終究會回饋給企業的。

愈透明,會計績效愈穩定

力行企業社會責任,首先會反映在會計績效上。

《遠見》據歷年「企業社會責任大調查」總排名,將填答問卷的307家公司分成最高分的20%為一組,到最低分的20%一組,共五組投資組合進行2002年到2006年的財務資訊交叉分析。

結果發現,CSR做愈好的公司,資產報酬率、股東權益報酬率等財務績效也愈好。例如社會責任評比與資產報酬率成正相關(0.254)、股東權益報酬率正相關(0.217)、每股盈餘成正相關(0.259)、存貨周轉率呈正相關(0.130)與總資產周轉次數均呈現正相關(0.134)。

花旗銀行台灣區總裁利明獻觀察,CSR標竿企業愈是遵守公司治理的規範,財務的透明度也會愈高,不容易出問題。

「而在企業逆境時,CSR就是股價的保險,可以穩定股價,」政大金融系教授沈中華分析。

根據他的研究,企業愈重視CSR,在遭遇到經營上的意外事件或不景氣時,投資人會因為企業平時善盡社會責任,而願意給予比較高的股價與本益比,「就像是很守時的人,只有一次不守時,大家都願意原諒他,」沈中華說。

但是在景氣大好的時候,愈是履行CSR的企業,不見得會比同產業類型企業的股價更高,關鍵在於「企業在履行社會責任時候,也會造成成本增加,」沈中華表示,不遵守CSR的企業,比較不重視環工衛生,生產成本得以降低。

愈環保,道德基金愈受歡迎

「全球投資人開始重視企業社會責任,」康和投顧總經理陳冠賀指出,目前歐美很流行道德基金(ethical funds),或社會責任型投資(Social Responsibility Investment, SRI),道德基金投資標的排除掉賭場、菸草、軍火及不環保的企業,投資前會先評估企業的公司治理、環保、勞動條件、捐款與風險管理能力。

其中,1999年美國道瓊公司推出「永續指數」(The 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Group Index, DJSI),已發給全球14個國家60檔基金使用執照,2006年底基金資產規模達5兆美元,較前年成長三成。

陳冠賀觀察到全球投資社會責任型基金的大趨勢,去年,康和投顧也代理了比利時聯合資產管理公司兩檔具SRI概念的「全球替代性能源基金」與「全球水力能源基金」。

原本,陳冠賀很擔心台灣投資人不願意投資這一類基金,沒想到市場反應相當好,「一年多來,都沒有接到投資人的質疑電話。」

事實上,SRI基金的績效保持穩定成長,甚至於比其他基金更賺錢。

美國的SRI相關基金總資產規模突破2兆美元,平均投資報酬率為13%。「康和的全球水力能源基金還拿下去年台灣近60檔全球基金的績效排行第三名,」陳賀冠指出。

愈務實,品牌形象愈深刻

連續兩年獲得《遠見》「企業社會責任獎」金融業組首獎的玉山金控,就是把CSR當成核心競爭力的典範。

「重視CSR的企業,品牌形象愈好,」玉山金控策略長黃男州指出,CSR為玉山帶來許多意料之外的收穫。

首先,就是獲得外資法人的青睞。2006年,玉山金控舉辦200多場會議,與400多位法人交換意見,大部分給予玉山金控的評價都是品牌形象好、公司治理健全,也使得玉山的外資持股達到42%到43%,在整體金融業穩坐前兩名。

1992年黃永仁創立玉山銀行後,就很注重企業形象與社會責任,「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時間出時間」一直是最高原則,每年新進人員訓練營的第一堂課,都是由董事長黃永仁不厭其煩地花六個小時講述企業文化與社會責任,「銀行要做世界一等企業,也希望員工成為世界一等公民,」所有的玉山人對於這一段話都能琅琅上口。

兼任基金會執行長的黃男州說,玉山的社會責任作法很務實,當其他銀行花大錢請國外知名樂團來台演奏,玉山卻是發動員工的合唱團在高雄愛河邊舉辦母親節音樂會,或是員工帶領弱勢族群的小朋友走進球場,看中華職棒,每次第五局中場休息時間,玉山志工還捲起袖子,撿拾垃圾,「員工親自參與,效益最大。」

