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摩托羅拉台灣區總裁蕭承統 總裁的祕密花園

文 / 張彥文    
2005-11-03
瀏覽數 18,950+
摩托羅拉台灣區總裁蕭承統 總裁的祕密花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來來來,你看!我的檸檬長得多大。」走進摩托羅拉台灣區總裁蕭承統的家中,他一定先拖著客人看他的園藝成果。「這是我的芒果樹,自己種的吃起來特別甜,不過今年只結了三顆,根本不夠吃……,」手上還拿著大剪刀在修剪枝葉的蕭承統,愈說愈興奮。

自認為不適合劇烈運動的蕭承統,假日最大的嗜好就是照顧他的花草樹木,樓上加樓下各三十坪的庭院,就是他最怡然的天地。「花很多心血,」蕭承統皺著眉頭回憶;上次颱風來襲,他一個人冒著風雨跑到外面撐著櫻花,頂著風雨把枝幹綁個結實,等到風雨過後,又得忙進忙出清理滿地的枝葉。

蕭承統的院子裡有山櫻、吉野櫻、佛手柑、金桔、檸檬、芒果等;還有一個做給兒子的鞦韆架,在鞦韆架另一邊還可以拉單槓,「我高中時代可是單雙槓高手, 兩樣都是滿分,」蕭承統提起當年的英勇;不過現在體重比高中時重了快二十公斤,恐怕再難重現單槓上的英姿。

談起花草蕭承統就來勁,因為這片園地全都是他一個人撐起來的。週末假日的早晨,就是他的「園藝時間」,由於山上日照強烈,一兩個小時下來,背心一脫就可以看到曬出來的印子,「有時甚至還曬到脫皮,」蕭承統笑著說。

辛苦的代價是,他對園藝愈來愈有心得。以前蕭承統最氣親手鋪的草皮老是變黃,後來將土細細地翻掘開來,發現原來是金龜子的幼蟲在咬噬草根,於是馬上衝到大賣場買來全套除蟲用品,「照顧植物是很細緻的工作,」蕭承統認真地說。

跟害蟲搏鬥的經驗不只於此;每晚就寢前,他的例行工作就是拿著手電筒,去抓會傷害他心愛植物的蝸牛,「我也搞不懂怎麼會有那麼多,」蕭承統瞪大眼睛說道,像拇指般大小的蝸牛每晚都可以抓到一兩百隻。

差點移民加拿大當園丁

蕭承統多年前差點移民加拿大,當時他在加拿大看中的房子也有一片土地可以讓他發揮園丁專長;當時,甚至已經把台北的房子、車子都賣掉了,全家人除了他都搬了過去。家裡只剩下兩條狗,他每天回來就只能跟小狗說話,「有一天我打電話去加拿大,全家人在開party,我一個人在家吃便當!」蕭承統半開玩笑地說,當時他就叫大家馬上搬回來。而且他認為自己是個閒不下來的人,如果去加拿大,搞不好只能去沃爾瑪(Wal-Mart)收手推車,所以即使要種花種草,也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因為這裡有自己貢獻十多年的工作,也有家人和朋友。

蒔花種草培養毅力

現在山上的住家十分安靜,蕭承統喜歡利用整理花園的時候,讓自己從繁瑣的工作中沈靜下來,流流汗、想想事情。雖然目前摩托羅拉高居台灣手機市占率第一的寶座,不過第一名的壓力也很大。台灣是摩托羅拉在美國以外的市場裡,唯一市占率勝過諾基亞(Nokia)的國家,「headquarter(總部)幾乎是拿探照燈在盯著我們,」花園成了他抒壓的避風港。

滿園扶疏的花木,幾乎都是蕭承統一個人的心血,念小學的兒子偶爾出來跟著玩一玩,通常沒什麼耐性待太久,剩下的都由老爸善後。蕭承統也承認,在大太陽底下整理花園的確是一項辛苦的工作,不過他的哲學是,要培養自己的毅力,「這也是我給自己的壓力,家人不願意做的事,就是我要去做。」

蕭承統認為,自己就是不服輸的性格,人家愈不想做的事他愈要嘗試。

例如,在當兵的時候,就自願出公差,跳進垃圾車把爬滿蛆蟲,惡臭的垃圾挖出來。這種苦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蕭承統回憶,在大學時代,住在農家的三合院;用的是那種老式的糞坑,連上廁所時都得燒一大團報紙,先燻死糞坑裡的蛆,再把牆壁上幾百隻的蟑螂趕開,「至少不要在上廁所時掉在身上,」二十多年前的回憶,至今仍印象深刻。

捧著茶杯坐在花園裡,蕭承統回憶起童年往事,在眷村裡長大的他,小時家境清寒,雙親上當鋪、跟鄰居借菜錢,衣服都是舊軍服縫補成的……,談到當年父母的艱苦,現在已經成為摩托羅拉台灣區總裁及亞太區副總裁的他,淚水仍不禁在眼眶打轉。

拿MBA跟上潮流

「那個時候真的很苦,」蕭承統凝視著遠方說,不過也因為當時困苦的環境,讓他養成不服輸的性格,也惕勵自己只有力爭上游,才有出頭的一天。所以在摩托羅拉十五年的時間,從呼叫器產品部做起,一直爬到今天的位置。為了充實自己,蕭承統還在三年前取得英國萊斯特大學( 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MBA學位,「現在我們招募進來的人,幾乎都有碩士學歷,我當然不能跟不上他們,」談話間,蕭承統又露出他不服輸的性格。

談到未來的計畫,當然首要之務是維持摩托羅拉在台灣的優勢,「我們想拿第一,我們的競爭對手又何嘗不想?完全沒有放鬆的空間,」蕭承統強調,台灣市場規模有限,在產品愈趨多元的情況下,只有不斷往前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