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崗 我活著不是用來紀念李安

文 / 游常山、王怡棻    
2006-04-06
瀏覽數 76,450+
李崗 我活著不是用來紀念李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李安的第二部電影《喜宴》裡部下老陳不敢和老長官平起平坐,不但不敢跟老長官握手,還雙腳一靠,立正、手一比:『長官請。』或許大家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但是李安在導完這場戲之後,奪門而出,一個人哭了十幾分鐘才平靜下來,因為這是我們心裡最深處的中國人的忠孝節義,」小李安三歲的李崗,在五年前出版的《有點感性又不失理性》的回憶錄,寫出他們兄弟受到的深入骨髓般「儒家文化」教養的故事。

儒家教養的背後,是一個嚴厲無比的父親。

「以前我像爸爸,李安像媽媽,這幾年因為是同行,討論的事、想的事類似,長得愈來愈像,」導演李崗從淡褐書架上,抽起作品《有點感性又不失理性》,爽朗地笑著說。同樣的支手托腮、微笑凝望,封面的李崗與封底的李安,在泛黃光暈的烘托下,彷若一對為電影而生的雙胞胎,在各自的領域持續開拓。

李安是享譽國際的大導演,同樣從事導演工作的弟弟李崗,相較之下,形象似乎模糊許多。事實上,以《今天不回家》獲亞太影展最佳編劇獎,執導《條子阿不拉》讓蔡振南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並成立雷公電影公司,引進《放牛班的春天》等優質歐洲電影的李崗,在電影事業,同樣有自己的一片天。

崇拜李安,但務實做生意去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