兄弟象職棒隊業務總監黃英坡觀察,贊助職棒的企業很多,但很少像玉山這樣還願意幫助球場整理環境的。

去年,玉山金控更發動員工一年6000元認養兒童營養午餐,在全國近300所小學認養了3000位的兒童,鼓勵員工與客戶陪小朋友一起用餐。

愈服務,邊際效益愈多

企業的社會形象好,也會衍伸出許多效益。王建民去年挾美國大聯盟最高19勝返台,數十家企業爭取他代言,光是金融業就有超過七家業者希望搶搭熱潮,最後由玉山雀屏中選,成為玉山創立以來的第一位代言人。

「玉山不是出價最高的,」黃男州透露,由於王建民與家人都是玉山銀行的客戶,對於玉山的服務很滿意,王建民曾對經紀人談到,如果是玉山有意願代言合約,優先跟玉山獨家談。

玉山順利爭取到王建民的代言之後,更與中華棒協合作,5月下旬將舉辦玉山盃全國青棒錦標賽,打造台灣的甲子園(日本每年最重要的青棒賽);並且舉行國際棒球教練與運動防護的營隊,提升台灣基層棒球的水準。

玉山重視企業社會責任,都轉化為無形的競爭力。黃男州笑著說,每次在與四、五家銀行競爭房貸與中小企業貸款時候,「玉山都有一半以上的成功機會。」

從2002年成立玉山金控後,四年內,玉山總資產增加150%,業界平均只有25%的增幅,「遠高於同業六倍,這得歸功於品牌形象的效益,」黃男州強調。

愈公益,公司利益愈多

公益做久了,就是利益。最佳的典範就是全球最大的工業電腦大廠研華科技。

十年前,研華科技創辦人兼董事長劉克振與何春盛三位創業伙伴就在思索如何回饋社會,決定成立研華文教基金會。

研華完全用企業資源去帶動社會責任。

七年前,研華文教基金會開始聚焦於產學合作。「學生占台灣總人口的比例很大,但產學之間有很大的隔閡,」劉克振觀察,企業要靠自己力量創新很難,而學校的創新很多,卻不易商業化,唯有產學合作,才會帶來更多實質的創新。

研華從1999年開始舉辦大學生的TiC100創新事業競賽,為研華注入創新學習的文化,每屆都有近70隊學生進入最後決賽,在四天的決賽過程中,劉克振親自指導學生後發現,學生的創新比企業領先兩到三年,能引導企業發展大方向與技術發展趨勢。

劉克振經常從學生的創意中,嗅到未來的商機。

像1999年第一次TiC100,劉克振觀察到學生的創意很少有關於.COM的提案,大都是PC、生技產業的創意;果然沒有多久,網路泡沫化,全球PC產業快速崛起。最近幾屆的TiC100,學生大量提出無線服務、網路社群、遠距無線醫療照顧與數位文化創意的企劃案。

學生的創新趨勢給了劉克振很大的信心。他指出,過去研華只幫奇異(GE)、西門子(SIEMENS)做大型醫療電腦代工,雖然早就看到了遠距與無線醫療照顧的市場,「但總是擔心市場過小,不敢貿然投入,」看到了學生大量的提案,研華開始投入研發資源開發遠距無線醫療產品。

愈實踐,長尾效益愈明顯

研華也相當鼓勵員工參與TiC100等社會公益活動。四天的決賽過程,劉克振、中國區總經理何春盛等公司高階主管全天與學生吃住在一起,深深被學生的創業熱忱所感動,重新燃起20多年前創業時的興奮。

再加上,員工積極參與,「透過TiC100,研華從製造導向的工業電腦廠,轉型為創新型企業,」研華文教基金會執行顧問劉慶聰觀察。

研華更將產學合作的觸角向下扎根到學校的實驗室,執行「Focus Lab」,由企業提出研究主題與資源,支持學生團隊研發相關尖端技術。

例如,研華與交大控制系合作機器之間的無線通訊研究案,還每年與長庚大學工業設計科系合作六個案子,由教授帶領學生研究使用者的情境,設計出原型,再交給研華的團隊修改與商品化。

把公益轉換成利益的實例,在研華內湖總部大樓處處可見,在設計前衛的產品研發展示中心的長廊,高掛著八幅研華與長庚大學產學合作的工業設計作品,「半數的學生工業設計作品,都已經商品化,」劉克振哈哈大笑地說。

部分企業拋磚引玉,也會鼓勵其他公司紛紛投入,「帶動起相關CSR的長尾效應,」劉慶聰指出,研華八年多來在學生的創意大賽做出了口碑,許多企業也開始願意舉辦相關的創意競賽。

「CSR可以像是長尾理論一樣,一個帶動一個,愈拉愈長,」劉慶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