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古典新談

文 / 劉家渝    
2005-10-27
瀏覽數 18,100+
古典新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冷戰時期的蘇聯,總像一團陰森的迷霧,讓人望之生畏又止不住好奇,印象中不論是神祕的KGB(前蘇聯國安局)、灰壓壓的工人群眾、還是腥紅大旗上的一彎鐮刀......,都給人嚴峻、冷酷卻又厲害的感覺;連浪漫唯美的古典音樂領域,都因演奏家們的超水準表現,讓西方世界既驚歎又顫慄。

國內首次以舊蘇聯領域為主題的大型藝術節,將從10月至12月於兩廳院展開,結合音樂、舞蹈、戲劇完整呈現,其中音樂部分更將囊括來自俄羅斯、烏克蘭、立陶宛及愛沙尼亞等四國音樂家,包含弦樂、鍵盤到人聲,精采可期。

包羅定弦樂四重奏原味重現

創立於1945年的「包羅定弦樂四重奏」(Borodin Quartet),被稱為二十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的弦樂四重奏團之一,為慶祝成立六十周年展開世界巡演,台北站演出結束後即前往紐約卡內基廳。該團原名「莫斯科愛樂四重奏」,由俄國赫赫有名的小提琴大師巴夏(Rudolf Barshai)創立。當年更與作曲家蕭斯塔可維奇(Dmitry Shostakovich)有著深厚的淵源,蕭氏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向來有他心底的祕密日記之稱,而包羅定弦樂四重奏,正是獲得蕭氏本人親自指導後的正宗原味。因此,他們的錄音版本一直被奉為決定性的詮釋經典。此次來台,就將帶來蕭斯塔可維奇第一號弦樂四重奏,讓樂迷有機會真正走進蕭氏內心世界。

亞歷克希——鍵盤上的舞者

如果你曾為蘇黎世芭蕾的《郭德堡變奏曲》深深著迷,那麼一定對當晚以琴聲掌控全局的鋼琴家亞歷克希(AlexeyBotvinov)印象深刻。長期以來他與蘇黎世芭蕾舞團合作,雖然華麗的燈光都聚集在舞者身上,但熟悉內情的人卻深知:如果沒有亞歷克希,這些美得令人屏息的畫面絕不可能呈現在觀眾眼前。因此,即便亞歷克希住在烏克蘭,蘇黎世舞團卻寧願捨棄無數近在咫尺的西歐知名鋼琴家,不惜花大錢讓他搭飛機像坐公車般頻繁地參加各項事務。

舞台下害羞寡言的亞力克希,就讀莫斯科音樂院時,以最年輕的參賽者之姿奪得第一屆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大賽首獎,之後轉戰西歐,又於德國巴哈國際大賽及克拉拉.舒曼大賽中奪冠。本次來台演奏全場柴可夫斯基與拉赫曼尼諾夫,正是他剛在倫敦演出大獲好評的曲目,充滿濃厚俄式浪漫。

愛沙尼亞的人聲合唱

即便宗教不同、政治上更是死對頭,長期依存的地理關係卻讓愛沙尼亞在藝術表現上與俄國文化相互感染。因此這支愛沙尼亞愛樂室內合唱團,不僅承襲了名滿天下的俄國人聲合唱傳統,更混搭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愛沙尼亞本土風格,歌聲充滿神祕與獨特性。

成立已經二十四年,是全世界少數全職合唱團之一的愛沙尼亞愛樂室內合唱團,曾經與以色列愛樂、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等知名樂團,甚至超級指揮阿巴多(Claudio Abbado)等大師合作。當代作曲大師佩爾特(Arvo Part)更特別為他們量身打造了好幾首作品。純淨不染塵埃卻又透著悲憫人間的音質,讓人好似走入荒寂無垠的冰原,卻又聽見天堂飄來的聲音,空靈悠遠中,讓聆聽者不知該喜還是悲、莫不動容。

小提琴怪傑——基頓‧克萊曼

1947年出生於拉脫維亞的基頓.克萊曼(Gidon Kremer),是當代最耀眼的天才小提琴家之一,十七歲即獲得立陶宛音樂比賽冠軍。進入莫斯科音樂院後,更被視為蘇聯打入西方樂壇的祕密武器。在著名的小提琴大師歐伊斯特拉夫(David Oistrach)調教下,尚未自音樂院畢業,就已經獲得比利時伊莉莎白皇后大賽第三名、加拿大蒙特婁大賽第二名、義大利帕格尼尼大賽首獎;二十三歲更得到柴科夫斯基大賽首獎。輝煌的戰績,讓冷戰時期的西方世界驚豔不已。

嚴酷超技、笑容鮮少的他,總是被裹上一層神祕的色彩。1980年這位天才正式移居西方,桀傲不馴的各種故事也隨著他世界巡演的腳步不逕而走:指揮帝王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讚美他是同輩小提琴家中最傑出的一位;但倔強的他竟為了二十五秒的微小速度差異與指揮阿巴多幾乎鬧翻;更曾在排練中因受不了維也納愛樂團員擅自更改樂曲演奏方式而當場回身指責......。

然而克萊曼的音樂中也有極柔情的一面,無數台灣樂迷對他演奏皮雅左拉(Astor Piazzola)的探戈音樂瘋狂喜愛,因此雖然探戈早已不在他近期演奏的曲目上,但為回報台灣樂迷,克萊曼特別首肯在第二天排入整個下半場的探戈演奏。琴弦摩擦的激情,勢將融化初冬的寒意。(作者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行銷部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